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工作者眼中的新加坡「五大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2002年,提姆·巴爾內斯(Tim Barnes)應老闆的要求,搬到了新加坡。他是澳大利亞人,當時居住在悉尼。他欣然接受了這個機會——當時二十五、六歲,單身,之前去過新加坡幾次。

他本來打算只在這個城市待上三、五年,結果在這裏一住就是八年。在新加坡,他結識了他的外籍妻子,交了很多朋友,大體上講,他喜歡這個乾淨整潔的國家。「我去過亞洲的很多國家,這裏對移民很友好,」他說道,「這裏很發達,也很西化。」

匯豐銀行在一份新的研究報告中,重新把全球最適合移民居住的國家這一稱號給了獅城新加坡。匯豐調查了27,000人,讓他們根據薪水、經歷和家庭給45個國家打分。超過60%的接受調查的人員發現新加坡有助於他們的職場晉升,搬到這個國家後,他們的薪水上漲了。調查發現,新加坡移民的平均年薪是13.9萬美元,而全球範圍內,這一數字是97,000美元。此外,66%的被調查人員說新加坡的生活條件比原籍國要好很多。

這聽起來很誘人,你也想搬去新加坡?但是這裏的生活有幾個方面——既離奇又現實——移民者要先想清楚了再決定搬不搬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今年7月,在全球最貴的汽車市場中,車價跌落至五年來最低水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貴的嚇人

想要買車的移民別忘了凖備一大口袋現金。一輛豐田凱美瑞,在美國的零售價是25,000美元,但在新加坡要賣到將近14.6萬新幣(折合10.7萬美元)。為什麼貴的如此離譜?原因是汽車相關的稅費太高了。

首先,要交一筆登記費,計算基數是該汽車的公開市值。根據一家新加坡個人理財機構 Dollars and Sense 透露,買一輛公開市值為49,115新幣的梅賽德斯E200,你得多付60,578新幣。然後交佔公開市值20%的消費稅,再加上7%的商品服務稅。

最出名的稅,卻是擁車證(COE)。擁車證的費用取決於車的類型——發動機排量越大動力越足,擁車證越貴——以及在既定時間內想要獲得擁車證的人數多寡。有時候,這項費用就高過車價了。

新加坡這麼規定只是不想讓路上堵滿汽車,普裏西拉·黃怡鮮(Priscilla Ng Yi Xian)說道。她是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這是個小國家,她說,「他們希望人們利用公共交通出行。」

她沒有私人汽車,不過有小孩之後,可能會買一輛。現在,優步(Uber)就夠用了。「很簡單,」她說道,「我可以打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新加坡天際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處於監控之下

移民也不得不接受監控攝像頭拍下他們的一舉一動。芙洛拉·趙·盧茨(Flora Chao Lutz),原籍華盛頓特區,今年5月,因為工作原因,和全家一起搬到了新加坡,她發現在生活中攝像頭幾乎無處不在。

根據新加坡報紙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的報道,自2012年以來,新加坡的8,600個街區,安裝了52,000多個警用攝像頭。警察說安裝這些攝像頭是為了幫助發現亂丟垃圾的人、製造騷擾的高利貸者和非法停車的人。

盧茨不在意這些攝像頭——她認為這是為了保證人民的安全——但是她的兩個小孩卻覺得這很奇怪。「孩子們試著把手放在攝像頭前想擋住它們,」她說道,「他們不喜歡攝像頭,但是我更喜歡安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歷史上保留下來的新加坡土生華人房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給我留個座位

新加坡常被命名為全球最昂貴的城市之一,但是,任何一個人,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一份新鮮的餐飯,這只要花費幾美元。這座城市到處都是小吃街——繁忙喧囂的美食街上,本地居民和移民都在這裏解決午飯和晚飯。

人們有足夠的理由愛上這些地方:這裏匯聚了全球的美食,應有盡有,而且食物很便宜。一餐飯,一般也就3到7新幣(大約2到5美元)。

新來的人要注意放在空座位上的紙巾。這是「佔座」的意思——換句話說,這是新加坡人排隊點餐時預留座位的方式。「你要是動了它,就會有人跑過來警告你這是他們的座位,」巴爾內斯說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新加坡有兩家米其林一星路邊攤,廚師陳翰銘(Chan Hon Meng)所經營的就是其中之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窩蜂

如果說有一種我們都能體會到的跨文化的感覺,那就是當我們忙於眼前事情的時候,總是害怕會錯過更有趣或者更好的人和事。在新加坡人這裏,這一感覺更是登峰造極,雪莉·韋努戈帕爾 (Shally Venugopal)說道,她是華盛頓特區的一名創業家,不過,她是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父母是這裏的移民。

那種害怕在新加坡叫做「kiasu」(怕輸),來自閩南語,意思就是英語裏的「afraid to lose out」(害怕失敗)。特別是,當新餐館開業或新樓盤開盤時,人群蜂擁而至,大家都爭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甚至為此不惜排隊幾個小時。「很瘋狂的長隊,」她說道。

韋努戈帕爾說,新加坡人總是朝前奔,很多人喜歡購買最新房產,欣賞大型音樂會,或者在新開的熱門餐廳裏就餐。

吳怡鮮贊同這一點。許多新加坡人害怕落後於同輩人。「人人都試圖比他的朋友做得更好,」她說道。

那往往意味著試圖把他們的孩子送往最有名望的學校或者在最好的街區買房子。

對移民來說,這通常意味著積極地避開大家正在談論的事情。即使是受歡迎的美食街攤位也會迎來如湧人潮——今年7月,有兩家攤位獲得了米其林一星評價,第二天,這兩家攤位前出現了長長的隊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成千上萬的人聚集在芳林公園,慶祝新加坡同性戀群體的年度「粉點」聚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粉紅世界

儘管大多數移民能享受和原籍國一樣的自由,同性戀群體可享受不到。在這裏同性戀者不違法,不過同性戀行為最高監禁兩年。然而,這一法律並沒有執行,廖陽發(Yangfa Leow)說道,他是一名註冊過的社工,現任Oogachaga的執行總裁,Oogachaga是新加坡一家為同性戀者提供諮詢和支持服務的機構。

同性婚姻和伴侶關係是不允許的,外國的同性婚姻也得不到新加坡的認可,這對那些想要移民這個國度的同性戀者而言,可能會是一個問題,廖陽發說道。一個不工作的伴侶是得不到家屬簽證的,這意味著他們不能待在這個國家。

同性伴侶同時獲准待在這個國家的唯一途徑就是雙方都持有工作簽證,他說道。

總之,同性戀新加坡人和移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來生活。這裏有同性戀酒吧、俱樂部和一個大型的同性戀活動、叫做粉點(Pink Dot)。在粉點活動中,同性戀者身穿粉色聚在公園裏,組成一個粉色的點,來支持多樣性和包容性。不過,新加坡不允許外國人參加抗議集會,因此,他們也不能夠參加粉點活動。

然而,廖陽發確實說過,公開場合很少見到變性人和同性戀女性,「處於舒適和安全的考慮,他們更願意在比較私密的地方社交。」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