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作弊可恥 為何仍有人明知故犯?

Image copyright Getty

在今年的奧運會開幕前,曝出了一個震驚世界的醜聞——除一人外,俄羅斯田徑隊因為系統性使用興奮劑而被集體禁賽,無法參加今年的奧運會。

隨著奧運比賽的推進,我們也聽到了其他運動員之間的相互指責,例如美國游泳選手莉莉·金(Lilly King)指責俄羅斯選手尤利婭·埃菲莫娃(Yulia Efimova)服用興奮劑,澳大利亞游泳選手麥克·霍頓(Mack Horton)也指責中國競爭對手孫楊使用禁藥。

但通過不道德的手段取得領先優勢並非體育界所獨有。在工作、個人和社交生活中也會碰到很多類似的情況,讓我們忍不住通過隱秘的手段來提升自己的優勢。但專家表示,這並不僅僅是因為貪婪。那麼,有些人為什麼要作弊?這麼做僅僅是因為他們道德敗壞、貪心不足嗎?是我們這個充滿競爭的社會促使他們這麼做的嗎?

作弊的科學解釋

心理學家發現,獲勝會讓人變得更不誠實,而加入一個團隊也會引發更多作弊行為。

以色列本·古裏安大學行為心理學家阿莫斯·舒爾(Amos Schurr)一直在研究:群體行為如何讓作弊變得更容易接受?在競爭中獲勝為什麼更有可能讓人變得不誠實?

當人們在之前的記憶或益智遊戲中獲勝時,就會變得更不誠實,留下的錢數多於他們實際應得的錢數。

這項研究的幕後團隊開展了一系列實驗,使用益智、記憶和骰子遊戲來測試23位志願者如何匯報自己的勝利情況。例如,這些志願者可以根據他們擲出的骰子點數贏錢。舒爾的團隊發現,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莉莉·金(右)對著尤利婭·埃菲莫娃(左)晃動手指後激起浪花,後者之前未能通過尿檢,後來在禁賽令解除後得以參加比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人們在之前的記憶或益智遊戲中獲勝時,就會變得更不誠實,留下的錢數多於他們實際應得的錢數。

舒爾團隊目前的研究課題包括:人們如何在競爭環境中形成不道德的行為?社會或群體倫理如何促使人們作弊?「我們都是社會動物——在群體中工作時,我們都會遵循這個群體所確立的規範。」舒爾說。

協同作弊

根據英國諾丁漢大學的分析,受到同伴的鼓勵時,人們就會作弊。他們發現,他人的配合會大大增加作弊的概率。

這項研究的志願者被要求在一個擲骰子遊戲中展開協作,共同贏錢。第一名志願者擲了一個骰子,之後把數字報給自己的同伴。如果同伴擲出同樣的數字,他們就都能贏錢。

不出所料的是,很多團隊都會共同商議,然後通過欺騙的方式獲得獎金——擲出相同號碼的概率比誠實匯報高出近500%。研究發現,當團隊成員可以平均享受收益,以及當他們與團隊有著密切的關係時,作弊的概率最高。

作為這項研究的作者,奧利·維瑟蘭德(Ori Weiseland)和肖·沙爾韋(Shaul Shalvi)總結道,最近的財務醜聞中出現腐敗和不道德行為的根源「可能並不僅僅是貪婪,還受到了合作傾向和一致性誘因的推動。」

作弊方式的變化

欺詐分析師表示,人們作弊的方式正在發生變化,這在金融行業、公司高管和政治活動中都是十分嚴重的問題。得益於技術的發展,職場人士和學生的作弊方式一直在不斷進化。

澳大利亞迪肯大學評估和數字學習研究中心副主任菲利普·道森(Phillip Dawson)說:「現在出現了一些新的作弊方式,包括在考試中使用黑客技術以及可以修改文本的在線工具。例如,通過谷歌翻譯服務將英文翻譯成西班牙文,再翻譯回英文。通過這種方法來逃脫檢查。」

職場同樣出現了類似的問題,例如,諮詢公司製作國際報告的過程中就會出現這種情況。而媒體機構和大學也未能免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科技降低了學生作弊的難度——但也使之更容易被發現(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

但道森表示,現在也出現了更多的反作弊措施,例如Turnitin這種專門檢查論文是否存在抄襲行為的網站。道森補充道:「我不認為作弊比前幾年更普遍了,只是方式有所不同。」

道森認為,時間壓力的加大和生活成本的增加,導致很多人需要在基本工資之外拓展額外的收入來源,促使更多人考慮不道德或不合法的賺錢方式。同樣地,對於時間緊迫的學生來說,考試壓力也使得作弊成為了一種頗有吸引力的方案。

如何改進

對於那些感到內疚,並且希望改進行為,以便在職場中更加誠實的人來說,有一個好消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游泳選手麥克·霍頓稱中國對手孫楊是「藥物騙子」(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哈佛商學院的一項研究對他人的行為是否會加大自身的不誠實概率展開了研究,結果發現,良好的視角可以抵消作弊帶來的任何誘惑。該研究發現,當團隊成員有不誠實的行為時,整個團隊都更有可能採取同樣的做法。

在這項研究中,當一群好友看到自己的成員在考試中作弊後,他們的作弊概率就會增加。但當這些人看到陌生人作弊時,他們的倫理和行為就會發生不同的變化——也就是說,看到陌生人作弊反而會讓這群好友更有可能在考試中公平競爭。

無法確定不可接受的行為的界限究竟在哪裏?這似乎難以界定。

「不可接受的行為的界限究竟在哪裏?這似乎難以界定。這取決於人們看待自己行為時的視角。」舒爾總結道。

所以,如果我們希望自己變得更加誠實,最好的辦法或許是靠近不誠實的對手,以便保持對自身行為的良好視角。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