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外交官的秘密武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美國藝術家傑克遜·波洛克的作品在伊朗展覽

在冷戰處於白熱化期間,美國國務院在打擊共產主義的鬥爭中部署了一種新型武器——爵士樂。在20年間,美國派出了一些最偉大傑出的音樂家——迪茲·吉萊斯皮(Dizzie Gillespie)、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杜可·埃林頓(Duke Ellington)——到非洲、亞洲、中東乃至蘇聯演出。在蘇聯,本尼·古德曼(Benny Goodman)在紅場(Red Square)中吹奏他的單簧管以爭取人心。1955年11月6日,《紐約時報》在頭版報道:「美國的秘密武器乃小調布魯斯。」而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則被譽為「最有成效的布魯斯大使」。

美國並沒有派出傳統的交響樂團和首席芭蕾舞演員。那麼還有什麼能比這些將音樂帶向令人激動的新方向的獨奏者演奏幾段生氣勃勃、自由流暢的樂曲更好地宣揚美式價值觀呢?爵士樂似乎充分體現了個人做自己想做之事的自由。此外,其中大多數音樂家是黑人,他們被派到國外,旨在證明美國是開明的——這一點尤為重要,因為當時美國面臨著種族對立問題。美國南部地區的種族隔離和民權鬥爭損害了國家的形像。而蘇聯的宣傳機器轉而嘲諷美國所描述的理想空洞無物。

毫無疑問,爵士樂大使們自己也賺的盆滿缽滿,而且還成了名噪一時的人物。事實表明,他們成功了,他們的音樂為人賞識。但其中的許多人對鼓吹美國的輝煌感到不舒服,他們還公開譴責國內政策。迪茲·吉萊斯皮參加了美國國務院(State Department)安排的首次海外之行,但不願出席官方情況介紹會,表示「他不會為美國的種族主義政策道歉」。他回絕了為國務院正在拉攏的重量級精英人物表演的邀請。相反,他與當地音樂家一起即興為窮人演奏。

文化的其它外交用途是秘而不宣的。20世紀90年代,據透露,作為針對共產主義陣營的宣傳攻勢的一部分,美國中央情報局暗中培植並推廣美國現代藝術,特別是抽像表現主義,其中包括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馬克·羅思科(Mark Rothko)、羅伯特·馬瑟韋爾(Robert Motherwell)和威廉·戴庫寧(Willem de Kooning)的作品。選擇這一藝術類型的原因在於,它與蘇聯及其盟友死板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形成了強烈鮮明的對比。當中情局資助這一行動的消息得到證實時,這些藝術家的真誠和動機便遭受了質疑,他們的信譽在某種程度上受到損害。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被譽為「最有成效的布魯斯大使」

軟實力

以上是軟實力用途和局限性的實例。軟實力一詞由美國學者約瑟夫·奈(Joseph Nye)提出,他把硬實力和軟實力進行了區分,前者指通過金錢和槍炮傳遞的力量,後者指通過吸引力長期獲得的影響。一些軟實力外交的支持者主張,文化活動可以和更明確露骨的措施一樣有效。柏林文化外交學會會長埃米爾·康斯坦丁內斯庫(Emil Constantinescu)博士認為:「從本質上說,文化外交具有固有的創造力和建設性,而『硬實力』則具有固有的破壞性。」康斯坦丁內斯庫認為,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需要文化外交。而且他確信,如果推行文化外交,「有可能實現更多的合作,世界發生衝突的可能性會降低。」

然而,當人們把藝術用於為政治服務時,就會有衝突產生。政府的利益——任何政府——都難與藝術家一致。而藝術家並非總是聽從主人的吩咐,他們經常指責或阻礙外交努力。藝術家也並非總是站在正確的一邊,甚至並非是和平主義者——現今鮮有提及的是,在一戰前夕,許多詩人和畫家是衝突的鐵桿支持者。

此外,人們很難在表達一種思想的藝術品和宣傳之間做出區分:說教式的信息會事與願違地幫倒忙。即使在藝術帶有政治色彩的情況下,只有細緻入微,藝術的作用才最強大有力。無獨有偶,藝術為外交服務時的效果如何亦不可知。硬實力外交能形成正式的協議並促成法律的變更,然而,文化外交的結果則較難確定。

不過,儘管存在上述局限性,當今,文化外交仍頗為流行。英國文化協會(the British Council)發表的題為《影響和吸引力:文化與21世紀的軟實力競爭》的報告就描述了一種非同小可的轉變:亞洲、中東、俄羅斯、印度以及中國現今都十分重視軟實力。該報告的作者約翰·霍爾登(John Holden)告誡西方,不要因為其它國家對文化外交興趣的增強,而在自己的文化產品上有所退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韓國歌手鳥叔樸載相在全球大受歡迎

中國近年來不惜斥巨資推廣孔子學院。短短10年不到,孔子學院的規模如今已達300多家,遍布世界各地,旨在推廣中國的語言和文化。韓國正對大規模文化項目投入大筆資金,巴西亦然,後者正致力於展現足球和桑巴音樂的美妙之處。沙特阿拉伯在豪擲千金,建設新博物館和美術館。很快,羅浮宮(Louvre)和古根海姆博物館(Guggenheim)將在阿布扎比(Abu Dhabi)開設分館。此外,技術的新發展使得信息的傳播變得更加容易。或許並非刻意,但韓國歌手鳥叔樸載相(Psy)的《江南style》——被認為是2012年Youtube的一大奇觀——在某種程度上讓全世界對韓國產生好感。

為外交服務

去年,美國召開的一次文化外交研討會上,與會者再次呼籲「以更有效的方式更頻繁地使用文化外交和軟實力,以助力構建相互依存的和諧世界」。然而,這將是錯誤的做法。

當美國將爵士樂和抽像表現主義畫作送到國外巡演、展覽時,他們對自己的信仰及藝術所傳遞的信息有明確肯定的概念,那就是美國的生活方式、自由以及對幸福的追求。他們也知道誰是敵人。而現在的情況不再如此。如今西方想要宣揚什麼價值觀?對此並無公認的答案。

這種明確性的缺乏以及困惑感或許有助於解釋現在為何一些人想求助於軟實力——為了賦予外交某種方向。當然,人們對軟實力寄予厚望。英國智庫德莫斯(Demos)研究所發表的報告《文化外交》指出,文化能夠解決中東的亂局、恐怖主義、氣候變化問題,還能增強與移民群體的關係。這個要求和期望可能有點高——難度太大了。而且寄希望於文化解決一切問題也會帶來危險。

在呼籲使用更多軟實力之前,讓我們不要忘記近期外交政策帶來的災難。對伊拉克和阿富汗有爭議的軍事干預應促使我們發問:如果軟實力支持順從或至少未能質疑這種硬實力,那麼軟實力是否是個好主意呢?那些要求軟實力為硬實力利益服務的人正是那些應受到指責的官員。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