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幕後女性何時才能熬出頭?

安吉麗娜·朱莉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安吉麗娜·朱莉 (Angelina Jolie) (圖片:Patrick Kovarik/AFP/Getty Images)

你也許會認為好萊塢的女性們正在經歷一段前所未有的黃金時代。畢竟,最新上映的那部女主人公很強悍的懸疑恐怖電影《消失的愛人》(Gone Girl),就是由女星瑞茜·威瑟斯彭 (Reese Witherspoon) 擔綱製片的。女星傑西卡·查斯坦 (Jessica Chastain) 近期也監製了浪漫劇《他和她的孤獨情事》(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

此外,我們還看到由安吉麗娜·朱莉 (Angelina Jolie) 執導並兼任製片的史詩級、二戰重頭大戲《堅不可摧》(Unbroken),該片業已成為奧斯卡提名討論的熱點。但事實卻是,這些繁榮只是例外情況。對於美國電影工業中的女性、尤其是那些想在最高票房電影的幕後擔任要職的女性來說,這只是一段艱難歲月。

聖地亞哥州立大學影視女性研究中心的最新賽璐珞天花(Celluloid Ceiling)調查發現,去年供職於好萊塢最佳電影工作室的所有導演、執行製片、製片、編劇、攝影師和剪輯師中,女性比例僅佔了 16%——比上一年的比例還小。該研究還發現,2013 年 250 部最佳電影的所有導演中,女性比例僅佔了 6%——這一數字甚至比 16 年前、賽璐珞天花年度調查剛開始時的情況還低。上述數據顯示,幕後女性員工的雇用情況已在原本蕭條的基礎上變得更為嚴峻。

紐約影視女性公司執行董事泰瑞·勞勒 (Terry Lawler) 表示:「人們對此義憤填膺,在導演行當裏女性數量驚人地少。相比之下,製片行當的情況雖說好些,但卻也未達到應有的數量。女性必須擔當 50% 的製片工作,而導演工作中的女性比例最終也應該達到 50%。」

這些數據帶來的並非僅是女性的非難。一些美國的大牌男星對此也給予了關注。從本·阿弗萊克 (Ben Affleck) 的憤慨中,便可窺見一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瑞茜·威瑟斯彭最近監製了懸疑恐怖片《消失的愛人》

他說:「女導演少得可憐,這種狀況不可原諒。我不明白怎麼會這樣,但看這樣的比例,其他行業的人也會對這種不公深感錯愕吃驚。」

女性導演的身影多見於紀錄片與影展電影,但這種情況也變得日益艱難,而好萊塢主流電影更是少見女性導演。可能是因為工作室把越來越多的關注,放在通常以青少年男子為受眾的所謂主力大片上。這些影片的導演工作總是會交付給男導演。

勞勒表示:「影視公司的經營者在選擇雇用導演時,常常戴著性別歧視的有色眼鏡。他們相信女性拍不出某些種類的影片、做不了主力大片和動作片;而這些恰好又是時下拍攝最多的片子。」

一些幕後工作由女性擔任的比例很低,另一個原因就是女性自己不爭取。

「我覺得這和人們相信自己能夠做什麼有很大關係,」英國演員朱麗葉·裏朗斯 (Juliet Rylance) 說道,最近她剛參演並首次監製自己的電影《白天與黑夜》(Days and Nights)。「我生長在一個全家都會創造與製作的家庭,所以做製片的想法對我來說是順其自然的小事。我覺得最關鍵就是要有信念,然後勇敢去嘗試。」

瑞茜·威瑟斯彭坦誠銀幕前的成功為她順利轉型成為製片人提供了保證。她監製的高分作品有《消失的愛人》以及《涉足荒野》(Wild),後者講述了一段關於一個女人長途跋涉 1100 英里(1770 公里)的故事。

她說:「我們在三年前成立了公司,是因為看到了市場上缺乏偉大女性的形像,這也是一個讓我們忙碌起來的機會。」

作為聯合製片,布魯納·帕潘德里爾 (Bruna Papandrea) 解釋說,她們的製片公司設定了明確的議程,以處理好萊塢幕後女性員工欠缺的問題。

她強調說:「我們公司的目標不僅是將偉大女性的形像搬上銀幕,同時還要和女編劇、女導演以及女攝影師一起合作。」

威瑟斯彭的公司只是電影製片世界的一個縮影。只有那些電影公司的高層做出了改變,女導演與女製片的就業前景才會得到改觀。

社會支持

但這種自鳴得意的傳統是根深蒂固的。賽璐珞天花研究創建人瑪莎·勞倫 (Martha Lauren) 稱:「那些好萊塢電影的高層 — 工作室和行會的領導們 — 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保持明顯的沉默態度。」

許多女性都在尋求其他同伴的幫助。演員凱蒂·赫爾姆斯 (Katie Holmes) 表示:「我認為女性之間應該相互扶持,電影事業很艱辛,我們都必須奮力向前、保持士氣。我們必須重視圈內其他女性正在做的努力,並向她們提供幫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演員凱蒂·赫爾姆斯稱:「我認為女性之間應該相互扶持」(John Shearer/Getty Images)

但資深演員埃斯特爾·帕森斯 (Estelle Parsons) 的立場則更加激進。她說:「我們應該更加勇往直前,我們堵在半路上,一直往前推進、不停地努力,然後就該覺悟地說些『去他的,讓我們另闢蹊徑吧,』之類的話。我認為咱們應該團結起來,帶著抱負,勇敢往前衝。」

在獨立部門中,女製片人擁有一些為其提供幫助的團體和影展項目計劃,要取得進展就會比較容易。然而在電影公司中,問題就難辦了。瑪莎·勞倫認為,只有在「外部組織進行干預和起訴」的時候,他們才會推進對女性就業不足問題的處理。

泰瑞·勞勒表示:「如果那意味著要對一些影片,或者從不雇用女性的電影公司進行抵制的話,我認為的確應該舉行一些這樣聯合的、專門的運動。」

直接行動

很明顯,這些措施會觸及他們的底限並且立竿見影。勞勒宣稱,如果電影公司能夠大步向前,雇用更多的女性,他們就會掙更多的錢。她說:「他們意識不到,因為不雇用女性、不講述女性的故事,自己少賺了許多錢;因為一些由女性執導的電影就曾經讓他們大獲成功。」

幕後女性就業不足並不僅僅是一個行業問題。否定女性導演、製片人和編劇們的作品還影響了上映電影的文化多樣性。本·阿弗萊克說:「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是在錯失良機。」

泰瑞·勞勒還表示:「如果你不能充分利用行業中一半人的智慧來拍攝有趣的電影、運用獨特的視角,那麼觀眾們一定會蒙受損失。」

但這些關切在唯利是圖的高管眼裏並非最重要的。女性在好萊塢的高層空間裏就是沒有多少影響 — 在美國的其他公司裏也是如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2010 年,凱瑟琳·畢格羅 (Kathryn Bigelow) 成為首位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女性

女製片人寒微的存在是電影行業史上的一個污點,也是最常被忽略的污點。身懷建樹的女星,有年度盛典的喧鬧和紅地毯上的榮耀,這一切都使人覺得好萊塢的女性們都非常不得了。

四年前,當凱瑟琳·畢格羅成為首位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女性時,很多人認為這張戰爭打贏了。但這卻是一場不可能一夜勝利的運動。行業內的許多女性都表示,要想和男人導演同樣多的大片,還有一段很長、很艱辛的徵程。

欲閱讀 英文原文,請訪問 BBC Culture網站。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