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工作對大腦有害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如果你年過40,千萬不要在工作了一個星期後測試IQ,否則你會失望的。

墨爾本應用經濟和社會研究所今年2月發表的最新研究顯示,如果你年過40,那麼每周工作時間超過25小時就會有損智力。該團隊對6,000多名年過40的員工展開了測試,內容涉及閱讀、圖像和記憶等內容,希望借此了解每周工作的時間長度將如何影響一個人的認知能力。

對於認知能力來說,每周工作25小時(兼職工作或每周3天的全職工作)是比較理想的時間長度。該研究發現,如果少於這一時間,大腦的靈活性就將受到影響,無論男女都不例外。

「工作可以刺激大腦活動,還可以維持年齡較大員工的認知能力,正所謂『用則進,不用則廢』」東京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教授、這項調查的首席研究員科林·麥肯澤(Colin McKenzie)說。

「但與此同時,過長時間的工作也會引發疲倦,導致身心緊張,有可能破壞認知功能。」

但40歲為何成為了一個轉折點呢?

麥肯澤表示,我們的「流動智力」(也就是我們處理信息的能力)大概從20歲左右開始衰退,而「晶體智力」(我們使用技巧、知識和經驗的能力)在30歲以後開始衰退。麥肯澤表示,多數人到了40歲時,在智力測驗、圖像識別和心理敏捷性訓練等方面的表現都會降低。

由於許多國家已經提高了退休年齡,延長了養老金的領取時間,所以麥肯澤針對認知疲倦的最新發現顯得十分重要。

「工作是把雙刃劍,它雖然能刺激大腦活動,但與此同時,長時間的工作和某些類型的任務卻會引發疲倦和緊張,從而破壞認知能力。」他說。

科學原理

麥肯澤的發現表明,儘管現在的經濟迫使我們必須比前幾代人工作更長時間,但從生物學和情緒的角度來看,人類的心智或許難以在40歲之後應對每周5天,每天朝九晚五的壓力和重覆性工作。

之前的研究顯示,各個年齡段的員工超時工作後都會遭遇慢性壓力、認知受損和心理疾病。波士頓大學公共衛生學院1996年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超時工作對汽車行業從業人員(例如組裝線上的工人)的心理健康產生了負面影響。

麥肯澤的研究則有所差異:他的團隊發現,這類健康和認知問題發生的門檻遠低於之前的想像——換句話說,對於年過40的人來說,不必超時工作,只需按照常規時間工作一個星期便會遭遇這些問題。

事實上,神經學研究已經記錄了很多由緊張情緒產生的負面影響。緊張情緒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主要通過激素來實現,尤其是類固醇激素和應激激素皮質醇,後者可以在大腦中影響短期記憶、注意力、抑制力和邏輯思維。

但40歲之所以成為關鍵的轉折點,似乎還受到了其他因素的影響。

麥肯澤的團隊目前正在研究他們的結論背後的影響因素,包括所謂的「夾心層」——到了這個年齡階段的成年人,除了要從事全職工作外,至少還要照顧一個人,可能是年幼的孩子,也可能是年邁的父母。

這便會在常規工作之外製造額外的任務,導致人們難以獲得休息時間。根據美國護理聯盟(National Alliance for Caregiving)去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美國目前典型的護理者是49歲的在職女性,照顧的對象則是69歲的老年女性——她們由於存在長期健康問題而不得不接受別人的照料。平均而言,典型的護理者處於這種生活狀態已經4年,需要每周抽出24.4個小時護理他人,另外還要肩負工作和家庭責任。

睡眠因素

睡眠質量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人們能否忍受整整一周的工作。直到最近,短時間的睡眠還是成功人士引以為豪的事情。英國前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曾經表示,她每天晚上只睡4個小時——但資料片曾經記錄下她白天打盹的畫面。Huffington Post總編輯阿利安娜·赫芬頓(Arianna Huffington)也曾經自稱每晚只睡5個小時,直到她意識到這樣對身體健康不利——她現在反而將睡眠剝奪稱做「新式吸煙」。

