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受打擊最重的千禧一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2011年,32歲的勞倫斯·格費特(Laurens Geffert)從德國來到英國實習,他原本只打算呆上八個月。不過隨後他獲得了一系列工作機會,還有幸完成了劍橋大學的博士學位,他就此決定留在英國。目前在倫敦的一家金融技術公司擔任數據專家。

「在一個地方呆久了,那個地方就會改變你,」格費特說,「回到德國,有時候我不禁對德國人和他們的一些細節感到好奇,我變的越來越英國化了。」

像很多在英國工作的歐洲千禧世代一樣,格費特在多年後越來越像「英國人」,他現在不太確定自己到底歸屬何方。很多年輕的歐洲人對投票結果感到失望,未來數年他們都要面對職業生涯前景的不確定性。英國協商如何脫歐至少需要兩年時間。

Image caption 對很多在英國的歐洲千禧一代,未來是不確定的(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英國的「出歐洲記」?

格費特的女友是法國裔香港人,她在香港長大,是一名初級醫生。他們現在正在嚴肅考慮離開倫敦。「我不同意這個脫歐,」他說,「我感覺我不想參與這件事。」他們正在考慮幾個可能的方案,包括去美國波士頓,這樣女友可以繼續她的培訓,而他可以在自己的領域找一份工作。

很多來自歐盟國家的二、三十歲的職場人士都處於類似的不穩定狀態。「我正在為這些年輕人拼命尋找投票結果的正面影響,」歐洲改革中心首席經濟學家克里斯蒂安·奧登達爾(Christian Odendahl)說。

在投票前數日,奧登達爾和他的同事約翰·斯普林福特(John Springford)分析了脫歐對歐洲年輕人的影響。分析人士認為,即使英國在同歐洲的談判中得到有利的退出條款,短期的經濟衰退將極大地影響年輕人在職場站穩腳跟。

Image caption 「留歐讓英國更強大」運動的支持者在倫敦對脫歐公投結果的反應。(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32歲的弗洛裏安·凡·梅根(Florian van Megen)就屬於這代歐洲年輕人,他們成長在一個人員在歐洲可以自由流動的世代。凡·梅根是德國人,九年前他在荷蘭遇到了他未來的妻子。當時他們都參加了非常受歡迎的歐洲學生交換計劃伊拉斯謨(Erasmus)。

自從那時起,他學習歐洲法律,曾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工作,現在在倫敦生活,就職於代表資產管理經理的工會組織。凡·梅根說,英國的投票意味著他這一代人無法再想當然的到各地去工作。

投票當天,凡·梅根在布魯塞爾,投票結束後的那個周末他在德國。他說:「我絲毫不懷疑他們會讓我回到英國。但是我不知道兩年後還會不會這樣。」

英國人的未來

公投為在不安中掙扎的英國人又增加了一重焦慮,面向千禧一代女性的英國新聞和生活網站The Debrief特稿編輯維基·斯普拉特(Vicky Spratt)說。

Image caption 投票脫歐後第二天,年輕人在倫敦集會抗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現年28歲的斯普拉特稱,這對掙扎在償還助學貸款和承受著買房壓力的年輕一代來說是雪上加霜。英國的年輕人到現在至少還可以在全世界自由移動。

「我們是伴隨著互聯網帶來的全球視野長大的。輕輕一擊,就能知道世界各地人們的生活方式,穿著打扮和使用的化妝品,」她說。便宜的國際機票和免簽旅行讓英國人很容易就可以到訪世界各地。「普遍的感受是,難道連這個權利也要被剝奪?」

年輕的、受過良好教育的員工流失可能成為英國公司將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倫敦技術和金融服務招聘公司Global {M}的聯合創始人兼總監艾利克斯·漢姆斯利(Alex Hemsley)提出警告。

歐盟成員國之間工作免簽的協議有助於大公司和創業公司在二十多個國家廣攬人才,漢姆斯利說。他的公司與世界各地的企業和求職者合作。

漢姆斯利預計,假如歐盟國家開始限制英國人在他們的國家求職,其他熱門地點就會紛紛湧現。比如迪拜、悉尼、新加坡可能會受到希望輕鬆獲得國際經歷的英國求職者的青睞。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