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名字能幫你找到工作嗎?

Image copyright Terence King
Image caption 特倫斯·金面試時被刷掉,因為他長得不像中國人,儘管他的其它任職資歷特別優越。

在這個世界裏,種族偏見經常擋住少數民族群體的求職之路,特倫斯·金(Terence King)覺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他剛出生時,取了個中國人的名字,王來明(Wang Lai Ming),頂著一張他自稱是南亞人的臉。但是,他說,在他的出生地新加坡,差不多所有的雇主都告訴他,他們不會給他某些職位,因為他長得不像中國人;從2000年開始一直居住和生活在新西蘭,他認為那裏的很多雇主因為他的中國名字而忽視他。

「在新加坡,有一次,我去參加面試,面試很成功,」特倫斯·金說,他的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新加坡人,「他們要找個會說普通話的人,來管理中國市場,但是,我沒能得到那份工作。他們告訴我,因為我長得不像中國人。」

他移民新西蘭之後,情形也沒好到哪裏去。「我一周寄出去五份簡歷,一個面試電話都接不到,」特倫斯·金說,他畢業於一所英國大學,擁有工商管理碩士文憑。

受不了沒完沒了的拒絕,他決定拋棄中文名字,給自己取個英文名。「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特倫斯·金說,他現在是奧克蘭的一個商業講師。「我很自信,就我的英文名字和匹配的工作資歷而言,到哪裏我都能隨時找到一份工作。」

保羅·斯彭利(Paul Spoonley)居住在新西蘭,是梅西大學(Massey University)的一名研究人員。他說,在新西蘭,雇主明顯表現出了對名字和口音的歧視,這一點和種族偏見密切相關。

「我們在雇主中開展了調研,許多人都感覺,移民,尤其是亞洲移民,不了解新西蘭和當地的文化習慣,」他說,「他們特別關注求職者的英語水平。」

特倫斯·金的經歷不是單一事件。

即使是很出名的人,也認為把名字改得不那麼種族化,有助於他們走的更遠。印裔美國女演員和喜劇演員敏迪·卡靈(Mindy Kaling)(出生時的名字是Vera Chokalinggam),男演員卡爾·潘(Kal Penn)(真實名字是卡爾潘·莫迪,Kalpen Modi),政治家鮑比·金達爾(Bobby Jindal)(出生時的名字是皮尤什·金達爾,Piyush Jinda)和加拿大-印度寶萊塢女演員桑妮·黎翁(Sunny Leone)(原名 Karenjit Kaut Vohra),為了使職業前景發展得更好,他們都改變了出生時的名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演員卡爾·潘(Kal Penn)原名卡爾潘·莫迪(Kalpen Modi)(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英國Deed Poll (UK Deed Poll)是一家專門幫人合法改名的公司,其創始人康拉德·布雷思韋特(Conrad Braithwaite)說道,每年,成千上萬的英國居民想讓自己的名字更加英國化或換個新名。其中,絕大部分是少數民族,試圖規避求職市場中的歧視。

「改名的流程很簡單,因此,很容易就能理解,為什麼人們一旦認為這將有助於改善其職業前景,人們就去願意花點時間改個名字,」他還補充到,人們把這些改變「作為一種保證在求職市場中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手段。」

全球範圍內的研究和名人軼事表明,面對招聘中的少數民族歧視時,少數民族求職者也會用相似的應對方式。名校畢業證書和多年的相關從業經驗,對那些名字聽起來很有異域風情的求職者來說,沒多大幫助。潛在雇主看都不看,就把他們的簡歷丟進了垃圾桶。全球多個國家的多項研究均證實了這一點。

多倫多大學一份題為《為什麼有些雇主喜歡面試馬修多過薩米爾?》(Why do some employers prefer to interview Matthew, but not Samir?)的研究中,研究人員給多倫多、蒙特利爾和渥太華的雇主寄出了簡歷。他們發現,中國、印度或巴基斯坦名字比歐洲名字獲得面試機會的概率低了40%。與此相對的是,這個國家以包容人口多樣性和文化多元性而著稱,在全球發達國家中,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也幾乎是最為寬鬆有利的。

