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也能享有外派工作機會嗎?

Image copyright Jennifer Drabble
Image caption 珍妮佛·德拉布爾得到了巴克萊的一份外派工作,這已經成為了她的優勢(圖片來源:Jennifer Drabble)

當珍妮佛·德拉布爾(Jennifer Drabble)決定從公司的倫敦總部調到約翰內斯堡時,她知道要適應自己的第一份海外工作並非易事。

她並沒有急於求成:從倫敦搬到南非後,她先是在那裏工作了6個月,現在凖備再待上幾年,甚至更長時間。一年後,當初所冒的風險給德拉布爾帶來了回報,她如今已經是巴克萊非洲集團(Barclays Africa Group)的數據驅動產品經理了。她獲得了一年的管理經驗,這是身在倫敦的多數同事夢寐以求的。不僅如此,德拉布爾還把當地的高管當成了導師。

「我獲得了巨大的曝光和晉升機會。」她說。

但隨著越來越多的女性參與外派工作,德拉布爾這樣的人已經不再是少數。儘管女性對這些工作的興趣逐步提升,但相比於男性而言,獲得海外工作機會的女性高管人數仍然相對較少。

「女性接受海外工作機會的意願跟男性一樣強,只是她們獲得的機會太少了。」 Catalyst 副總裁辛西婭·艾姆裏奇(Cynthia Emrich)說,這是一家位於紐約的國際非營利組織,主要任務是提升女性的職場地位。

根據「Catalyst」 2012年發佈的報告,大約只有17%的女性獲得了海外工作機會,男性則達到28%。報告顯示,儘管跟男性有著同樣的海外工作意願,但64%的女性表示,她們從來沒有獲得這樣的機會,而男性的這一比例僅為55%。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Catalyst的報告顯示,大約只有17%的女性獲得了海外工作機會,男性則達到28%(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善意的性別歧視

即便企業都表示,他們希望通過導師計劃和領導力研習班提升有潛力的女員工的職業前景,但很多公司還是不鼓勵她們擔任引人注目的全球職位。很多公司在分配外派職位時都會直接把女性過濾掉,因為他們認為女員工很難說服自己的配偶隨之搬到海外,也很難應對因此產生的各種困難

「有的公司認為,家庭責任和義務是阻止女性職業發展的障礙,但他們卻不會以這種眼光看待男性。」艾姆裏奇說。

有的公司還持有一種頗具誤導性的觀點,他們認為,一些女員工的配偶擁有更好的職業,因此不願前往海外工作。她表示,在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導致很多公司認為海外工作對女性的重要性不大,或者吸引力不強。

「當決策者從內心考察一系列比較有潛力的人才時,就會產生一種『善意的性別歧視』,而且還會有意無意地作出假設。」艾姆裏奇說。

Image copyright ThoughtWorks
Image caption ToughtWorks公司參加高級領導力項目的女員工數量超過以往幾年(圖片來源:ThoughtWorks)

為了增加女性的機會,一些公司會對人事經理和高管施壓,要求他們任命海外工作任務時均衡考慮男性和女性員工。擁有40個辦事處的國際軟件諮詢公司「ThougtWorks」便是其中之一。

「其中的一大關鍵是不要一味假設女性會因為家庭責任而對這類工作沒有興趣。」 ThougtWorks 首席技術官麗貝卡·帕森斯(Rebecca Parsons)說,「我們會盡量不局限於常規候選人。」

2012年,該公司參加高級領導力項目的女員工數量超過以往幾年,並且新增了兩個專為女性開設的領導力項目。這便邁出了第一步,可以借此將女員工派往海外,並使之最終擔任國際職位。她補充道,在最近對印度高管職位進行調整後,一位男性和一位女性分別得到了一個空缺的職位,展現出了「意識變化」。

追求外派

Catalyst 的艾姆裏奇補充道,很多公司仍然不希望將海外職位作為一種將女性管理者融入繼任計劃的方式。儘管有證據表明,海外職位往往是晉升為高管的快速通道,但在支持隨遷家庭、解決個人擔憂或為隨遷配偶提供工作機會方面,企業卻並沒有提供太大幫助。例如,企業仍然認為女性有了孩子後會有所「退縮」,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的丈夫身上,從而通過丈夫的職業發展獲得回報。

「有時候其實只要落實一項政策措施即可:不要想當然,而是要親自詢問有潛力的男性和女性員工,了解他們是否願意接受外派工作。」艾姆裏奇說。根據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2015年發佈的報告,雖然60%的跨國公司希望通過提供外派工作來培養未來的領導者,但只有22%願意增加相同職位上的女性數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有71%的千禧一代女性希望到海外工作,這可能扭轉當前的趨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帕森斯表示,ToughtWorks沒有設定女性的外派名額。相反,該公司會與有意到海外工作的女高管展開一對一的溝通。有人希望申請更長時間的搬家計劃,或者要求所謂的「探親假」,以便回家與家人團聚。

「很多類似的問題都需要展開一對一的溝通,以便確定她們可能希望獲得什麼樣的支持才能接受這份工作。」帕森斯說。她目前位於美國西雅圖,但曾經在英國和南非等地擔任過國際職位,目前負責指導公司內部的女管理者。

還有人看到了轉折趨勢。即便在海外工作的女高管並沒有增加,但年輕的外派女性卻與男性數量相當。但根據普華永道的研究,有71%的千禧一代女性希望到海外工作。

倫敦的外派管理人員論壇(Forum for Expat Management)是一家專門促進企業招募外派人員的組織,該組織內容主管克萊爾·特南特-斯庫爾(Claire Tennat-Scull)表示,隨著女員工的數量增多,千禧一代的性別多樣性還將滲透到高管序列中。

「他們或許不夠老,經驗也不夠豐富。」她說。但幾年之後,「可能會有更多外派女性員工得到晉升。」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