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市場緣何高燒不退?

Image copyright corbis
Image caption 《夢》

想像一下拉斯維加斯賭場大佬史蒂夫·韋恩(Steve Wynn)的驚恐之情:幾年前,正在他打算以令人瞠目的 1.39 億美元出售畢加索的名畫《夢》(Le Rêve, The Dream)時,他卻不小心用手肘將畫作捅破。

這幅畫作是藝術家描繪其年輕情婦瑪麗·特蕾絲·瓦爾特(Marie-Thérèse Walter)的肖像畫系列中的一幅,創作於 1932 年,那時他們正打得火熱。這樣的作品也是畢加索最吸引人的畫作,本來這位藝術家的作品價格可能再創新高,但卻因破相而受累,原先的買家——對衝基金大鱷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叫停了這樁交易。

經過一番巧妙的修複後,這筆買賣最終成交,但這次的價格卻是更令人咋舌的 1.5 億美元,不僅創下畢加索作品的新高,而且成為美國收藏家有史以來為一件藝術品付出的最高價格。這是一次私下交易,而公開拍賣也往往創下新的紀錄。去年,在紐約的一次拍賣中,愛德華·蒙克(Edvard Munch)的《尖叫》(The Scream)以近 1.2 億美元成交。

Image copyright corbis
Image caption 《尖叫》

在全球大部分地區深陷經濟泥沼之時,藝術品市場恍若世外桃源,為畫作或是雕塑作品豪擲數重金的交易時有發生。在財富新貴、新興經濟體、投機和追逐藝術時尚等因素的推動下,加上生活方式的選擇和奢侈品行業的發展,藝術品價值急劇攀升,對此,從畢加索名畫《夢》的命運就能可見一斑。

藝術品市場似乎能對抗地心引力,這也正反映著當今財富的本質。手中掌握的巨額資金,讓億萬富翁們有底氣縱情投入激烈的角逐,將最好的藝術品都納入囊中。畢竟,如果能像俄羅斯億萬富翁羅曼·阿布拉莫維奇(Roman Abramovich)一樣,願意豪擲近 10 億美元購買遊艇——有漂浮的宮殿之稱的日蝕號(Eclipse),那麼,花上幾百萬美元購買一幅不朽畫作也就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退一步講,即使你有能力再造一艘遊艇,也無法讓馬奈、塞尚、或是拉斐爾專門為你畫上一幅畫了。你不得不等待他們的畫作現身藝術品市場,才會有機會和其他收藏家競爭一番。

千變萬化的市場

過去 25 年來,藝術品市場規模大幅增加。據藝術經濟學家克萊爾·麥克安德魯(Clare McAndrew)統計,1990 年,約有價值高達 272 億美元的藝術品通過交易商和拍賣行成交。2007 年,在最近一次市場熱潮的尖峰時刻,這一數字幾乎翻了三番,達到 658 億美元。據克萊爾調查,與上一年度相比,2012 年藝術品市場規模雖然略有萎縮,但仍然達到令人驚艷的 560 億美元。

除規模不斷擴張外,藝術品銷售行業也由於新興經濟體的崛起而發生了深遠的變化。藝術品市場不再由歐美市場和歐美藝術家所主導,而已然成為一個全球化市場。就在兩年前,中國內地藝術品市場就不時有出手闊綽之舉,或許在一些樂觀其成的媒體報道的推波助瀾之下,中國儼然一躍坐上藝術品市場的頭把交椅。雖然目前中國藝術品市場已經回落,屈居次席,但在藝術品交易總額中,中國內地和香港仍然佔到 25%,僅次於美國的 33%。

很多被賣到中國的藝術品以往都為西方收藏大家所收藏。例如,11 世紀一幅黃庭堅的書法作品近期就以令人瞠目的 6380 萬美元高價在北京售出。

建立私人博物館(實為國家資助)已然成為一種風尚,這也推動著高端藝術品市場的發展。海灣國家,特別是卡塔爾,一直如飢似渴地為一系列雄心勃勃的博物館項目求購藝術藏品。卡塔爾皇室被認為是當今全球最大的藝術品買家,特別是卡塔爾埃米爾的女兒謝赫·瑪雅莎·阿勒薩尼(Sheikha Mayassa Al Thani),她一直是其中極為活躍的一分子。她都在買些什麼呢?她主要購買現代和當代藝術品,一般認為,卡塔爾是為藝術單品付出最高價格的買家——在 2011 年,其斥資 2.5 億美元購入塞尚的畫作《玩紙牌者》(The Card Players)。

Image copyright Cezanne
Image caption 《玩紙牌者》

冰火兩重天

對今天許多財富新貴而言,購買藝術品也讓其得以擁有令人艷羨的生活方式。在全球各地一輪又一輪無休止的藝術展、雙年展、拍賣會和各種活動中,藝術品畫廊和拍賣行是其中最為耀眼的明星。時尚雜誌、奢侈品和腕表廠商乃至銀行也競相躋身其中,藝術品越來越被其視為一種新興的資產類別。在諸如中國和印度這樣的一些國家,購買藝術品首先是為了投資,而不是藝術熱情或愛好所致。

藝術品市場的另一面卻是兩極分化,一方面,一小撮巨富推動市場行情,推高少量「藍籌」藝術家作品的價格,也讓少數大型藝術畫廊和拍賣行的荷包鼓鼓。但另一方面,從規模上看,中低端市場卻遠非景氣。因此,在藝術品市場整體繁榮的表象之下,實際上卻掩蓋了投資走向的嚴重失衡。

特別是中端市場,有些藝術畫廊面臨倒閉,還有許多也處境艱難。倫敦的畫廊 Hotel 儘管以其前衛設計風格而享有盛名,去年也進入破產清算。就在最近,紐約的尼科爾·克拉格斯布倫畫廊(Nicole Klagsbrun)和傑羅姆·德·努瓦蒙畫廊(Jérôme de Noirmont)也關閉了展室,開始謀求改變經營方式。

令人悲哀的是,藝術品似乎已越發淪為富人的遊戲。目前,市場對畢加索等藝術大家以及《夢》等名作的追逐熱情似乎難以遏制,對於年輕而不知名的藝術家而言,藝術品市場並非夢想般的美好。

請訪問 BBC Culture閱讀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