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心神振奮的文胸歷史

Image copyright Getty

有趣的是,時尚內衣女王尚塔爾·湯瑪斯(Chantal Thomass)早期其實是反對穿戴文胸的。隨著社會環境、時尚以及人們對女性身體看法的不斷改變,這種時尚內衣在近幾十年中的受歡迎程度也起伏不定。

「20世紀60年代女權主義出現,我們甩開了身上的文胸。而嬉皮士時代,我們在T恤裏面什麼也不穿,去沙灘的時候也赤裸著上身。如今再沒有女性赤裸上身在沙灘漫步了!」這位 70 年代把內衣當作時尚單品的先鋒,帶著一抹標誌性紅唇和黑色波波頭的法國設計師說道,「當年,我讓模特們穿著文胸走上時裝周的 T 型台,於是文胸就火了。」

當時,只有在巴黎的紅燈區皮加勒(Pigalle)才能找到像吊襪帶和半罩式文胸一類的性感內衣,「用的是低劣面料」。那時的人們認為內衣只是功能性的,湯瑪斯說,她過去的設計靈感來自更為女性化的時代,比如精緻的平面風格就源於上世紀20年代和30年代「精緻的配色、面料和刺繡」。

「那時候還有純手工製作的精美內衣,現在就太貴了,」這位將「支撐胸部」和打扮、展現胸部的傳統視作「文化遺產一部分」的設計師感嘆道。「歐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中世紀時期,儘管支撐胸部的程度各不相同,但這項傳統一直是我們文化中的一部分。」

湯瑪斯告訴BBC Cultures欄目,「真正讓人觸動的是我去亞洲旅行的時候,發現那裏並沒有文胸一說,她們對內衣是那樣的著迷。20世紀的亞洲女性仍然用[布帶纏繞]她們的胸部;她們從未穿過文胸,對於她們來說,文胸完全是個新事物。」

「Bra」(文胸)一詞是法語單詞brassiere的縮寫,字面意思是「女式緊身上衣,兒童背心」,製作過程非常複雜。早期設計的文胸是笨重而又複雜的奇品,還被稱為「巨石容器」(借用了貝特·邁德爾(Bette Midler)帶有諷刺意味的歌曲《奧托·提斯林》(Otto Titsling)中的"boulder holders"一詞),與如今高雅、高科技、高彈性的文胸相去甚遠。

《美國的文胸史:上托的革命》(Uplift: The Bra in America )一書中,有一段話描繪了上世紀30年代(文胸大批量生產的年代)的場景:「那些成年顧客以及因胸部過大而造成下垂的各年齡階段女性,終於可以買到圍度更長、有拼接襯墊、罩杯下有結實護帶、罩杯間有楔形嵌入布條、束帶寬大有彈力、骨質輕盈的文胸。」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很難查出文胸第一次出現是什麼時候,而關於類似文胸服飾的早期描述,還要追溯到古希臘時期(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這本書很厚重,其中還寫道,SH Camp and Company公司率先採用了字母A至D來表示文胸的尺寸和罩杯(現在已經擴展E、F、G 等杯罩了)。在這之前,「市面上長久以來都是採用可伸縮罩杯以適應大小不同的胸部」。

「文胸由很多小布塊拼接而成,是一種對技術要求很高的服飾,同時還需要設計不同尺碼以適應不同的罩杯大小,等等。文胸也是一種要求勤換勤洗的服飾,所以對縫接和構造的要求也很高。文胸和普通衣物十分不同;與肌膚直接接觸,同時需要非常結實。」

湯瑪斯回想起萊卡(Lycra)給這個行業帶來的影響(上世紀80年代受萊卡的影響很大),接著解釋道,「萊卡這種材質讓文胸變得更加舒適,也給設計帶來了新的可能。我過去一直很喜歡在內衣上印上瓦格斯(Vargas)的畫,看起來就像是女性的第二層肌膚。是萊卡出現之後我們才得以將這種想法實現的。」

很難查出文胸第一次出現是什麼時候,而關於類似文胸的服飾的早期描述,還要追溯到古希臘時期。現代社會的文胸通常都被視作緊身胸衣的繼承,然而這種說法有時也會受到挑戰。2008年在澳大利亞一座城堡的挖掘過程中,考古學家們發掘出四件破碎的文胸,與現代內衣的外形極其相似。於是引發了「先有內衣還是先有文胸」的爭論。

「進化有時候會停滯不前。」澳大利亞因斯布魯克大學的一位考古學家和研究員比阿特麗克斯·納茲(Beatrix Nutz)在smithsonianmag.com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論說道,「希臘數學家和地理學家埃拉托色尼(Eratosthenes)(公元前276~195年)當時就已經知道我們的地球是一個球體,甚至還計算出了它的周長。但是在整個中世紀,人們卻認為地球是平的。

當然,就重要性而言,文胸與地球的實際形狀相比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但很顯然早期確實有人發明了文胸,然後過時了,接著被人們拋在腦後,而在19世紀末期得以(重新)發明。」納茲還引用了兩處文獻記載,提到了可以看做是早期文胸的衣物。

