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興行業:規模巨大的「應需服務」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中國應需服務的較低成本推動了該行業的大幅增長(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午餐時間快到了,李歡歡(Li Huanhuan,音譯)肚子餓了。但身為廣告文案的她並沒有離開辦公室,前往附近的美食廣場解決午餐,而是拿著自己的手機用外賣軟件「餓了麼」下了一單。

這個簡單的過程已經成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其他很多國家,應需配送——尤其是外賣——已經成為一項標凖服務。而如今,從民宿到拼車,似乎有數不清的手機應用都在爭相滿足消費者各種苛刻的需求。但中國消費者及其使用的各種應用卻將這種概念推向了新的高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到2018年,中國應需行業規模有望達到2,400億美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如果李歡歡快要遲到了,需要一輛出租車,她就會使用滴滴出行叫一輛車,這是中國人開發的一款與優步類似的應用。但如果她需要按摩師、家庭廚師甚至居家保姆,又該怎麼辦?沒問題,與很多中國人一樣,她只需要打開手機即可享受這些服務。越來越多的應需服務正在她的指尖上誕生。

得益於精通科技的中產階級的不斷壯大,加之在線零售商和服務提供商提供的大幅優惠,中國人對這些應用的需求遠高於西方人。而一款中文應用所能接觸到的用戶總數也達到了全新的高度。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的官方數據,截至去年6月末,中國網民總數約為6.88億,較2014年末增長1,890萬。而在這些網民中,約有9/10都使用智能手機上網。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位司機正在使用滴滴出行(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提升便利

中國大陸將這種模式稱作O2O(線上到線下)——用戶可以在線訂購產品和服務,然後在家裏或辦公室裏享受服務。市場研究公司艾瑞諮詢預計,2018年的生活服務類O2O市場規模將達到1.6萬億元人民幣(2,400億美元),幾乎較去年的8,797億元人民幣翻了一番。

「這個行業取得成功的關鍵在於為消費者提供了效率和便利。」餓了麼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張旭豪說,這家公司擁有中國最大的外賣應用之一。該公司創辦於8年前,最初是一款面向上海大學生的在線外賣服務,目的是為用戶提供簡單快捷的送餐服務,如今則擁有7,000萬用戶,每天處理外賣訂單500萬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北京的一位外賣送餐員正在查看自己的手機(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相比而言,美國外賣公司Grubhub旗下擁有Grubhub和Seamless兩款應用,目前的活躍用戶總數約為740萬,平均每天處理訂單27.1萬份。

高額的產品補貼、智能手機的廣泛普及以及先進、易用、安全的移動支付的出現,共同促成了這個行業的快速增長。這些應用很多都能夠使用微信或支付寶等熱門服務完成支付。

位於上海的中國市場研究集團分析師萬雨辰(Wan Yuchen)表示,中國的勞動力和物流成本也低於其他發達市場,使得提供應需服務的成本大大降低。她表示,這有助於降低價格,並與實體店展開競爭。例如,中國的外賣服務經常展開促銷,並提供免費送餐服務。事實上,標凖外賣服務的平均費用通常在1美元左右。

在中國O2O市場發展初期,主要是外賣、零售和專車公司引領風潮,這一點與歐洲和美國市場相同。但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尋求餐飲、娛樂、美容、親子教育、旅行和婚禮等生活服務,參與競爭的應用也越來越多。

「這類服務在中國非常必要,都是剛性需求。」阿姨幫首席執行官萬勇說,這款應用可以根據用戶需求為其提供家政、保姆和搬家服務,「大城市的生活節奏不斷加快,中國消費者沒有時間自己尋找家政人員,因此越來越依賴這種一站式應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隨著城市生活節奏的加快,中國消費者自行尋找服務的時間越來越少(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創造就業

萬勇表示,中國的應需生活服務領域剛剛開始走向成熟,而隨著中國消費者越來越富裕,加之企業逐漸改進產品服務,這一領域未來兩年還將繼續快速發展。阿姨幫2013年8月開始在北京撮合用戶與家政服務人員,目前已經擴展到中國的30多座城市,提供保姆、家具和家裝等多項服務。

從中受益的不只是消費者。小企業主和自由職業者也都因為可以接觸到更多的消費者而從中獲益。43歲的北京家政人員葉曉蓉(Ye Xiaorong,音譯)表示,她今年3月註冊了阿姨幫,並因此吸引了很多新客戶,提升了需求。

「我以前既沒有固定工作,也沒有固定收入。」葉曉蓉說,她之前曾經靠在地鐵站外開「黑摩的」(違法摩托車的士)賺錢,每趟的費用最低只有5元人民幣(0.75美元)。而現在,她每天早晨都能通過短信了解自己一天的工作安排,每天至少會工作7個小時。

「我真的很喜歡現在的工作,這讓我有了責任感,還能獲得固定收入。」她說。

隨著中國智能手機普及率的增加,用戶的消費習慣也在隨著這一趨勢發生相應的變化。

在上海擔任廣告文案的李歡歡表示,應需服務應用已經改變了她這代人的購物方式。

「如果我媽媽餓了,或者想買件新衣服,她可能到附近的餐館點餐,或到附近的商場購物。」李歡歡說,「如果換成是我,我會通過手機完成所有事情。」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