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打工兼職養活自己的奧運選手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為了參與奧運會現代五項比賽,瓦喀里斯必須接受5個項目的訓練,越野跑便是其中之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當塞雷納·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本月登上里約奧運會的賽場時,這位美國網壇名將並非孤軍奮戰。與她一同來到里約熱內盧的還有大量拿著薪水的工作人員、教練和贊助商,他們會在小威的比賽過程中提供全程幫助。

根據《福布斯》的測算,小威2016年的價值達1.5億美元。她每周的訓練時間多達30小時,從來不需要做其他工作來賺錢支付自己在網球上的開銷。然而,在奧運選手中,小威這樣的人只是少數。

Image caption 小威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與薇拉·茲沃娜列娃(Vera Zvonareva)對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漫步在里約的奧運村,你更有可能碰到加拿大運動員多納·瓦喀里斯(Donna Vakalis)這樣的人。為了參加現代五項的比賽,她每周至少要進行30小時的訓練,內容包括擊劍、射擊、游泳、馬術和越野跑。在訓練之餘,36歲的瓦喀里斯還要在多倫多大學土木工程專業攻讀博士學位,而且還要從事一些兼職工作,以便支持自己的奧運夢想。

瓦喀里斯估計,現代五項一年的訓練和比賽費用約為5萬加元(3.9萬美元)。然而,由於這項運動吸引的加拿大觀眾很少(其收入也在國際奧委會的統計中排名墊底),因此去年只獲得了4,500加元(3,450美元)的政府資助。與她的實際支出相比,這顯然是杯水車薪。

瓦喀里斯表示,加拿大國家隊會為很多奧運項目報銷多數的教練費和訓練費,但卻不包括現代五項。

Image caption 障礙超越是瓦喀里斯在奧運五項的比賽項目之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們得自己花錢請教練,還得自己租運動場,理療和按摩費也得自己花錢,這會增加我們的財務負擔。」她說。

為了籌集資金,瓦喀里斯從事了很多兼職工作,包括助教、助研、勵志演說家,還為一所大學的YouTube頻道製作過內容。她還申請過運動員撥款——最多6,000加元(4,620美元)——甚至採用過頗具創意的眾籌模式,這就像一個在線「運動員登記處」,專門吸引支持者為她購買各種訓練設施。

像瓦喀里斯這樣面臨財務困境的奧運選手並非個例。最近有報道顯示,加拿大運動員雖然每年可以通過聯邦和省級政府的支持獲得資助,但與他們每年花在體育運動上的開支相比,仍有14,920加元(11,395美元)的缺口。還有20%的運動員平均負債4萬加元。根據最近的一篇報道,加拿大奧運選手一年的總債務達到2,750萬加元。以前也曾經有美國運動員家庭因為訓練、旅行和其他方面的開支過高而申請破產保護。

Image caption 瓦喀里斯(右)在2011年墨西哥泛美運動會上對戰瑪爾戈·伊薩克森(Margaux Isaksen)(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眾籌網站GoFundMe上,有100多位來自墨西哥和利比亞等地的奧運種子選手發起了眾籌。而一邊備戰里約奧運會,一邊在體育行業之外從事其他事業的選手之多,更是令人驚訝。

這些奧運選手離開里約奧運會後,或許會在短短幾周時間內暫時成為全球矚目的名人,但他們中的很多人來參加奧運會時卻與一個背負著沉重債務的普通人別無二致。

游泳健將銀行家

澳大利亞游泳選手馬修·阿伯德(Matthew Abood)以0.02秒之差未能入選2012年倫敦奧運會。這位頗有潛力的運動員不僅夢想破滅,他還突然間發現,自己無法獲得澳大利亞政府的任何資助。

Image caption 在未能入選2012年倫敦奧運會後,馬修·阿伯德無法繼續獲得政府的支持,於是,他制定了一份幫助其參加里約奧運會的職業計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還記得我問自己:『我在幹什麼?我沒有工作,我也不是學生。我沒有任何工作經驗。』」阿伯德回憶道。於是,他帶著一份「四年計劃」聯繫了澳洲聯邦銀行。這不僅幫助他振作起來,而且使之得以來到里約,還獲得了一份能夠為他的訓練提供支持的工作。

