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文解字 印度是怎樣改變英語的?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沿岸不時可見的露台,veranda,也是很久以前的「舶來品」。

它們就這麼存在著,往往並不引人注意。這些詞匯已經成為英語中的日常用語,比如戰利品(Loot)、涅槃(nirvana)、寬長褲(pyjamas)、洗髮水(shampoo)和披肩(shawl);平房(bungalow)、叢林(jungle)、 權威(pundit)和暴徒(thug)。

上面這些印度語中的詞語來自何方,又是如何流傳的呢?它們是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被流傳開來的?又是如何成為英語詞語而被收錄在《牛津英語詞典》中的呢?這種變化反映了英國和印度之間怎樣的關係呢?

早在英國統治時期之前(在東印度公司於 1615 年獲得印度次大陸第一塊領地之前),印地語、烏爾都語、馬拉雅拉姆語和泰米爾語等南亞語言就已逐步在各種外語中滲透。有一本重要著作記錄了英語-印度語口語中的單詞和短語的詞源。這部由兩位印度語言愛好者亨利·尤爾(Henry Yule)和亞瑟· C ·布尼爾(Arthur C Burnell)合著的著作名為:《霍布森-喬布森英屬印度詞典》(Hobson-Jobson: The Definitive Glossary of British India),於 1886 年出版。

該詞典的現代版平裝本剛剛出版,其編輯對英國統治時期之前的許多單詞做出說明。凱特·泰爾徹(Kate Teltscher)表示:「生薑(Ginger), 胡椒(pepper)和靛藍(indigo)等詞匯從古代的通道進入英語:它們反映了早期希臘和羅馬與印度的貿易,通過希臘語和拉丁語進入英語。 」

「『生薑(Ginger)』一詞來自印度喀拉拉邦的馬拉雅拉姆語,從希臘語和拉丁語流傳進入古代法語和古代英語。15 世紀,生薑被傳入加勒比海地區和非洲種植,於是,『生薑(Ginger)』作為一個詞語、一種作物和一種調味品,在世界各地得以傳播。」

全球貿易伴隨著歐洲征服東印度群島而擴張,印度語言也隨之大量進入英語。許多詞匯來自葡萄牙語。泰爾徹表示:「葡萄牙人征服印度果阿邦還要追溯到 16 世紀,當時,芒果(mango)和咖喱(curry)通過葡萄牙語進入英語,馬拉雅拉姆語和泰米爾語中,芒果是『mangai』,進入葡萄牙語變成『manga』,到英語中以『o』結尾,變成了『mango』 。」

她強調,南亞語言進入英語不只是簡單的東西文化交匯。我一直以為「ayah」一詞是指印度保姆,或者家政幫佣,今天我在新德里的大家庭就這麼用。她說,「『ayah』最初是葡萄牙語的一個詞,意思是家庭女教師或者護士,它在印度被葡萄牙人用來指稱保姆,後來又被印度語所吸收,隨後進入英語。」

Image copyright SPL
Image caption 辣椒(chilli)這個詞據信來自南美洲的智利,隨著紅辣椒這種作物被人帶到東印度群島,再進入印度。

《霍布森-喬布森英屬印度詞典》描述了「辣椒(chilli)」一詞非同尋常的演變歷程,詞典中的記錄是「紅辣椒的英-印語常用名稱」。詞典作者亨利和亞瑟認為:「這個名稱無疑是來自南美洲的智利,紅辣椒這種作物就是被人從智利帶到印度洋的群島,又從那裏進入印度。」

演變歷程與好惡

印地語、烏爾都語、馬拉雅拉姆語、葡萄牙語和英語等語言在 16 世紀和 17 世紀被傳遍全球,這也反映了語言文化隨時間的演變和重塑以及人們對自身周圍環境的適應。

有三個詞清楚展示了這一點:披肩(shawl)、開士米羊絨(cashmere)和天竺薄荷(patchouli)。這三個詞都從印度流傳出去,在 18 世紀成為英語單詞。

「提到開士米羊絨(cashmere),我們會將其與羊毛聯繫起來,它源自『Kashmir(喀什米爾)』一詞,是喀什米爾山羊所產的羊毛。」凱特·泰爾徹博士解釋說,「開士米羊絨(cashmere)與披肩(shawl)這個詞關係密切,後者源自波斯語,通過烏爾都語和印地語流傳進入印度,隨後又進入英語。」

Image caption 披肩(shawl)一度是英國上流社會女性酷愛的奢侈品。

「『披肩(shawl)』這個詞在 18 世界和 19 世紀進入英語,因為它是上流社會女性夢寐以求的奢侈品,如果某女性有個弟兄在東印度公司工作,她就會希望他能為自己帶回一條美麗的繡花披肩。」她繼續解釋,「『天竺薄荷(patchouli)』與『披肩(shawl)』有關是因為前者被用來阻止飛蛾,其濃烈的香氣在英國流行一時。」

但天竺薄荷很快又失寵了。她說:「19 世紀,隨著時間的推移,天竺薄荷被人們與頹廢墮落的法國女性和妓女聯繫起來。因而它被踢出了專寵範圍,隨後,在 1960 年代,它又被人們與嬉皮士運動聯繫起來。」

適宜的氣候

出生於倫敦、居住在布里斯托的尼科什·舒克拉(Nikesh Shukla)認為,印度對日常英語的重大影響反映了印度與大英帝國的相互依存關係。

舒克拉的最新小說《物質世界》(Meatspace)針對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進行了探討。他相信,大英帝國對英語的重塑與當今科技的作用同出一轍。舒克拉認為,「一方面,一些印度詞語對英語造成破壞,因為它們原本在英語中並不存在,如『陽台(veranda)』一詞。英國氣候寒冷,房屋不會設陽台,人們也不需要『寬長褲 (pyjamas)』 — 一種寬鬆的棉質褲子,但在氣候炎熱的地方,它們卻非常適合。」

舒克拉表示:「今天,像無線網絡(wifi)、互聯網(internet)、谷歌( Google)、電子郵件(email)和自拍(selfie)之類詞語已經普及,並沒有其他詞語能取代它們的存在,因此,它們也進入英語以及世界各地的其他語言之中。 社交媒體也改變了我們的談話方式,『讚(like)』、『關注(following)』和『大笑(lol)』這些都是英語中的新詞,它們都是新科技造就的,但我對於大英帝國受到眾多文化和語言的『破壞』感到由衷的高興。」

印度對英語的影響反映了語言的不斷流傳,也彰顯了前殖民地對現代社會的形成發揮的重要作用。凱特表示,「詞語的演變如此神奇,它以出乎意料的節奏和途徑傳播,而彼此之間還有著異乎尋常、不可思議的聯繫。」

欲閱讀 英文原文,請訪問 BBC Culture網站。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