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性工作制的魔咒

Image copyright Getty

你找到了一份完美的工作——可以提前離開公司,還可以在晚上從家裏回復郵件。這完全符合規定——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會有那麼強的負罪感呢?

或許是彈性工作制魔咒在作祟。

有研究人員發現,很多享受彈性工作制的人會始終懷有負罪感:他們感覺自己應該通過更長時間、更大數量的工作來證明自己做好了本職工作——即便沒有證據表明他們應該如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鐘希君發現,我們越是能夠掌控自己的時間,工作就越努力。

「平均而言,能夠自主掌握工作時間的員工加班時間也最長。」英國肯特大學社會學和社會政策高級講師鐘希君(Heejung Chung,音譯)說。事實上,鐘希君的研究發現,與在固定的標凖時間內工作的員工相比,享受彈性工作制的人每天要多工作近4個小時。

有的人可能會感受到靈活性帶來的負罪感,他們認為自己有責任多工作一些時間,因為能夠自由選擇工作時間被某些雇主視作一種特權。

「他們感覺有義務證明自己在家工作或靈活安排工作時間的正當性,所以就會表現出跟他人相同甚至更高的生產力。」摩恩(Moen)說。

鐘希君則給出了不同的解釋:「整體而言,如果你能夠更好地控制工作時間,往往就會在自己不工作時更加擔憂——那些最能掌控工作時間和工作地點的員工尤其如此。在失業率較高、勞動力市場不穩定以及員工缺乏談判籌碼的國家,這種情況更加明顯。」

利茲大學商學院性別和就業關係教授珍妮佛·湯姆林遜(Jennifer Tomlinson)認為,這一趨勢是一種文化。在那些接受早回家且兼職工作較為常見的國家,員工不太可能感受到這種壓力或負罪感。在小時工資較高、就業市場較為穩定、辦公時間與工作業績關係不大的國家,人們更能充分利用彈性工作制,而不太容易感受到彈性魔咒——法國、丹麥、瑞典和荷蘭往往都屬於這種情況,而英國和美國並非如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持續的負罪感會令享受彈性工作制的人感到煩惱不已

「例如,美國的就業政策允許雇主對工作時間施加更大的控制權。」湯姆林遜說。

彈性恐懼

對我們中的某些人來說,能有機會控制自己的工作時間可以更好地完成工作,並滿足家庭需要。例如,在雙職工家庭,父母中的一個人可能會在早晨7點開始工作,然後趕在孩子要放學時回家,另外一個人可能在上午10點到達辦公室,以便避開早高峰的擁堵時段,但回家的時間可能較晚。

然而,對很多員工來說,由於擔心徹底失業,所以會始終待在辦公室,不敢主動要求彈性工作制。

「45歲左右的人在尋求巨大改變時的確有一些成功案例,但他們只是個例,並非常態。」悉尼一家大型跨國銀行的一位要求匿名的高級經理說。

「事實上,多數銀行業從業人員都會努力留在這個發展空間遭到不斷擠壓的行業。」

悉尼大學商學院副院長雷·庫珀(Rea Cooper)說,約有10%的澳大利亞員工經常遠程工作。按照國際標凖來看,這一比例很低。

但她對各個領域享受彈性工作制的白領員工進行的研究表明,這類人極為多產。「很多人在常規時間外工作的人都比在常規時間內工作的同事更加努力。」庫珀說。

很多享受彈性工作制的員工對此都有切身感受。

所以,下一次當你提前上班後仍然因為提前下班產生負罪感時,請記住一件事情——你並不孤單。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