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狗狗大便也能變黃金

Image copyright Getty

凱瑟琳·克里登(Kathleen Corridon)的孩子們每次吹滅生日蠟燭時都會許下相同的願望。

「他們一直都想要條小狗。」60歲的退休記賬員克里登說,「問題是,我的丈夫當了40年郵遞員。他無數次被狗追趕,還被咬過好幾次。他顯然對狗沒有任何好感。」

但當兩個孩子分別到了10歲和12歲時,家住新澤西州(New Jersey)蒙茅斯港(Port Monmouth)的克里登一家還是妥協了。不過,克里登表示,作為養狗的條件,他要求孩子們必須親自打掃狗在花園裏留下的糞便。

這份協議持續了一個月。之後,克里登用孩子們每周的零用錢,每周花9美元聘請了一家名叫「When Doody Calls」的公司。「清理狗糞絕不是可有可無,而是一定要做的事情。」克里登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不可思議的領域正在崛起一批新興行業

「When Doody Calls」的創始人名叫瑪麗·艾倫·萊維(Mary Ellen Levy),這家公司創辦於2001年,目前擁有450家客戶。這是一個新興的成長型行業,沒有人測算過這個行業的全球規模,但萊維是動物糞便專家協會(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Animal Waste Specialists)的理事,該協會目前有90家會員企業,專門在北美各地收集寵物糞便。

這絕非唯一一家與寵物糞便有關的公司,如果說這個有些骯髒的行業有什麼確定無疑的事情,那就是它可以創造豐厚的利潤。該行業在過去10年實現了大幅增長,最初僅收集寵物糞便,現在則可以將人類糞便轉化成藥物和能源。

追蹤分辨來源

吸引梅格·雷汀傑(Meg Retinger)進入寵物糞便行業的並不是科學技術,而是一隻踩到狗屎的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如果說這個有些骯髒的行業有什麼確定無疑的事情的話,那就是它可以創造豐厚的利潤

那是在2008年,她公司的一位科學家抱怨稱,他當天早晨上班前踩到了狗屎。那時候,田納西州諾克斯維爾市的「BioPe Vet Lab」公司出售一種DNA測試工具,可以判斷雜交狗的血統。

但隨後,該公司想到了一個突破性的創意。2010年,他們開始銷售一種工具,可以對狗的糞便進行DNA測試。這種名為「PooPrints」的產品如今已經在美國所有50個州和加拿大全面上市,而且還在向國際市場擴張。這套系統主要面向公寓樓的業主和管理者銷售,他們會在簽訂租房協議前要求狗主人登記註冊自己寵物的DNA。只要出現沒有及時清理的寵物糞便,業主或管理者都會測試和比對,然後對狗主人進行罰款。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大約已經有3,000套公寓註冊了PooPrints,借此對狗的糞便進行DNA測試。這些公寓多數都位於北美

這種名為「PooPrints」的測試如今已經成為該公司的主要業務。約有3,000套公寓註冊了這項服務,多數都位於北美。該服務的初始DNA測試費用為50美元,每份樣本還要額外收取75美元。雷汀傑表示,測試費用都能以罰款的形式轉嫁給違規者。

Timberwood Commons公寓樓位於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的黎巴嫩市(Lebanon),共有252套房子。他們從2011年就開始使用「PooPrints」。據該公寓樓的物業經理戴比·維歐萊特(Debbie Violette)介紹,大約有四分之三的測試都可以得出確鑿無疑的結論,另外四分之一可能來自其他小區的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你會讓自己的狗隨地大小便而不去清理嗎

Timberwood 的狗主人第一次違規要支付50美元罰款,第二次100美元,第三次200美元。如果仍然屢教不改,物業經理就會要求違規的寵物狗和狗主人搬出大樓——這種事情維歐萊特只做過一次。

「3次違規後,就表明罰款不起作用。如果你不願清理自己寵物狗的糞便,我們真的不希望你繼續住在這裏。」維歐萊特說,「多數人都會遵守規定,通常會有一兩個人想看看我們究竟會不會動真格的。」

大倫敦地區的巴金和達格南(Barking and Dagenham )地區已經開始用「PooPrints」服務開展了一項試點項目。雷汀傑表示,這個項目進展很順利,當地政府計劃將其當做一個永久性項目推行。

「我們是這個朝陽行業的頂尖企業。」雷汀傑說。她表示,狗糞行業一直都在增長。

Image copyright Getty

減少碳足跡

忘了太陽能吧!人類糞便也有望成為一種高效的可再生能源。英格蘭的「First West」巴士公司推出了一種40人座的生物燃料巴士,它採用的燃料是通過下水道和食物殘渣收集而來的生物甲烷氣體。如今,「First West」計劃再增加110輛由廢物提供動力的雙層巴士。這種「糞便巴士」的燃料源自布里斯托污水處理廠,它如今已經廣受歡迎,甚至連競爭對手「Wessex Bus」也向政府提出申請,希望在2019年推出20輛生物燃料巴士。

據「First West」介紹,一個乘客一年消耗的食物和產生的下水道廢物能夠幫助生物燃料巴士行駛37英里(60公里)。它的環保性極高,這種生物燃料巴士釋放的二氧化碳較傳統柴油車減少30%。

取得醫學突破

糞便對醫生的價值也越來越大。人類糞便逐漸成了藥物,通過注射或口服的方式幫助病人對抗疾病。

人類糞便的這種利用方式在2005年還鮮為人知,當時,如今已經60歲的印第安納人凱瑟琳·達夫(Catherine Duff)服用抗生素後感染了一種疾病。這種疾病引發了眩暈、腹瀉和其他健康問題。由於病情嚴重,她甚至無法出門。在患病7年後,醫生建議她切除結腸。但醫生告訴她,即使做完手術後,她的生存機率仍然很低。

達夫沒有接受結腸移植手術,而是決定嘗試一種截然不同的治療方式:糞便微生物移植。在此之後,她的健康狀況幾乎立刻得以改善。借助捐贈的糞便,她的生活又恢復了正常。

為了幫助與她患有相同疾病的人,達夫創辦了名為「糞便移植基金會」(Fecal Transplant Foundation)的非營利組織。自從達夫4年前接受那次改變她生活的手術後,圍繞糞便移植便興起了一個全新的行業。很多公司現在都在銷售相關工具,而達夫也表示,大型製藥公司也開始測試他們自己的版本。

「OpenBiome」便是其中之一。這家非營利組織已經向醫生和診所提供了超過1.2萬份糞便樣本用於移植手術,每一份樣本的費用在385至535美元之間。他們從32名捐贈者那裏獲取糞便,每天支付給他們40美元,但每天排便後必須在45分鐘內將自己的糞便送到指定地點。

在這家糞便銀行工作的薩沙·利伯曼(Sasha Liberman)表示,這項嚴肅的工作為醫學研究做出了貢獻,但卻經常引發人們的竊笑。「當人們知道你是做什麼的時候,他們的反應都很大。」她說,「很多人都認為這很噁心,但當你向他們解釋清楚後,他們往往都感到很神奇。」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