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參加公司組織的強制性活動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名參賽者在泥巴硬漢大賽中落水(圖片來源: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當麥迪森·德雷傑(Madison Dreiger)去年加入一家西雅圖地表水工程公司,擔任營銷助理時,她並沒有意識到在院子裏扔雞蛋,製作呼啦圈,甚至參加束發帶製作培訓課,都會成為她工作的一部分。但與多數會議一樣,參與者都是被強制而來的。

她和同事都將這種活動稱作「強制性娛樂」。儘管與實際工作毫無關係——甚至並非所有人都能從中感受到樂趣,但公司仍然「強烈鼓勵」所有員工參加這類活動。

一年半以後,23歲的德雷傑仍然無法完全適應這種模式。但她表示,這些短期活動幫助她與辦公室的同事和領導建立了非正式關係。

「在正常工作之外開展娛樂活動時,感覺我們都處在同一層次上。」德雷傑談起她所在的 Osborn Consulting 公司每周四舉行的活動時如是說。

強制性社交活動或團隊建設活動逐漸成為一種趨勢,可以幫助員工在短時間內從互不了解的陌生人變成親密的朋友。支持者認為,從日常工作的壓力環境中抽離出來,是了解同事的良好方式,也有助於在工作中展開更好的溝通。但還有人認為,這些活動未必總是那麼有趣,甚至可能令原本就很難熬的工作日變得更加漫長。

顧名思義,「強制性娛樂」會讓人感覺受到強迫。但了解如何應對這些強制性活動,也可以幫助你更好地建立職場人脈。

「個人關係是團隊的基礎,主要通過團隊成員之間的相互欣賞來實現。」德勤諮詢(Deloitte Consulting)駐紐約首席組織轉型實踐和人才實踐專家馬克·卡普蘭(Marc Kaplan)說。

調整創業方式

卡普蘭表示,雖然在全公司範圍內臨時組織的乒乓球比賽一直以來都是創業公司的自然組成部分,但成立時間較長、規模較大的組織現在也在通過更具戰略意義的方式來促進員工之間的非正式關係。

他表示,大企業「有更繁瑣的流程和更複雜的結構」,這就更需要提前規劃娛樂活動。「在大型組織內部,你的老闆可能在巴黎,但其他員工卻處

在不同的時區,」所以才更有必要通過建立更緊密的紐帶來拉近彼此的關係。

Image caption 你的辦公室是否會組織強制性活動和比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如果參加強制性娛樂活動成為一項要求,員工就會心生怨恨,因為他們會因為這些不太重要的事情而被迫暫停時間緊迫的任務。

還有的人根本不願意花費他們認為不必要的時間與同事相處——畢竟每周都有40多個小時與這些人共處一室。而且對某些人而言,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強制參與這些活動都無法提起他們的興趣。並非所有人都喜歡參加籃球比賽或娛樂活動。

為了提升人們對這些活動的興趣,美國廣告公司 James Agency 首席執行官維羅尼克·詹姆斯(Veronique James)把活動的頻率從原先的兩周一次延長到兩月一次。該公司員工可以提前幾個月了解活動安排,但都必須參加。

她每年的活動預算為2萬美元,這被視作員工福利的一部分,可以用於抵扣稅項。這個30人的團隊會進行室內跳傘,還會組織交際舞課程,甚至花一個下午的時間一起參加空中飛人訓練。

「我們每天都要跟同事鬥爭,但當我們在一起娛樂時,這種隔閡就會減少。」詹姆斯說。

她已經從中看到了巨大的收獲:這種強制性娛樂幫助詹姆斯挽留了更多員工。工作時間內的團隊合作得以加強,因為他們可以通過獨一無二的體驗建立聯繫,而且由於彼此已經成為朋友,擅離職守的情況也減少了。詹姆斯表示,她很為員工著想,盡量不在工作時間之外舉行活動。

局限猶存

但有研究顯示,同事之間的關係也不應該太過親密。

瑞爾森大學(Ryerson University)3年前開展的一項研究追蹤了同一家加拿大公司內的180多個團隊,通過電子郵件了解不同辦公室內的團隊工作效率。結果顯示,業績最好的團隊擁有較高的凝聚力,團隊成員之間的關係也很親密,娛樂活動的確可以起到一定的幫助。但該校企業家精神教授肖恩·懷斯(Sean Wise)表示,凝聚力過強的團隊業績反而稍遜一籌。

研究人員認為,團隊活動有的時候反而會對某些變化和環境起到偽裝作用,導致人們無法真正改進職場文化。

「在一起開展社交活動無法解決根本的文化問題。」德勤的卡普蘭說。卡普蘭並沒有利用工作時間組織聚餐或娛樂活動,而是讓員工明白,企業如何評價他們在工作過程中的價值。例如,如果能夠形成一種在常規時間內工作的文化,而不必晚上回家去查收電子郵件,那麼一旦公司邀請員工去參加與工作無關的活動,他們的怨恨之情就會得到緩解。

另外,卡普蘭並未強制員工參加娛樂活動,而是通過為員工提供各種選擇來緩解他們面臨的壓力。為員工賦予一定的選擇權,可以讓他們更好地享受娛樂活動帶來的快樂。

可以借助缺席率來了解活動效果。卡普蘭補充道,在非強制性社交活動中,缺席率可以很好地展示員工的幸福和壓力水平,從而幫助管理者更深入地診斷組織所面臨的問題。雖然更多的社交休閒活動都是在常規工作時間之外舉行的,但在工作時段內舉行時間更長的活動也可以帶來一些好處。

在 James Agency 廣告公司,每一項活動都提供多種參與方式。詹姆斯說道,例如,在最近的一次熱氣球活動中,有3名恐高的員工可以在其他員工降落到地面時通過騎車追逐的方式進行慶祝。她會認真規劃每次活動,讓所有員工都能參與其中,避免因為體能或其他問題而缺席。

「我不會讓員工感到筋疲力盡」她說。

自從加入現在的公司之後,德雷傑都會盡可能參加更多的強制性娛樂活動,這幫助她適應了較小的團隊環境。通過這些活動可以了解一些平時隱秘的職場八卦。如果你不參加,「就會讓人感覺你不合群。」她說。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