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財富一夜縮水10%的在英外籍人士

Image caption 對外籍人士來說,英鎊的價值受到衝擊。(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人凱蒂·西德爾(Katie Sidell)在英國工作生活,這個月當她償還她的學費貸款時,她會發現學費貸款償還金額變大了。

現年29歲的西德爾住在倫敦,像她這樣受到英國脫歐影響的外籍人士還有很多。英鎊對美元貶值10%讓他們感到十分痛苦。

「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她說,「我們大家基本上都要匯款回美國。」

如果英國政府將公投結果付諸實踐,在脫離歐盟的同時,也廢除人口自由流動的安排,那麼居住在英國的歐洲人可能會首當其衝的感受到脫歐帶來的煩惱。

但是對成千上萬居住在英國的非歐洲外籍人士來說,公投結果還會帶來嚴重的、不可預計的不確定性。很多人發現他們的收入貶值了,因為他們賺得的是「東道國」貨幣,但是在償還房貸或其他貸款時卻要兌換成「母國」的貨幣。而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其他歐盟以外國家的貨幣依然堅挺。這就意味著原來1000美元的賬單現在要用750英鎊來支付,而一年前只需要640英鎊。

其他外籍人士擔憂他們的工作是否穩定以及居留許可。他們不知道英國是否還歡迎他們留在這裏工作。經濟下行可能會導致他們失業,而這會影響到他們在英國生活和工作的能力。

Image caption 英鎊跌至30年來谷底,對在英國生活的很多外籍人士造成壓力。(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很多來自歐洲以外的外籍人士在倫敦從事金融和銀行業工作。這個行業的一些公司已經開始計劃把員工向歐洲其他國家轉移,一些公司甚至發出裁員警告。例如,匯豐銀行向BBC透露,如果英國在公投後付諸實踐,它將把1,000名員工從倫敦調至巴黎。

世界銀行巨頭摩根大通的首席執行官在六月初就發出警告稱,公司可能被迫削減在英國的職位,並把職位轉移到歐洲的其他地方。摩根大通在英國有16,000名雇員,其中包括在伯恩茅斯(Bournemouth)的4,000名雇員。

受影響最嚴重的可能是那些在英國協商薪酬合同而雇主對他們和英國雇員一視同仁的外籍人士,人力資源諮詢公司美世在倫敦的資深全球流動諮詢師凱特·菲茲派翠克(Kate Fitzpatrick)稱。

「接受當地待遇卻有國外[經濟]責任的外籍雇員可能受影響最深,」她說。

提前規劃

有些外籍雇員從母國領取薪水,他們正在提前計劃保護他們的收入。假如英鎊兌美元的匯率持續保持低位,美籍雇員本·溫伯格(Ben Weinberger)正在考慮與他在美國的雇主協商一種與貨幣相關的獎金,以抵消該軟件公司在向他支付英鎊時所享受的10%的折扣。

「我的妻子說:『既然你給你的公司省了錢,或許你應該向公司要獎金,』」本說道。雖然他尚未感到「匯率之痛」,但是他現在正在提高英國之外旅行的預算,英鎊的下跌導致旅行成本的增加。

配偶的難題

在英國長期工作但是雇主不是跨國企業的外籍人士尤其擔憂未來。很多在英國工作的外籍人士,他們的工作簽證依賴的是身為歐盟公民的配偶,而非他們的雇主,西德爾說。她是美國人,她的丈夫是德國人。因為在倫敦生活,其歐盟的福利可能會被剝奪,西德爾擔心她需要依靠自己來保住工作簽證。

Image caption 英國脫歐公投的影響仍在持續(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其他人正在立即採取措施,保護他們的財產。房地產經紀人喬恩·斯特林(Jon Sterling)在倫敦工作已有兩年,他現在計劃重新搬回洛杉磯,在美國和英國繼續經營他的生意。這一職業轉變將幫助他免受英鎊匯率動蕩的影響,同時維持他在倫敦建立的房地產生意,他說。

「我不會等著情況好轉。」斯特林說。他正在轉租自己的公寓,打算夏天搬家。「周四我已經賣掉了我的東西。」

招聘之痛

即將來英的外籍人士現在擔心當他們抵達英國時,他們的工作可能會不穩定。這可能會給招聘帶來很大的挑戰,牛津大學賽德商學院的組織行為學副教授歐文·達比希爾(Owen Darbishire)說。

作為一名外籍人士,你需要考慮目前你想不想去倫敦,以及未來兩到三年這個職位是否還存在,達比希爾說。「對企業來說,更困難的是要吸引願意接受這些經濟變化的人。」

假如經濟動蕩持續,他預期很多優秀的外籍求職者會選擇在其它金融中心工作,比如都柏林和法蘭克福,那裏的雇員領的薪水不是英鎊。

同時,很多英國雇主需要安撫在海外工作的英國人,讓他們知道如果他們選擇回國工作,他們的過渡會比較順利。「他們更擔心的是任職的時機可能會影響到他們回國。」 達比希爾說。

Image caption 對在英國的美籍人士來說,經濟影響是直接的。(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房地產經紀人斯特林已經全面暫停了英國的招聘。他不會在英國招一個來自舊金山的軟件開發者。相反,他在找的是英國以外的、薪水貨幣較穩定的人,他說。兩名新雇員最終會被調到英國以外。

「有其他歐洲國家可以開展運營,」他說。

借鑒先例

儘管充滿了擔憂和不確定,很多經濟學家仍然認為現在還不是驚慌的時候。大型跨國企業對貨幣匯率危機已習以為常,通常都有現成的政策來保護雇員,美世的菲茲派翠克說。去年,巴西、尼日利亞和俄羅斯的貨幣經歷了比英鎊幅度更大的下跌。而大多數公司早就凖備好了各種手段,以應對類似的情況,包括平衡稅收,提高補貼和把薪水分為兩種貨幣。

「我們比較建議企業先稍作等待,隨後再對過去的這段時間進行調整,」 菲茲派翠克說,「現在要弄清情況還為時過早,」她認為,在公投以後,更多的總部在英國的公司在招聘外籍員工時可能會預期大批員工會傾向於拿到其母國貨幣的薪水。

當然,對一些人來說,也有好的一面:利用英鎊走低,賣掉本國的投資。溫伯格非但不再繼續支付他在美國的房貸,反而計劃賣掉自己的已經升值的房子——趁著英鎊匯率走低,把所得的美元投入到寸土寸金的倫敦房地產市場。

「我的購買力突然變強了。」他說。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