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哈佛鍍金的短期高管課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瑪利亞·莎拉波娃參加東風汽車武漢網球公開賽(圖片來源:Hong Wu/Getty Images)

當網球名將瑪利亞·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因為在澳大利亞公開賽中未能通過藥監而遭到國際網球聯合會(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禁賽兩年的處罰後,這位運動明星做出了令人意外的決定:前往哈佛商學院就讀。

此事令人倍感意外,就連莎拉波娃本人似乎也有些意外。「我不確定這是怎麼回事,但我真的要去哈佛了!我已經迫不及待地要開始這個項目了!」她今年6月對338萬Twitter粉絲說道。

其他的一線明星——包括饒舌歌手LL Cool J和演員查寧·塔圖姆(Channing Tatum)——也都在主動追逐學術夢想,前往全球頂尖高校深造學習。但通過他們在Twitter上透露的消息來看,這些名人所參加的課程與傳統MBA有所不同(哈佛每年的錄取率只有12%左右)。

另外,一線明星參加的課程只持續幾個星期。事實上,莎拉波娃參加的全球戰略管理課程只是為期一周的項目。他們何苦如此呢?

Image copyright g
Image caption 前世界頭號女子網球選手瑪利亞·莎拉波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長期以來,包括哈佛在內的頂尖商學院都在努力吸引渴望提升技能的商人,這些人都希望以此鞏固自己的校友網絡,加強競爭優勢。但與學位項目不同——錄取率可能僅為7%,而且要求申請者擁有近乎完美的GPA和考試成績——很多高管教育項目對學術成績的要求很低。

你也感興趣嗎?雖然你仍需要具備幾年的相關工作經驗和雄厚的財力,但時間可以根據自己的具體情況來選擇,因為他們對申請者會採取滾動招生的方式。另外,包括斯坦福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倫敦商學院和西班牙IESE在內的許多頂尖商學院也都提供類似的項目,你可以選擇與你距離較近且符合你的工作計劃的課程,而不僅僅是從職業發展的角度出發。

「這並不像在名校讀MBA那麼嚴格。」哥倫比亞大學高管教育學院副院長邁克爾·馬萊法基斯(Michael Malefakis)說,「我們會對參加課程的申請人進行嚴格的評估——他們需要擁有優秀的高管履歷——但對學術背景的要求比較寬鬆。」

人脈網絡

哈佛的課程花費從4,500美元的3天項目到8萬美元的8周項目不等,授課教授都來自該校的學位項目。(通常專注於在其他國家開展的項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哈佛大學主校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能夠交得起這麼多錢的人——或者能夠幸運地得到雇主資助的人——可以借此構建人脈網絡,這也是此類項目的吸引力所在。

38歲的喬·赫希(Jon Hussey)便看中了這一點,他今年初參加了哈佛的一個領導力項目,借此接觸了學術界的高管們,而費用則是由他的雇主喬治·華盛頓大學支付的。赫希至今仍與一些同學保持聯繫,他還成為了哈佛高管教育項目LinkedIn小組的一員。他表示,如果有朝一日自己想要換工作,或許可以從中得到幫助。「我不會自欺欺人。」他說,「我不會跟任何人說我上過哈佛,但我的確從哈佛教授那裏學到了東西。」

對於商學院來說,高管教育項目的盈利能力長期以來都頗為可觀。很多人佔用的資源都少於學位項目。有些高管教育課程都採用校外授課模式,可以針對企業員工量身定制。根據哈佛大學發佈的財報,哈佛商學院2015年總收入為7.07億美元,高管教育項目貢獻了1.68億美元。

與傳統的大學授課方式相比,高管教育項目更像開會。學員們通常會在一間教室裏學習一天,由教授前來單獨授課。還會布置當天的小組作業,內容通常涉及商業案例的學習和討論。

當赫希參加4天的哈佛大學項目時,同班的40名同學都居住在學生宿舍裏,早餐也在學校的餐廳解決。晚餐則比較正式,同學們還會在哈佛前校長的家裏參加正式的晚宴。

冒充MBA

高級管理項目(AMP)則是一種時間較長的的課程,參加這種項目可以獲得與MBA學位更為接近的體驗:不必經過嚴格的錄取流程,卻有機會與同學們建立更親密的友誼,而且幾乎能夠接觸到全部的校友。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畢曉普(Julie Bishop)和Tata集團控股公司Tata Son前董事長拉坦·塔塔(Ratan Tata)都曾參加過哈佛的長期項目。

哈佛長期高管項目的學員會在校園內居住8個星期,在此期間,他們需要分析130多個商業案例,每周有6天都要全天上課。哈佛商學院的蘭傑·古拉迪(Ranjay Gulati)表示,他們都居住在9人套房內,每個人都有獨立的臥室和衛生間,但需要共享廚房和客廳。課程結束後,學員們通常還會額外參加3小時的團隊項目,幫助他們進一步構建人脈網絡。

參加長期項目的學員可以獲得與MBA學員相似的待遇,從而接觸更多校友,參加更多活動。馬萊法基斯表示,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參加至少18天的非學位項目,便可獲得哥倫比亞校友錄的電子郵箱,並受邀參加全球各地的聚會,而且能夠訪問校友名錄。哈佛也為長期項目學員提供類似的特權。

Image caption 美國饒舌歌手LL Cool J參加哈佛大學課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不過,看重這些課程的不只是商業人物。課程負責人表示,過去10年,參加高管教育項目的學員背景已經發生了變化,包括了一些不具備傳統企業背景的專業人士。

例如,巴塞羅那IESE 4年前開始提供媒體和娛樂行業的高級管理項目,10個月的時間內在紐約、洛杉磯、巴塞羅那提供5個模塊的課程,每個模塊歷時4天。IESE商學院高管教育項目經理伊登·約斯多蒂爾(Idunn Jonsdottir)表示,很多學員都來自新媒體創業公司或娛樂公司,他們都希望了解經典的「商業技能」。「這些人都是白手起家,還不具備這樣的基礎。」約斯多蒂爾說。

是否物有所值?

職場專家表示,雖然高管教育課程可以幫助你勝任目前的職位,但對於求職者來說,或許並不值得參加這樣的課程。人力資源諮詢公司Robert Half International高級執行董事保羅·麥克唐納(Paul McDonald)表示,正在尋找新工作的人或許不想把錢花在這種類似於面子工程的項目上,因為完全可以通過專業協會或其他類型的非學術培訓項目彌補知識上的短板。「如果你想要獲得一紙文憑,那也很好,但不要期望過高。」他說。另一方面,頂尖院校的兩年制MBA學位或許才能真正吸引雇主的關注。

有些學生認為,學習令人上癮。去年11月,赫希希望參加耶魯管理學院的行為經濟學課程,並計劃自己支付6,850美元的學費參加為期三天的項目。對赫希來說,這種課程物有所值,因為他可以借此獲得全球性的視野。「這比參加會議高一個層次,而且可以進行實質性的學習,我的確從中看到了價值。」他說。

但麥克唐納認為,關鍵在於不要單純根據學校名氣來選擇課程。應該針對教授、班級規模、話題方向進行分析,並了解最終獲得的人脈機會。

另外,還應該根據自己的職業缺口評估課程所涵蓋的知識範圍。「你可能會被課程的宣傳冊和PDF文件吸引,但如果不展開一番深入研究,當你花了很多錢後,最終卻有可能心懷不滿地離開。」他說。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