「法國 13 世紀一位名叫亨利·曼德維爾(Henri de Mondeville)(1260-1320)的外科醫生曾發表過一篇報告,談及當時胸部過大女性的應對辦法:『她們往衣服裏塞入兩個袋子,根據胸部調整並收緊,每天早上把胸部放入袋子裏,再用調整帶系緊,』」「15世紀一位不知姓名的德國詩人在一首帶有諷刺意味的詩中寫下了這樣的句子:『漫步在街上的女人,戴著她們手工製成的胸袋,如此,朝她們打望的年輕男子,眼光停留在了她們美麗的胸部。』」

Image caption 世界上最大的文胸,由勞倫斯·比倫 (Laurence Billon) 設計(圖片來源:Pierre Boussel/AFP/Getty Images)

D罩杯風暴

科琳·希爾(Colleen Hill)是時裝技術學院博物館副館長,最近組織舉辦了一場名為「若隱若現:內衣發展史」的展覽。她說,卡多爾 (Cadolle) 作為法國歷史最久的內衣品牌之一,「向大眾引入了我們今天所了解的文胸,無疑是頗具影響力的」。而在其網站上,這家品牌也將文胸的發明歸功於品牌的創始人赫米尼·卡多爾(Herminie Cadolle),稱她是一位「女權主義者和革命者」。「在19世紀末期的美好時代,她想要將女性的身體從緊身胸衣中解放出來……她當時設計出的樣式是如此小巧,已然就是現在的文胸。」

1889年問世的文胸,實質上是一件兩片式緊身胸衣,「它帶來了稍微多一些的活動空間。」希爾解釋道,「到了20世紀早期,文胸的發展也和女性發揮了更多職能息息相關;丟掉緊身胸衣,選擇更有彈性的緊身褡或文胸,不僅會讓你的身體線條更為現代,還會帶給你更大的靈活性,更多的活動空間,以及更加現代的生活方式。」

在所有最具變革性的文胸當中,希爾特別提到了時尚設計師魯迪·吉恩裏希(Rudi Gernreich)的發佈於1964年的「隱形文胸」設計。這是第一款極簡主義文胸,非結構化設計徹底告別了1950年代沉重的魚雷式文胸。然而在研究吉恩裏希展演的同時,希爾發現了一個更早的例子。

「我當時正在瀏覽1940年代一本關於緊身胸衣、文胸和內衣的商業雜誌,然後我發現了一種用透明衣料製作的文胸。」她回憶道,「它之所以能讓我在內容繁多的雜誌裏,從密集的文字和插圖中一眼看到,是因為該雜誌的創始主編在這幅插圖上畫了一個圈,接著又畫了條線一直連到那一頁頂部的兩個字:『噁心!』。」

「我之前曾經研究過魯迪·吉恩裏希的『隱形文胸』,以及這種文胸獲得如此成功以及高銷量的原因。隱形文胸影響之大,風靡了上世紀70年代,甚至今天也還能見到它的身影。很顯然人們在60年代就已經凖備好接受這種風格了,但是在40年代還尚未凖備好……這確實與人們對女性身體的接受程度有關。」

Image copyright PA

視覺遊戲

30年後,麥當娜用自己的行動為文胸正名,用錐形文胸表達她對女性特徵及女性權利的見解(儘管女權主義者曾認為文胸象徵著束縛而加以抵制)。在她名為「金髮雄心世界巡迴演唱會」中,這位歌手身著由讓·保羅·高緹耶(Jean Paul Gaultier)(這位設計師在他的創作生涯中最喜歡玩的概念就是內衣外穿)設計、帶有錐子形文胸的緊身胸衣。「錐形文胸充滿挑釁意味,同時又十分性感、有趣。」

希爾說道,「我驚喜地發現,高緹耶在緊身胸衣、束腰帶上的興趣與他童年的經歷其實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在他小時候,女性其實已經不穿這種緊身打底內衣了,當他在祖母的衣櫃裏發現這些衣物的時候,只覺得過時而又奇怪。而最後他將這些內衣變為時尚單品的想法實在很有意思。」

同樣,在1994年,神奇文胸(Wonderbra)品牌推出的由艾倫·馮恩沃斯(Ellen von Unwerth)拍攝、愛娃·赫茲高娃(Eva Herzigova)主演的「你好男孩」(Hello Boys)廣告引起了不小爭議。廣告中,愛娃穿著帶有內墊和鋼絲的文胸,乳溝驚現。該廣告傳達了一種希望女性接受自己性別特徵的理念。《標凖晚報》曾報道,這位捷克籍的模特一直堅稱這項活動旨在「增強女性自主權」。

在希爾看來,不論是反對還是支持,女權主義和燒燬文胸行為之間的聯繫有些難以理解。「這又讓人回想到了1968年反對美國小姐大賽的抗議活動。

當時反對美國小姐選美大賽的女性們向所謂的「自由垃圾桶」之中扔了許多東西;扔掉的不僅僅是文胸和束腰帶(儘管它們是通向自由之路上的成果),還有高跟鞋、化妝品和女性雜誌。

當然,並沒有真的點火把它們燒光。在我看來,歷史中總有這樣的人,他們宣稱已經燒燬了某些東西,而大多數人都認為這種行為只是象徵性的『燒燬』。」比如湯瑪斯,一開始她為了不穿文胸的自由而雀躍歡呼,最後又將穿著內衣視為絕對女性的標誌。人的個性和表達總是千變萬化,人們對文胸的感知變化也不會停息。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