在德國柏林遭遇的租房難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柏林的天際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2007年夏天,當美國人埃里克·費喬(Erick Feijóo)搬到柏林時,找一套公寓簡直是小菜一碟。他還沒到這座城市就找好了住處。

但今年早些時候,當32歲的費喬想找一套長租房時,他卻遇到了大麻煩:房租太貴了。即使每周看3次房子,他依然無法用每月800歐元(903美元)的預算租到一套實惠的房子。

費喬是通用電氣的國際經濟政策和公共事務專家,他表示,在柏林租房原本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發一封電子郵件,他們就會求著你入住。但現在,你要反過來求他們。」

柏林的房租雖然遠不及倫敦和紐約這樣的國際大都市。但近些年來,在這座曾經被它的前市長稱作「廉價,但卻性感」的城市居住卻變得越來越貴,而它也正在快速失去「租客樂土」的美譽。由於柏林出台了限制房租過快上漲新政,加之人口快速增長,導致當地出現了一房難求的局面。房地產公司CBRE的數據顯示,柏林房租在3年內飆升了20%以上。

「柏林仍然很酷。」CBRE總經理亨裏克·鮑蒙克(Henrik Baumunk)說,「但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它都不再廉價了。」

Image caption 被燈光照亮的柏林布蘭登寶大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租房壓力上升

根據CBRE的統計,過去10年,柏林的人口增長了8%,達到360萬,僅2015年的新增人口就達到47,990人。2014年,該市住宅和非住宅建築內的公寓總數為189萬套。科隆經濟研究所的邁克爾·弗倫達(Michael Voigtländer)表示,移居柏林的人來自德國各地,但還有一些來自失業率較高的其他歐洲國家。另外,難民和其他背井離鄉的人也都被這座城市吸引。

與此同時,柏林去年僅新增了7,030棟擁有3套或3套以上公寓的住宅建築。新增人口與新增公寓之間的差距給租房市場構成了壓力。

Image caption 2014年,火車司機工會組織了為期4天的罷工。在此期間,通勤者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車站擁擠著登上火車(圖片來源:Carsten Koall/GettyImages)

為了抑制房價泡沫,政府在2015年6月適時出台了租房控制制度,要求房租上漲幅度不得超過當地參考房租的10%(參考房租的計算基礎包括所在地點、公寓品質以及前幾年的可比租金)。但這項法規並沒有涵蓋大幅翻新的公寓和新建住房。另外,法律也禁止租客向房產中介公司付費獲取房源或處理租賃合同。

對外籍人士不利

McKay Relocation Services公司專門幫助德國企業為剛剛來到德國的員工尋找住房,該公司的凱特琳·魯蘭德(Katrin Ruland)表示,外籍人士在柏林房地產市場面臨著明顯的劣勢。

她表示,由於房東現在可以選擇租客,加之租金不斷上漲,他們通常會選擇有兩份收入的德國夫婦。在房東看來,這種租客的租房時間更長。

來自亞洲的外國人遭遇的歧視和種族主義問題尤其明顯。魯蘭德表示,在各種因素中,傳統的烹飪方法和飲食方式令亞洲租客面臨更多的挑戰。「對於中國人和印度人來說……即便他們有不錯的工作和不菲的薪水,有些房東還是表示,他們受不了整個公寓裏煙熏火燎的味道。」她說。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柏林普倫茨勞貝格區的公寓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時代變遷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數十年間,企業紛紛逃離西柏林,使得這座城市變成了藝術家和學生的樂園。在柏林牆1989年倒塌後的20年間,它依然延續了房租低廉的美譽。

但過去幾年,低廉的房租和炫酷的聲譽,與欣欣向榮的科技行業和歐洲最強經濟體首都的地位一起,共同將柏林打造成了一個大都市。創業公司和大型企業紛紛湧入,給當地帶來了收入不菲的工作,並激活了長期低迷的房地產市場。

魯蘭德表示,他有一個印度客戶在工業巨頭西門子工作,平時總是戴著頭巾。他帶著這個客戶看了52套公寓,還給另外一家代理商打了電話,最終才幫他找到住處。她最近正在努力為中東客戶尋找住房,包括一位敘利亞IT專家和一位伊朗籍商學院教授。她表示,由於難民紛紛從敘利亞和其他國家湧入德國,房東們租房給外國人的意願進一步降低。

原地不動

迅速收緊的租房市場令許多柏林人頗感震驚。

「搬家原本是一項體育運動,至少也是柏林文化的一部分。」鮑蒙克說。柏林人原本會在與配偶同居後尋找新的公寓。對他們來說,搬家有的時候甚至只是為了好玩。但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原地不動,繼續租用原先的房子。鮑蒙克已經注意到,搬家的人越來越少,目前的搬家率僅為6%,而幾年前卻高達10%。

租金控制如今已經在德國全境推行,但很多專家抱怨稱,這項法規並未在柏林達到實際效果。柏林租戶協會(Berliner Mieterverein)主席雷納·維爾德(Reiner Wild)估計,該市約有三分之一的公寓不受新規約束。他表示,即使受到新規約束的公寓,供不應求的現狀也使得房東不會因為漲價而受到處罰,主要原因是租戶不願為匯報租金違規行為而自找麻煩。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波茲坦廣場和臨近的萊比錫廣場在二戰期間變成廢墟,但自從德國1990年統一後,這片區域已經成為歐洲最大的建築工地之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作為回應,該市考慮收緊規定,以便令租戶在與房東的博弈中掌握更大的主動權。該市還限制人們在AirBnB網站上出租公寓。但弗倫達認為,收緊規定只會進一步加大租房難度。

雖然快速的變化令柏林人一時間難以適應,但同時也縮小了該市與其他國家首都之間的差距。

例如,房產經紀公司Ziegert Bank und Immobilienconsulting GmbH的數據顯示,早已在其他歐洲城市確立起來的豪宅市場,如今也在柏林蓬勃發展。該公司在今年5月出具的報告中表示,德國首都的豪宅市場2015年增長20%,預計今後5年還將再增長50%,速度快於倫敦、巴黎和紐約。

該公司總經理尼古拉斯·澤格特(Nikolaus Ziegert)說:「這是柏林的新趨勢。」他表示,柏林的豪華公寓買家有的來自國外,還有的來自德國其他地區,其中很多人都計劃居住在自己購買的公寓裏。

可能更糟糕

儘管收緊了住房市場,但員工仍然認為柏林的住房成本遠低於與之競爭的其他城市。

創業公司DataWallet創始人兼CEO塞拉芬·萊恩·英格爾(Serafin Lion Engel)表示,儘管房租上漲,但他去年還是決定在柏林開設第二個辦事處。該公司的第一個辦事處位於房價飛漲的舊金山。

「對我們的運營而言,柏林仍然比舊金山便宜60%至70%,但提供的人才卻與舊金山和硅谷一樣優秀。」英格爾在郵件中說。

他公司的員工多數都是20多歲的未婚人士,儘管他們很難在公司總部-位於改造後的克羅伊茨貝格區(Kreuzberg)附近租到公寓,但卻沒有人提出抱怨,也沒有人要求加薪。「這一地區的需求很高,即使高價公寓也不例外。」他說,「我們多數人都在候選名單上列出了10多套公寓,但沒有一個人最終真的住在辦事處所在的克羅伊茨貝格區。」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