阿伯德過去4年每周都以業務開發分析師的身份,在澳洲聯邦銀行工作2天。他表示,穩定的收入為他的訓練提供了支持,使得這位30歲的游泳運動員得以順利前往里約。他計劃在那裏參加50米自由泳和4x100米自由泳接力。

嚴酷現實

與多數國家的運動員不同,美國奧運選手無法獲得聯邦政府的直接資助。他們必須通過各自的體育管理委員會獲取民營資本的間接支持。

美國運動員信託(US Athletic Trust)是一家為運動員提供募捐服務的組織,他們向難以參加里約奧運會的運動員提供了15萬美元資金。該組織估計,美國奧運選手每年支付的教練、設備和交通費用在1.2萬至12萬美元之間,具體情況取決於運動員參加的體育項目。然而,根據該機構的計算,美國奧委會大約只將10%的開支用於直接支持美國運動員。

美國奧委會是一個全國性組織,負責支持、組建和監督美國的各個體育代表隊。該機構表示,他們將72%的收入用於運動員的資助和規劃。不過,該機構並未應BBC Capital的要求,澄清他們用於直接支持運動員的開支究竟佔多大比例。

「直接提供給運動員的資金顯然不足以讓他們養活自己、購買汽車,並支付每月的生活開銷。」前奧運鉛球選手、美國運動員信託創始人奧吉·沃爾夫(Augie Wolf)說。沃爾夫表示,美國的很多頂尖運動員連溫飽都成問題,只能四處借錢,或者依靠別人的捐贈生活。

Image caption 很多奧運種子選手不得不依靠眾籌和各種各樣的兼職來實現溫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他們很多人只能過集體生活,跟另外三個運動員擠在一套兩居室裏面。」他說。美國運動員信託主要為田徑運動員提供財務支持,而根據田徑運動員協會的調查,在世界排名前10的田徑運動員中,約有50%的人每年通過運動獲得的收入不到1.5萬美元。

那些無法從體育運動中賺取足夠收入的運動員,通常會尋找一份靈活的工作,以便適應長期的訓練和頻繁的比賽。例如,連鎖零售商Dick』s Sporting Goods去年啟動了「奪冠者」(Contenders)項目,聘用了200名奧運會和殘奧會種子選手到其106家美國門店中工作。其他美國奧運選手則會在訓練之餘前往麥當勞和房地產中介等公司工作,或者進入美軍服役。

黃金機會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運動機能學教授馬克·德雷森(Mark Dyreson)表示,儘管很多首次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很難在維持生活的情況下獲得奧運參賽資格,但最近幾十年的情況已經有所改善。

「直到20世紀80年代,奧運會還只允許業餘運動員參賽,所以要參加奧運會,既不能獲得贊助,也不能通過其他渠道支付參賽費用。」

Image caption 尤塞恩·博爾特這樣的運動員每年能夠通過贊助和代言獲得數百萬美元收入——但還有很多奧運選手都必須依靠常規的工作來維持生計(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根據Celebrity Net Worth網站的數據,如今,牙買加短跑名將尤塞恩·博爾特(Usain Bolt)和美國游泳選手邁克爾·菲爾普斯(Michael Phelps)這樣的運動員都已經成為大富豪——後者的淨資產超過5,500萬美元。

對於年輕運動員來說,能夠參加奧運會就已經是實屬不易了——更何況還要通過獲得獎牌來吸引贊助商。這不僅需要花費長達數年的時間和不菲的資金,而且是一項風險極高的投資,根本不能確保任何回報。

對於很多首次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來說,在比賽結束之前是無法獲得任何收入的。他們可以借此機會建立自己的名聲,以便尋找利潤豐厚的贊助機會,或者為日後發表奧運事蹟演講積累資本。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