在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法國,類似的研究發現審閱簡歷的人歧視少數民族。

在芝加哥和巴黎開展的一次隨機現場試驗中,研究人員比較了擁有異國名字和盎格魯-薩克遜名字(Anglo-Saxon)的求職者獲得雇主電話的概率,他們也發現了類似的職場歧視。「在上述兩個地點,我們都發現了明顯針對擁有非主流名字的求職者的歧視。用同一份簡歷,他們獲得雇主電話的概率要低40%,」研究的作者之一尼古拉斯·雅克梅(Nicolas Jacquemet)說,他來自巴黎經濟學院。

他把這些歸咎於一個叫做趨同性的現象,即人們傾向於和同類人聚在一起。「研究結果支持這一觀點:歧視源於「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他說。「與其說雇主對少數民族的求職者區別對待是因為後者的少數民族出身,不如說是因為後者不屬於雇主那一群人。」

漂白簡歷

改名字就夠極端的了,然而,求職者還會做其它事情來「漂白」簡歷,以此來改善獲得面試機會的概率。2016年,多倫多大學和康奈爾大學的雜誌管理科學周刊(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共同進行了意向研究,他們發現,40%的少數民族求職者承認「漂白」過他們的簡歷,以此來對抗招聘過程中的種族歧視。

通常做法是取個英國化的名字,調整簡歷上任何可能洩露其少數民族出身的信息,剔除那些以種族為基礎的機構和獎勵信息,或者試圖讓自己聽起來更加一般化。

多倫多大學的報告裏援引了索尼婭·康(Sonia Kang)的一句話「這個發現喚醒了我們,機構們該行動起來改變這一切了。」索尼婭是題為《求職市場中的簡歷漂白、種族和自我展示》(Whitened Résumés, Race and Self-Presentation in the Labor Market)研究報告的主要作者。

故意的偏見或無意識的障礙

哈佛大學的社會倫理學教授,馬澤瑞·班尼基(Mahzarin Banaji)博士的一份研究證實,偏愛那些像我們的人,是人類天性。他是《盲點:好人們的潛藏偏見》(Blindspot: Hidden Biases of Good People)一書的作者之一。他指出,儘管很多人聲稱自己心胸開闊,大多數人更加偏愛那些和他們擁有相同教育背景或種族背景和經歷的人。

即使是谷歌這樣的全球科技巨無霸,對此也無免疫能力。高級副總裁拉茲洛·博克(laszlo bock)承認,在多樣性上,公司沒能達到預期。「我們是凡人,因此,免不了的,喜歡那些和我們更相像的人,」他在PBS新聞時刻的採訪中公開承認,「因此,我們做的任何事情都帶著這一無意識的偏見。」

谷歌在2015年的多樣性報告中顯示,其60%的員工仍然是白人,亞洲人佔31%,西班牙人佔3%,而黑人僅佔2%。

盲目的招聘

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讓人毫無偏見地審查簡歷?

  • 有些政府和機構採用蓋住名字或匿名的申請表,以此來診治無意識的偏見。
  • 有些公司要求招聘經理提供空缺職位的可供最終挑選的多樣性候選人名單。英國的勞埃德(Lloyds)銀行以此來提高其高層的性別多樣性。
  • 技術手段也在加速發力,例如,GapJumpers這樣的軟件公司,開發了事先一無所知的雇佣測試。

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對其簡歷或名字進行大變身。多倫多瑞爾森(Ryerson)大學泰德·羅傑斯(Ted Rogers)管理學院研究多樣性、移民和文化包容性的智囊團,全球多樣性交流會(Global Diversity Exchange)的執行總裁拉特納·奧米沃(Ratna Omidvar),目前是該組織訪問教授,她說,1981年,她來到加拿大的時候,差點就改掉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實在是做不到,因為我的名字和我的膚色一樣,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然而,特倫斯·金一點也不後悔放棄出生時的名字。「這只是為了生存和被接納,」他解釋道。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