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待命的工作有什麼好處?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我們都認為,老闆希望我們能夠隨時待命。(圖片來源:iStock)

特拉西·菲亞特(Traci Fiatte)喜歡在周日晚上查收電子郵件。這可以幫助她提前為下一周的工作做好凖備。

但在大約五年前,身為人員安置公司Randstad US集團的總裁,菲亞特意識到自己這種工作狂的個人作風會在員工中產生寒蟬效應。

「我在員工離職面談時發現,人們不希望得到提拔,因為他們擔心一旦被提拔,可能就會失去個人生活。」菲亞特說,「這實在令我感到吃驚。因為看到我這麼做,他們才這麼做。」

與菲亞特一樣,越來越多的人在原本應該享受閒暇時光的時段內夜以繼日地工作,或者到辦公室裏加班。美國心理學協會2013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有超過半數受訪者在周末、節假日或病假期間每天至少會查看一次工作信息。

但美國心理學協會卓越組織助理執行總監大衛·巴拉德(David Ballard)表示,這並非對所有人都是壞事。美國心理學協會調查的很多職場人士都表示很高興能將工作與個人生活融為一體。約有71%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可以控制自己的工作時間,還有56%的人認為科技降低了他們的工作難度。

Image caption 克里斯·黑爾不在乎隨時待命,因為這為他賦予了更多的自由,可以抽出時間跟家人相處。(圖片來源:Chris Hale)

「積極的方面令人意外。」巴拉德說,「人們表示,這提升了生產力,加大了靈活度,而且簡化了他們的工作流程。」

克里斯·黑爾(Chris Hale)2014年創辦了貿易融資公司Kountable,他並不在乎放假期間處理工作,因為這樣一來,他就能在跟家人和朋友相處的時候運營自己的公司了。去年夏天,他跟家人一起乘船出海時,就收到了投資人打來的緊急電話。由於周圍的環境很嘈雜,他不得不爬到救生船裏接電話。

「我認為,最容易讓我抓狂的方式就是定時上下班。」黑爾在電子郵件中說。

高管教練克雷格·道登(Craig Dowden)也在多倫多經營著自己的公司,他表示,隨時待命讓一些人感覺自己對所在的組織至關重要。如果你覺得自己就懷有這種想法,那麼當你深夜看到老闆發來的電子郵件時,或許會感到一絲激動。

「手機提示燈就像在說『我很重要』,這充分迎合了我的自我價值感。」道登說。

Image caption 隨時待命讓一些人感覺自己在工作中的地位很重要。(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菲亞特解釋道,很多較為年輕的員工都很看重即時性,他們喜歡在收到信息後立刻作出答覆。她指出,畢竟,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就已經習慣了在智能手機上看到問題後立刻尋找答案。

隨時待命的文化究竟會給員工造成負擔,還是讓他們感覺良好,關鍵可能在於所有權。當湯姆·克里德蘭德(Tom Cridland)兩年半之前在倫敦創辦了自己的同名時裝品牌時,他感覺自己永遠停不下來。「我當時對收到的每一封電子郵件都很重視,周六晚上會工作到很晚,周一早晨也會很早起牀。」克里德蘭德在電子郵件中寫道。

直到他的女朋友加入公司,成為他的商業合伙人,他才感覺自己能夠更好地平衡工作與生活。「儘管身為創業者,我們需要隨時與辦公室保持聯繫……但利遠大於弊。」克里德蘭德說。

兩邊擠壓

但對其他人來說,之所以隨時待命,只是因為他們覺得老闆希望自己這麼做。

「組織可以直接或間接地強化信息,使員工達到隨時待命的狀態。」道登說。科技使得他們可以隨時隨地工作,這便會導致原本非常典型的工作日構成元素變得含糊不清。

想想那些下班後發郵件的老闆吧,他們從來沒有明確表示要在何時收到答覆。在這種模糊不清的環境中,我們更喜歡模仿上司和優秀同事的行為習慣。除此之外,來自上司的壓力、對企業利潤的高度關注、不同時區間的時差以及喜歡模糊工作與個人生活之間界限的新生代員工,都使得隨時待命的預期有增無減。

Image caption Randstad於2014年調查的員工中有42%感覺不得不在度假時處理工作。(圖片來源:iStock)

人員安置公司Randstad於2014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有42%的員工感覺不得不在度假時處理工作。還有45%的員工感覺必須要在下班後回復郵件,47%的員工感覺生病期間不工作會有負罪感。2015年,Randstad的調查披露了三分之一的員工必須因為工作而取消度假計劃。

但實際上,回復郵件或隨時待命或許並不像我們想像得那麼必要。當菲亞特發現她在下班後發送電子郵件的習慣讓員工以為他們必須立刻回復時,她便與她的管理團隊採取了一些措施,明確告知員工每封郵件的緊急程度。菲亞特仍會在周日晚間工作,但她現在會選擇在周一早晨發送郵件。如果下班後出現真正緊急的情況,她會直接打電話通知員工。

菲亞特現在公開鼓勵員工在度假時與工作斷開聯繫。「我們並不是在處理以色列和平問題。」她說,「我們只是人員安置公司——安心度假吧。」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