但一個人究竟應該保持多長時間的睡眠呢?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建議26歲以上的人每晚至少睡7小時。

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教授卡爾·埃里克森(Karl Ericsson)表示,學習和記憶都要依靠充分的睡眠和休息。麥肯澤的研究與埃里克森的說法不謀而合。

「充分的睡眠對於獲得優異的工作表現至關重要。」埃里克森說。

因人而異

埃里克森的研究也支持了麥肯澤的結論:每周工作40小時不利於獲得優異的工作表現。但埃里克森的研究並沒有區分不同年齡段,而是著眼於表現優異的人每天和每周的最佳工作時長。

「我們發現,表現優異者每周工作時間在21至35小時之間,但每天不超過3至5小時。」埃里克森說。

「由於能夠完全自由地安排工作時間,這些人每周工作的總時間不會超過這個數字,表明他們認為這樣的工作時長可以帶來最理想的效果。」

工作需要

然而,即便將每周的工作時間壓縮到40小時以內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業績,但對於很多需要依靠工作收入來生存的人而言,這並不是一種可行的方案。很多年過40的人也不敢奢望每周的工作時間少於40小時,他們認為這種模式可以為其提供必要的刺激,而相關研究則有誇大其詞的嫌疑。

58歲的理查德·薩里斯伯裏(Richard Salisbury)居住在澳大利亞悉尼北部的藍山(Blue Mountains),他不僅為自己打工,還在一些企業擔任IT經理,但他並不認同這種「少即是多」的理論。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睡眠時間過少會影響工作表現(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事實上,隨著我的經驗逐步豐富或年齡逐步增長,我發現自己在支配時間時顯得更加游刃有餘。」薩里斯伯裏說。

「我發現25小時的分水嶺過於誇張。」他說,「我認識的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因為每周工作35或45個小時而導致認知能力受到明顯影響。」

50歲的本尼·伊萬斯(Penny Evans)在倫敦的一家慈善組織擔任政策顧問,她每周工作4天,但之前也曾經在這家慈善組織每周工作25小時。談到每周工作3天(或者總共25小時)還是4天對提升業績、減緩焦慮最為有利時,她則顯得不夠堅定。

「一周工作3天的確能夠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實現很好的平衡,尤其是當你家裏有孩子要照料,但卻有可能因此在職場被邊緣化時。而每周4天的工作意味著我可以與團隊展開全面的接觸,但我還可以額外抽出一天時間來處理其他事情。」

伊萬斯認為,關鍵是具備足夠的靈活性。她表示,由於整個行業已經普遍認為員工應該在18:00離開公司,所以她面臨的工作壓力在可控範圍內。

麥肯澤表示,長時間工作或從事某些任務可能引發疲倦,增加壓力,從而破壞認知能力。

「但具體到每周工作的時長,卻很難給出確切答案。當我還是個不必操心其他事情的年輕人時,我似乎會全身心鋪在工作。但由於現在的生活節奏極快,到處充斥著電子郵件和社交媒體,所以我不確定現在再這樣做會是什麼感受。」

健康的工作

在劍橋大學去年評選的英國最健康公司中(不包括非政府組織),體育用品、製藥和IT企業位居前列。這些公司都允許員工離開辦公桌,從而獲得保持身體健康的機會。例如,某些公司可以通過靈活的時間安排讓員工提前下班,而Sweaty Betty還會在午休時間提供健身課。

但劍橋大學紐納姆學院院長兼英國最健康公司顧問團主席卡羅爾·布萊克(Carol Black)並不確定,年齡較大的員工是否需要減少每周的工作時間才能獲得良好的工作表現。

在她看來:「最重要的在於你的工作必須是一份『好工作』。只要工作好,無論是全職還是兼職都無關緊要。」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