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座城市「找房子是一份全職工作」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在這個地球上最幸福的國家裏卻很難找到實惠的房子。

多年以來,丹麥在各種調查中屢次高居全球最幸福國家的榜首,這主要得益於該國一流的生活品質、有利的創業環境,而且能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實現良好的平衡。但現在,丹麥及其首都哥本哈根可能因為高漲的房租令很多人望洋興嘆。

畢竟,人氣是要付出代價的。隨著哥本哈根的人口快速增長,大舉湧入的新移民引發了住房短缺,尤其是在供不應求的租房市場。哥本哈根市政府預計,該市人口到2016年底將增長1.1萬,到2027年則會增長整整10萬。

「哥本哈根的人口今年將突破60萬大關。這意味著我們仍然面臨著巨大的需求,需要建設哥本哈根的工薪階層買得起的房子。」該市市長弗蘭克·詹森(Frank Jensen)說。這座城市希望為中低收入階層建設9,000套住宅,並且採取了一些措施避免讓哥本哈根成為一座只有豪宅的城市。

影響因素

哥本哈根的住房供不應求有兩大主因——越來越多的丹麥夫婦組建家庭後都選擇留在市中心,而沒有搬到附近的郊區;與此同時,還有越來越多的人從其他地方搬到哥本哈根。該市官員表示,未來十年需要新建4.5萬套住宅才能滿足需求的增長。

這座城市有很多新興區域,最著名的當屬Nordhavn、Carlsberg Byen和Sluseholmen,這三個地方之前都曾經是工業區。但作為專門幫助外籍人士尋找住處的Copenhagen Housing公司的老闆,夏洛特·拉森(Charlotte Larsen)擔心,這些地方未必能給正在租房子的人帶來好處。

「不幸的是,哥本哈根新建的公寓多數面積都很大,價格都很貴。我們需要面積更小的公寓,而且月租要低於1萬丹麥克朗(約合1,500美元)……才能滿足市場需求。」 Carlsberg Byen的一套97平方米的公寓或者Nordhavn的一套70平方米的公寓售價大約340萬丹麥克朗(501,422美元)。相比而言,Nordhavn一套100平方米的海景公寓目前的月租為1.8萬丹麥克朗(2,655美元)。

耗費精力

拉森表示,哥本哈根的租房市場已經變得異常複雜,競爭也十分激烈。「想要搬到這座城市的人面臨的最大挑戰是,目前可以出租的公寓數量太少,需求遠超供給。」她說。為了尋找一套符合自己心理價位的公寓,花上三個月的時間並不罕見。

2015年從葡萄牙返回丹麥的特賴恩·勞曼·派德森(Trine Lohmann Pedersen)也很認同這個觀點。「早晨第一件事情就是訪問門戶網站,不斷刷新頁面,否則新房源可能幾個小時就消失了。」她說。由於會說丹麥語,所以派德森在尋找房源時沒有語言障礙,但即便如此,「找房子仍是一項全職工作。」派德森花了兩個月才找到一套公寓。

當地政府為了穩定租房市場而出台的監管政策進一步加劇了這一問題。與紐約市類似,哥本哈根的政策人為壓低了大批位於市中心老建築裏的公寓租金,導致這些房源很少釋放出來。拉森解釋道,這也導致不受租金政策控制的房源(例如1991年以後翻修或建成的公寓)租金高企。受到政策控制的70平方米公寓月租低至6,400丹麥克朗(943美元),而在公開市場上,市中心的一居室公寓平均租金達到8,634丹麥克朗(1,272美元)。根據2015和2016年的報告,1991年之後建成的出租房約佔1%至6%。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如果你能找到房源的話,Nordhavn的一套100平方米的海景公寓目前月租為1.8萬丹麥克朗(2,655美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

房東也在不斷上調預付款來保障租約順利實施。例如,為了保證能夠租到房子,提前支付7個月的房租並不罕見(3個月的房租是定金,3個月是預付租金,剩下的則是第1個月的租金)。很多人都要通過貸款的方式來支付房租。

遠離市區

與很多廣受歡迎的大都市一樣,如果你選擇遠離市中心的地方,房價就會大幅降低,選擇餘地也會增多。「關鍵是設定合理的預期,不要一味盯著市中心,而要做好住在其他地方的凖備。」拉森說,「借助公共交通系統,很多外圍區域距離市中心的通勤時間都在半小時以內。」

曾經在英國當老師的亞歷克斯·羅斯(Alex Ross)於2016年3月搬到哥本哈根。「很難在我們的預算範圍內找到住處,但在我們的目標區域之外尋找就會容易一些。我們希望靠近哥本哈根,但也很願意住在城外,因為這能幫助我們多省點錢。」

羅斯剛剛來到哥本哈根時的做法也很靈活。「我們來到哥本哈根的第一步是住進一套共享公寓。這樣做很有好處,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還能認識一些朋友。」

搬到這裏之前一定要做好功課,還要設定符合實際情況的預算。來自加州聖迭戈的卡拉·王(Kara Wong)就發現,這裏的房價遠高於她的預期。

「為了在這座城市找到住處,我最終不得不把預算上調了大約25%。我最終入住的地方也不在我最開始選定的幾個社區的範圍之內。」但她仍然很喜歡這座城市,「想要在這裏找到住處,要麼做好失望而歸的凖備,要麼只能大幅上調預算。」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