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桑拿:芬蘭人下班後的社交活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脫光衣服,在木製桑拿椅上跟老闆「赤誠相見」的場景。那是我加入德國海德堡附近的一家計算機創業公司的第一周。我之前在蘇格蘭,那裏的社交指的是去酒吧喝酒。我從沒想過會赤身裸體跟同事一起站在戶外,任由冰冷的雪花落在皮膚上。

對我來說,那實在是一次巨大的文化衝擊。但在德國、荷蘭和芬蘭,跟同事一起洗桑拿卻並不罕見。在芬蘭,一絲不掛地見到自己的老闆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芬蘭是個非常平等的國家。我們沒有嚴格的社會階層。」赫爾辛基的芬蘭桑拿學會(The Finnish Sauna Society)首席執行官卡塔麗娜·斯蒂爾曼(Katariina Styrman)說,「跟老闆一起洗桑拿很正常。在那裏可以忘記頭銜和工資。」

她表示,在這個人口接近550萬的北歐國家,大約每2個人就擁有1個桑拿房。多數公司都有自己的桑拿房。

Image copyright Kristof Minnaert
Image caption 比利時人克里斯多夫·米爾納現在已經適應了在赫爾辛基遊戲開發公司Remedy Entertainment與同事一起洗屋頂桑拿(圖片來源:Kristof Minnaert)

與德國的男女混浴不同,除非一家人在一起,否則芬蘭人都會男女分開洗桑拿。即便如此,對於初來乍到的外國人來說,在原木搭建的桑拿房裏第一次跟同事 「赤誠相見」還是讓人感覺難以放鬆。「這有點像是一個必須邁過的門檻。」比利時人克里斯多夫·米納爾(Kristof Minnaert)說,他2013年來到赫爾辛基,加盟遊戲開發商Remedy Entertainment。該公司位於埃斯波(Espoo)的工作室和辦公室就有一個屋頂桑拿。「你必須脫光衣服進去,如果你系一條毛巾或者穿一條泳褲進去,會讓人感覺不快。」30歲的米納爾說,他目前是一名高級角色技術設計師。

但3年後的今天,他已經對周五晚上跟同事一起洗桑拿的例行安排更加適應了,在那裏,大家也經常喝啤酒,然後光著身子到戶外透風。他和他的團隊每周洗桑拿的時間約為1到3個小時。儘管他們不會正式安排會議,但仍會討論工作內容,有的時候有了好想法之後還會趕快回到辦公桌前去落實。

「這有點像去酒吧,但喝的不多,環境也讓人汗流浹背。」他說,「冬天感覺更好一些,因為戶外溫度達到零下30攝氏度。回到桑拿房裏會感覺重獲新生。」

Image copyright The Finnish Sauna Society
Image caption 赫爾辛基附近的芬蘭桑拿學會會員專享俱樂部(圖片來源:The Finnish Sauna Society)

由於獲得了老闆的邀請,米納爾還去過赫爾辛基附近的芬蘭桑拿學會會員專享俱樂部。那裏有很多用木炭製作蒸汽的傳統「煙霧桑拿房」(smoke saunas),坐落於白樺樹之間,可以俯瞰波羅的海。在這裏,很多前總統和其他領導人都會一絲不掛地與其他人混在一起洗桑拿,而且還有機會從碼頭一躍而下,跳入大海——即便是在冬天,人們也會在冰層上鑿出一個洞來完成這種活動。

諾基亞全球移動網絡產品銷售高級副總裁、芬蘭人托米·烏伊托(Tommi Uitto)解釋道:「在桑拿房裏,沒有頭銜,沒有衣服,沒有自我。只有你和你的想法以及你的言語,所有人都一樣。所以,這是更徹底的人際交流,去掉了所有不必要的裝飾。」

諾基亞在芬蘭境內的3個園區都設有內部桑拿。「這是理所當然的。」烏伊托說,「任何一個芬蘭人在申請到芬蘭公司工作時都會期待有一間桑拿房。」

烏伊托表示,他在職業發展初期還經常在桑拿房裏談業務。不僅如此,團隊成員們還會在桑拿房裏慶祝公司的成功業績和里程碑事件,而不會跑到餐館或酒吧去。但最近幾年,桑拿已經不再那麼引人關注了,部分原因在於芬蘭公司的國際化程度提高,工作安排也越來越緊湊。另外,由於男女分開洗桑拿,所以對很多人而言,這已經不再是一種公平的商務談判方式。

「似乎不應該把團隊一分為二。」烏伊托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雖然桑拿在瑞典、俄羅斯和荷蘭等其他北歐國家也很流行,但風俗和禮節卻差異極大(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風俗習慣

雖然桑拿在瑞典、俄羅斯和荷蘭等其他北歐國家也很流行,但風俗和禮節卻差異極大。

赫爾辛基德國-芬蘭商會副會長簡·菲樂(Jan Feller)曾經在這兩個國家都工作過。「對芬蘭人來說,桑拿是一個做回自己、與人相處的地方。」41歲的菲樂說,「對德國人來說,這純粹就是為了健康。」

他表示,在芬蘭,洗桑拿的人會自己往煤塊上潑水,但在德國,往往會由專人負責。「德國人會在桑拿房的牆上寫下明文規定,芬蘭人則感覺這種做法很可笑。」菲樂說。

在德國和荷蘭,你不會認為辦公室裏也應該有桑拿房。但如果你下班後跟同事一起去鍛煉,體育會所或健身房或許都會有桑拿房。

當零售營銷應用公司Spaaza創始人山姆·克瑞奇利(Sam Critchley)18年前第一次從他的祖國英國來到阿姆斯特丹時,他跟同事一起去打了一場壁球。比賽結束後,所有人都跑到桑拿區,然後脫了個精光。如果他穿著泳褲也沒人會在意,但作為在場的唯一一個外國人,他還是希望能融入集體。所以他也坐進桑拿房,然後摘下了毛巾。

「突然之間,一團蒸汽中忽然出現一位女同事,她問我,『你等下要過來吃點東西嗎?』然後,她打開了門,我突然看到三四個女同事並排坐在松木長凳上。」43歲的克瑞奇利回憶道,「我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用手捂住襠部。」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