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彈性工作根本不存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我們沒有飛行汽車,也沒有自動系帶鞋,但卻可以享受未來世界的工作氛圍——眾所周知,只要有互聯網,便可隨時隨地工作,而不必再遵守朝九晚五的無聊節奏。

別著急下結論。儘管越來越多公司承諾彈性工作制,但實際上,這距離我們夢寐以求的那種職場文化還是相去甚遠。

幾乎對所有人來說,彈性工作的真實含義是:每個工作日都要在朝九晚五之間安排幾個小時的工作。簡單思考便可明白其中的道理,畢竟很多企業仍然要在這段時間內上班,例如,市場在此時開放、銀行在此時處理存款和支付業務,而白天的日照也可以方便商人們開展各種工作。

然而,雖然數字科技使得一部分人得以在常規的工作時段內享受到一定程度的彈性,但無論是雇主還是雇員,都有可能面臨隱形甚至令人不安的負面影響。例如,儘管同事就坐在距離你一米遠的地方,你可能也總是喜歡通過電子郵件與之溝通。專家表示,這類行為會對員工士氣和彼此之間的信任產生實質性影響。

這導致多數人幾乎都不可能享受真正的彈性工作。「這會對創新產生負面影響,並對一些組織的創新產生意料之外的影響。」阿爾穆德納·卡尼巴諾(Almudena Cañibano)說,他在西班牙馬德里的ESCP Europe商學院擔任人力資源管理講師。

我們對彼此的信任能力與我們所創造的科技並沒有實現共同進步。這也是彈性工作只能流於口號的重要原因之一。無論你工作多麼努力,你的老闆都不信任你。你的同事也不信任你的老闆。而且說實話,你恐怕也不信任你的多數同事和你的老闆。

相互信任與數字時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彈性工作時間使得很多人都可以在家裏工作——但有多少人真正享受了這種福利?(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牛津大學賽德商學院的經濟學訪問講師蕾切爾·波茲曼(Botsman)看來,背後的原因非常簡單: 「制度信任並不是為數字時代設計的。」

同一組織內的同事在建立信任的過程中也會面臨這種問題。我們越來越難以相互理解,甚至難以將對方當做人來看待——這一點似乎並不奇怪。

「數字時代……『衝擊了同理心』,導致我們難以感受他人所處的環境。」麻省理工學院科技和自我項目主任謝裏·特克(Sherry Turkle)說。

換句話說,由於偏愛電子郵件、短信和快速輸入應用,導致我們忘記了一些為人處世的能力,包括:區分語言溝通中的細微差別;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充分了解老闆和同事,相信他們能夠認真負責地完成工作。這甚至破壞了我們與同事之間已經建立起來的信任。

缺乏信任會產生恐懼,這可以解釋我們為什麼在不必見面溝通也可以把工作做好的情況下,依然要面對面地交談。這同樣可以解釋我們為什麼明明可以在咖啡廳或公園裏完成工作,卻依然要坐在工位上。

媽媽,我可以嗎?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社會學教授菲利斯·摩恩(Phyllis Moen)將此稱作「『媽媽,我可以嗎』問題。例如,當我們需要在家裏為親人提供幫助,或者去醫院看病,甚至僅僅希望在自己效率更高的時候工作時,卻很害怕詢問老闆,我們是否可以在家裏工作,或者改變工作時間。」

一些職場心理學家甚至認為,現代科技可以幫助雇主隨時監視員工。導致人們因為感覺被老闆監視而壓力增大,即便是在獲准遠程工作時也不例外。倫敦未來工作中心(Future Work Centre)今年早些時候發佈的一項研究顯示,由於人們不得不隨時與工作建立聯繫,導致他們產生了一些情緒反應,進而形成了 「有害的壓力源」。

因此,我們經常會考慮通過更有「創意」的方式來給自己找借口,以便創造彈性。

日後發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科技讓我們可以隨時隨地工作——但信任問題卻會阻礙彈性工作(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還有人擔心彈性工作將變得越來越少,因為自動化和信息技術的進步已經對會計和法律等很多傳統白領工作形成了威脅。這會引發不安全感,導致人們坐在座位上不願離開,盡可能與老闆見面,甚至在明明可以享受彈性工作時主動放棄。

在科技大幅提升製造業自動化水平的當下,世界經濟論壇的一項報告對白領職位的自動化程度展開了研究。(例如,當有人要出售房產時,賣家可以向「在線律師」提交各種信息。)

由於沒有職業安全感,即便可以在職場中享受彈性工作,員工也未必都會充分加以利用。對多數人來說,來到辦公室工作似乎是最安全的選擇。

但對雇主而言,這卻有可能適得其反。摩恩表示,對自己的工作時間和工作地點的掌控力越強,工作滿意度就越高。英國華威大學發現,平均而言,在工作中感到快樂可以將效率提升12%。該論文的研究人員發現,幸福感較強的員工在時間利用方面的效率也更高,從而在不犧牲質量的情況下加快工作進度。

事實上,對我們中的一些人來說,能在核心工作時段之外獲得幾小時的彈性工作時間,甚至足以改善我們的生活質量。

作為西班牙最大的公用事業公司之一,Iberdrola幾年前就允許員工從8:00一直工作到15:00,中間沒有午餐休息時間——這與該國的普遍情況差異很大,那裏的多數人都從09:00工作到19:00,中間有2個小時的午餐休息時間。但Iberdrola發現,該公司的員工滿意度因此有所提升,離職率也有所下降(超過90%的員工在該公司的任職時間都超過5年)。

「有一種說法認為,想要理解某件事情,就應該嘗試改變它。我們正在嘗試重新設計工作環境,為員工提供更大的彈性,讓他們能夠在獲得主管更多支持的情況下掌控自己的時間。」摩恩說。

但或許就像電影《回到未來》中的飛行汽車一樣,真正的彈性工作制永遠都無法實現。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