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病上班背後的微妙心理學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Alamy)

如果你以為「wickie」(譯注:working sickie,指「帶病工作的人」)是板球運動裏的一個詞匯,或者是哪一家知名網站,那你很可能就是帶病工作大軍中的一員。

作為「出勤主義」的典型代表,帶病上班或許不會給你的工作帶來幫助。最近的研究表明,如果你帶病工作,績效就會降低,出錯率會增加,注意力也會降低。另外,由於總是不停地乾咳流涕,你也很有可能干擾周圍的同事。

但還有另外一種極端情況:就是那些其實並沒有那麼不舒服,但也裝病請病假的討厭同事。

多數人都位於這兩種極端情況之間。但卻不能忽視來自同事的壓力——例如,儘管某人看起來身患重病,但依然堅持上班,並因此得到了表揚;或者你的老闆巧妙而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態度,讓你知道他並不贊成員工請病假。如果再考慮到工作保障和薪水問題,要不要請病假就不是個簡單的問題了。

是否能夠通過某種方式掌握請病假的恰當時機?

堅持工作背後的心理學

人們為什麼生病了還認為自己有責任去上班?東安格利亞大學的研究人員認為,這是較高的工作要求和職場壓力以及缺乏工作保障共同作用的結果。

根據常識便可判斷生病期間是否應該請假,但跟老闆打交道卻不能單純依靠常識。並沒有一種客觀的衡量標凖幫助我們判斷一個人的病情達到什麼程度才應該請假在家,導致人們在請病假之前更加猶豫不決。

「我還發現,對於那些工作起來十分投入以及有工作狂傾向的人來說,無論他們病得多重,都不太可能請病假。」英國貝德福德大學職業健康心理學教授蓋爾·金曼(Gail Kinman)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雖然身患肺炎,但依然帶病在紐約參加了9/11紀念活動。她隨後休息了好幾天。(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另外,我們還會把老闆當成榜樣,生病後都會效仿他們的做法。

「如果你的上司崇尚『出勤主義』,他們可能希望員工也像自己一樣,而他們的員工在請病假時也會比較遲疑。」金曼說。

正因如此,精力充沛的A型老闆才讓人覺得缺乏同理心。如果你覺得老闆不太理解身患流感的人是何感受,那就不太可能打電話請病假——即便你內心認為應該這麼做。

但根據東安格利亞大學的另外一項研究,與具備極高上進心的人一樣,那些感受到同事或老闆巨大壓力的人也會在生病時照常上班。而感覺疲倦或遭到排斥的員工,在需要請假時則會更加焦慮。

上牀休息

你可能認為,不過是一場小感冒而已。你會自我安慰說,只要忍受一天的噴嚏或鼻塞就沒事了。但實際上,在你還沒有病得更重的時候,最好還是在家裏休息,以免拖延病情,累垮身體。

澳大利亞悉尼費爾菲爾德醫院(Fairfield Hospital)全科醫師邁克爾·塔姆(Michael Tam)建議在重感冒初期請假休息,尤其是當你所在的行業需要跟很多人密切接觸,例如服務行業,或者你從事的是(醫療)照護工作。

即便你在辦公室裏工作,塔姆也建議採取同樣的做法,因為遠離人群可以避免疾病傳播。如果是腸胃疾病呢?那就應該請假兩天,以待嘔吐和腹瀉症狀消失。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在某些國家,法律無法保障帶薪病假的權利。(圖片來源:iStock)

薪水問題

根據金曼的研究,很多國家的法律都會確保全職員工和部分長期兼職員工可以享受一些帶薪病假,澳大利亞便是其中之一。而在美國和部分亞洲國家,即使有這方面的保障也很缺乏力度。這就不難理解某些領域需要依靠出勤率來保護自己的收入或工作了,這也就提高了帶病工作的機率。

即便是在很多勞動法規相對健全的發達國家(例如新加坡),員工也必須在某個崗位上至少工作3個月才有資格享受帶薪病假。

「如果組織裏面人手不足,如果組織制定了懲罰性的病假政策,如果員工的工作是醫療保健和社會關懷等輔助性行業,無法享受帶薪休假所帶來的問題就更為嚴重。」金曼說。

一些合同工和自由職業者對這種兩難困境深有感觸。據估計,澳大利亞約有24%的勞動者簽訂了某種形式的非正式合同。而美國自由職業者聯盟的最新研究顯示,全美有35%的勞動者是合同工或自由職業者。

「如果我不出勤,就拿不到薪水。」倫敦房屋建築工人肖恩·紐曼(Sean Newman)說。

與此同時,在悉尼政府部門工作的尼克爾(Nicole,她不肯透露自己的全名)表示,當她感冒時,通常都可以在家裏工作半天,但卻無法堅持在辦公室上一整天班。如果已經身患重感冒還要強打精神出門通勤和開會,就會加重病情。但她的主管卻明確表示,沒有中間狀態:「要麼請假回家,要麼來公司上班。」

尼克爾表示,這種規定很難讓員工對自己的工作感到滿意。「生活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