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過度真的會過勞死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日本人很喜歡造詞——有的詞甚至是每個有自尊心的辦公室職員必須牢記的。例如,「arigata-meiwaku」指的是有人不請自來地主動為你提供幫助——但實際上卻會給你帶來很大的不便——但你出於社交禮儀卻仍然要對其表示感謝。還有「majime」,這個詞指的是那些能夠在不產生任何瑕疵的情況下認真而可靠地完成工作的人。

但還有一個你肯定不希望與之發生關係的詞匯,那就是「karoshi」,翻譯過來的意思就是「過勞死」。

幾十年來,有關日本上班族過勞死的新聞時常見諸於報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過勞死在日本已經成為一個廣受重視的問題——有的數據顯示,因此死亡的人數高達1萬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這真的只是傳聞嗎?

當然不是。這種社會現象第一次被確認是在1987年。在一系列懷有雄心壯志的高管突然死亡後,當時的日本厚生勞動省開始統計相關案例。

但這種現象之所以很普遍,原因在於:如果死者被認定為「過勞死」,其家庭便可每年從政府獲得2萬美元補助,而公司的補助最高可達160萬美元。

政府最初每年只記錄幾百起過勞死案例。但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報告顯示,到2015年,這一數字已經飆升到2,310起的歷史新高。這或許只是冰山一角。根據過勞死受害者國防委員會(National Defence Council for Victims of Karoshi)的說法,真實的數據可能高達1萬人——幾乎與每年死於交通事故的人數相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不只是日本——很多新興經濟體都在經歷超時工作引發的各種問題(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你真的會因為過度工作而死亡嗎?或者,這些人的真正死因其實是年齡過大和沒有確診的病情?在一個連接日益緊密的世界中,科技讓我們全天24小時處於高速運轉狀態,工作時間也在不斷增加。其他地方是否也在發生尚未被人意識到的過勞死?

「過勞死」

來看一個典型的過勞死案例。Kenij Hamada是東京一家證券公司的員工,他有一個忠誠的年輕妻子,職業道德感也很強。他每天通常要工作15小時,上下班還要花費4個小時。有一天,他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一動不動。同事們以為他只是睡著了。但幾個小時過去了,他還是紋絲不動,同事們這才意識到他已經去世。他死於心臟病發作,終年42歲。

儘管Hamada死於2009年,但過勞死的第一個受害人早在40年前就已經出現——死者當時29歲,身體健康,但在日本第一大報的配送部門經歷了長時間加班後卻突發中風。

「經歷了二戰的失敗後,日本人的工作時長位於全球首位——他們都成了工作狂。」蘭卡斯特大學壓力專家卡利·庫珀(Cary Cooper)說。

在戰後時期,工作為人們提供了新的使命感。員工努力工作不只是為了多賺錢,還為了獲得心理上的滿足。企業都很歡迎這種新秩序,而且開始為工會、文化組織、公司住房、交通、娛樂設施、診所和幼兒園提供資金。不久之後,工作成了人們生活的核心利益。

幾十年後,到了20世紀80年代中期,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該國經濟形勢出現了許多異常情況,推動股價和房價出現了不可持續的快速上漲。這種情況促使經濟在短期內急劇增長,催生了所謂的「泡沫經濟」,令日本上班族不堪重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1992年3月在東京證券交易所工作的交易員們(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泡沫經濟的高峰期,有接近700萬人(約佔該國當時總人口的5%)每周工作60小時。與此同時,美國、英國和德國的多數人仍在享受更加輕鬆的「朝九晚五」工作制度。

根據1989年進行的一項調查,大公司有45.8%的課長和66.1%的部長認為自己可能過勞死。

到20世紀80年代末,每年有很多白領員工過勞死,甚至引起了政府的關注。過勞死成為了一個引發公眾高度關注的問題,而厚生勞動省也開始發佈統計數據。

要被算作過勞死,受害人在死前當月的加班時間必須超過100小時——或者在死前6個月內,曾經連續2個月或更長時間加班超過80小時。

當經濟泡沫在20世紀90年代初破裂時,加班文化反而愈演愈烈。隨後的幾年時間被日本人稱作「失落的十年」。在此期間,過勞死的比例達到了流行病的級別。管理和專業崗位的死亡率大幅飆升,此後再也沒有回落。

健康狀況不佳的中年男子(例如心臟病和糖尿病患者)的死亡是一個方面。年輕、健康的醫生、大學教授和工程師的死亡更加令人警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壓力會引發吸煙、喝酒等壞習慣,從而降低壽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過勞真的會死人嗎?

