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說髒話或有助於你的職業發展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髒話並沒有阻礙戈登·拉姆齊(Gordon Ramsay)的事業(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1939年,瑞德·巴特勒(Rhett Butler)在電影《亂世佳人》裏的名句「說實話,親愛的,我他媽的根本不在乎。」給製作方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但這種事情的影響如今已經大大降低。

髒話隨處可見,幾乎沒人能免俗。一項調查發現,約有90%的英國人都會說髒話(平均每天14次),但卻很少有人認為這是無禮行為。

所以,如果所有人都這麼做,但卻沒人在乎,我們是否應該主動在工作中接受這種風趣的語言呢?事實上,很多人無論如何都會說髒話。儘管專業人士並不認可(至少表現得並不認可)這種行為,但一些研究人員卻認為,說髒話的確有一些好處。

正確的形像

說髒話會讓你看起來很蠢、很不專業嗎?

很多人認為員工應該言語得體。CareerBuilder的一份調查發現,約有81%的雇主認為,說髒話是一種不專業的表現。而多數人都認為這種行為顯得不夠成熟、缺乏自製力,甚至缺乏睿智。

「你可能會問,這有什麼壞處嗎?可是這樣做又有什麼好處呢?它能讓你感覺更好,但卻不會為你贏得尊重,也無助於塑造你的良好形像。更無法解決糾紛,無法展示能力,也無法幫你晉升。」詹姆斯·奧康納(James O』Connor)說,他是《少說髒話》(Cuss Control)的作者,這是一本專門教給人們如何避免說髒話的書。

Image caption 《少說髒話》的作者詹姆斯·奧康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然而,很多身居高位的人也很喜歡說髒話。除了拉姆齊這樣的明星大廚和電視劇《幕後危機》(The Thick of It)裏虛構的強勢人物馬爾科姆·塔克(Malcolm Tucker)外,這種人不在少數。

雅虎前CEO卡羅爾·巴茨(Carol Bartz)和T-Mobile現任首席執行官約翰·萊傑爾(John Legere)都喜歡在公開場合說髒話。就連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也曾經在2010年墨西哥灣原油洩漏後表示,他要找出「該打屁股的人」。

很明顯,並不是每個滿口髒話的人都因此而影響了職業發展。一項研究甚至顯示,「明智地」使用髒話甚至可以增強你的說服力。借助適當的表達方式,這或許會成為一種塑造領導力的工具。

Image caption T-Mobile首席執行官約翰·萊傑爾以「毒舌」著稱(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促進職業發展?

沒人認為說髒話可以代替優秀的工作能力。但這能否起到幫助呢?有研究顯示,如果能夠採取一些迂迴的方式,或許的確能夠起到這種效果。

在2007年的一項研究中,一位研究人員偽裝成一家英國優購公司的員工。最初他沒有被辦公室的社交圈子接納,但當他開始咒罵另一個員工後,事情卻發生了變化。這相當於一場入會儀式,可以鞏固與其他人的關係。

該研究的聯合作者、南安普敦大學商學院教授耶胡達·巴魯克(Yehuda Baruch)表示,像水手一樣說髒話只是藍領工人的嗜好。

「我們都是人,即便你是著名律師,也有可能說髒話。」他說。

但這如何給你帶來幫助呢?雖然在辦公室裏亂說髒話不能幫助你升職,但融入工作環境卻對你有所幫助。

「我並不認為說髒話是升職的重要標凖,但人際關係的確是升職的重要標凖。在某些情況下,髒話是建立人際關係的一種方式。」他說。

有利有弊

但這或許也引出了說髒話面臨的一個更加廣泛的問題。如果說髒話能幫助你融入一個群體,是否也會導致你疏遠另一個群體?如果是這樣,這是否會加劇職場的對立情緒?

「說髒話通常是為了表達憤怒或負面情緒。這些情緒很容易傳染,從而降低職場的幸福感。」奧康納說。

事實上,說髒話對工作環境的影響才是關鍵所在。

「語境是根本。」悉尼Sparke Helmore公司職場律師羅蘭·哈薩爾(Roland Hassall)說。他的公司每周都會處理一件與髒話有關的官司。但髒話幾乎從來都不是唯一的因素,甚至不是主要因素。

當今的多數公司都不太關心矯情的人遭到冒犯。他們希望創造和諧、高效的工作環境。與髒話有關的職場官司往往都牽扯一些更加嚴重的問題,包括欺凌或騷擾。

「從說話的內容來看,如今的社會比20世紀60年代寬容了很多。」哈薩爾說。

但還有一些明顯的例外。人們對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言論的容忍度仍然很低,這很容易逾越性騷擾或歧視的法律界限。

「多數的法院或委員會都會毫不猶豫地處罰這樣的行為。」他說。

適當地使用髒話

但如果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言論是一種禁忌,還可以通過其他老生常談的方法來避免讓自己陷入困境。如果不確定,就不要當著兒童、麥克風、客戶、父母或面試小組說髒話。另外,面對面說髒話也比在報紙上寫下同樣的文字風險更高。

說髒話的時機、地點和方式,與髒話本身同樣重要。但要搞清楚哪些內容可以接受,哪些內容觸犯禁忌,卻是非常主觀而模糊的問題,有時候甚至會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Image caption 饒舌歌手50 Cent因為在聖基茨島表演時說髒話被罰1,100美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極端情況下,說髒話甚至會被某些國家視作違法行為。最近,饒舌歌手50 Cent因為在聖基茨島的一場表演中說髒話而遭到逮捕和罰款。阿聯酋還對此制定了更加嚴重的處罰,就連通過聊天軟件說髒話也不例外。

了解其他國家對髒話的接受程度並非易事。雖然對神明發誓已經在很多西方國家失去了影響力,但在很多中東國家,褻瀆神明仍是違法行為。在一些亞洲文化中,如果髒話使用不當,還會有失顏面,破壞人際關係。即便是在美國,不同的人對髒話的容忍度也有很大差異。簡而言之,如果不了解規則,還是應該謹慎為上。

一位要求匿名的悉尼記者曾經破壞了多數的規則,但結果卻很好。她表示,向老闆開火反而幫助她贏得了對方的尊重。

她當時正在炎炎夏日裏報道新聞,於是要求辦公室主任在攝像組換班時給她送來一瓶水和一個三明治。但這兩樣東西都沒送到,導致她在記者招待會現場暈倒。

後來,她給辦公室主任打去電話,衝著他大吼大叫,還說出了很多難聽至極的髒話。

「我很高興我這樣做了,我認為咒罵對方的言辭充分表達了我的憤怒和不滿。雖然這不『專業』,但我認為,我卻因此在專業上得到了更多的尊重。」她說。

「他後來對我說,在那件事之後,他對我更加尊重了。從那以後,他會真誠地詢問我的狀況(而且沒有絲毫的傲慢——我認為,這只是讓他記住,我並不是機器人)。」

但歸根結底,語境至關重要。她在這場爭端中佔據道德制高點。而她所在的工作環境裏,同事們也經常說髒話。如果換成其他地方,最終的結果或許會大相徑庭。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