通過對成千上萬個不同案例的研究,可以找到過勞死的兩個最大的潛在元兇:壓力和睡眠缺乏。這些問題會導致死亡嗎?連續工作多長時間才會翻身倒下?

熬夜後再去上班肯定感覺很差。但令人意外的是,很少有證據表明缺乏睡眠會導致死亡。

雖然有很多證據表明,缺乏睡眠會間接致死——因為這樣會增加心臟病、免疫系統失調、糖尿病和某些癌症的患病風險——但沒有一個死亡案例源自有意識的熬夜。從長期來看,這的確不利於身體健康,但似乎不太可能因為通宵加班自發死亡。

清醒時間最長的吉尼斯世界紀錄是由蘭迪·加德納(Randy Gardner)創造的,他在1964年創造了連續264小時(11天)的清醒記錄。他最後一天參加新聞發佈會時也並沒有口齒不清——隨後,他睡了14小時40分鐘。加德納至今仍然在世,生活在聖迭戈。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缺乏睡眠會引發嚴重疾病(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出人意料的是,目前沒有證據表明壓力會引發心臟病發作或者心臟病——至少壓力本身不會引發這些問題。但卻有可能令你養成一些引發心臟病的壞習慣(吸煙、喝酒和不良飲食)。

但如果將那些因為癌症等潛伏的疾病而死亡的案例計算在內,又會出現什麼情況?人們通常認為,壓力會導致死亡,但牛津大學的一個科學家團隊去年決定展開更加深入的研究。這項所謂的「百萬女性研究計劃」對大約70萬女性的健康狀況展開了接近10年的追蹤。在此期間,共有48,314人死亡。

研究人員在分析數據的過程中發現,自認為壓力較大,幸福、健康和控制力水平較低的女性更容易死亡。但她們本身的健康狀況就比較差——之所以壓力大,是因為她們患有疾病。當她們計入這項因素以及吸煙等其他存在風險的行為後,這種聯繫就消失了。壓力和苦惱與死亡風險之間沒有相關性。

由此看來,即便是在經受一天、一月或一年的職場壓力後,也不會導致一個原本健康的人英年早逝。

有趣的是,過勞死或許並非由壓力或睡眠缺乏導致的,而是源自在辦公室裏停留的時間。研究人員去年分析了60多萬人的行為和健康記錄後發現,每周工作55小時的人中風的概率,比每周工作不到40小時的人高三分之一。目前還不清楚原因,但報告作者懷疑,這種現象可能是久坐導致的。

事實上,日本人的工作時間已經不再是全球第一。2005年,日本人的平均工作時間已經低於美國——更不用說墨西哥這種全球加班最瘋狂的國家,該國的人均全年工作時間高達2,246小時。

意料之中的是,其他國家的過勞死案例也在增加。中國每年約有60萬人死於過勞死,每天約1,600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去年的過勞死人數達到歷史新高(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印度、韓國、台灣、中國——下一代新興經濟體都在重覆著日本的歷史,他們也像戰後的日本一樣長時間工作。」弗吉尼亞理工大學管理學教授理查德·沃庫奇(Richard Wokutch)說,他曾經寫過一本關於日本職業安全的書。

「倫敦沒有這樣的案例嗎?只是沒人說而已。」庫珀說。2013年8月,美銀美林實習生莫裏茨·艾哈特(Moritz Erhardt)在連續工作了72小時後,被人發現死在浴室裏。驗屍官表示,這個21歲年輕人死於癲癇症,這有可能是工作強度過大引起的。在他死後,美銀美林將實習生每天的工作時間限制在17小時以內。

那麼,這是否是「露臉主義」使然?庫珀認為的確如此。在很多國家,問題並非全部源自努力工作的文化,而是要讓別人看到自己努力工作。「如今的關鍵在於在辦公室裏露臉的時間——早到和晚走——但這其實不利於提升效率。」他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缺乏睡眠可能引發致死疾病——但沒有人單純因為故意不睡覺而死亡(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日本,很多年紀較輕的職場人士不願在老闆下班前離開公司。「當我在那裏工作時,人們會在正常的工作日快下班時看報紙。他們雖然沒有離開,但也並未努力工作——儘管他們可能在看報紙的商業版。」沃庫奇說。

所以,下次當你發現自己在工作,在社交媒體上更新狀態,或者在網上閱讀荒謬的日語新詞時,請記住一件事情:晚下班或許是一種高風險的彌補方式。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