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世界各地美麗的傳統市場

Image copyright Getty

說到新鮮食材,長期以來英國和美國等英語國家和世界其他各國之間存在著一條分界線。英語國家的工業化進程起步早、發展快,導致了大量人群與他們曾經耕種過的土地之間的分離。

制冷技術、鐵路、不斷擴大的郊區和汽車的普及讓超市開始興起,我們吃的食物變成了真空包裝、有保質期、貼著品牌、打著廣告的食品。開車去城市周邊的大超市購物導致了家庭商鋪的關門,商業街的跌價,消費者、種植者和銷售者之間的互動也不如從前。

在英國和北美地區,室內集市一度扮演著超市的角色,正如今天在世界上許多地方,人們仍然想近距離地觀察他們凖備購買的食品,聆聽著市場上無可比擬的喧囂聲,沉浸在全方位的感官盛宴之中。

不止是這些司空見慣的樂趣,室內集市往往還是造型別緻、精心設計的建築物,因為它們扮演著用美食餵飽市民的角色,這讓它們與市政廳和禮拜場所享有同等的地位。儘管加工食品和超市的顯著增長不可撼動,室內集市仍在英美國家的部分地區蓬勃發展。

超級市場

洛杉磯是一座公路之城,絕大部分遊客甚至從未想過用腳瀏覽此地。但洛杉磯市中心有一個意外的好地方,那就是位於南百老匯街的中央大市場(Grand Central Market)。此座市場於1917年在荷馬洛夫林大樓(Homer Loughlin Building)一樓開業,由英裔建築師約翰·B·帕金森(John B Parkinson)設計,服務了一代又一代移民。今天,80%每日在此購物的人是拉美裔美國人,這從市場中大量的新鮮果蔬和西班牙熟食店裏就能看出。不過,絕大部分店鋪都在典型的美國風格的霓虹燈廣告牌下展示貨物,店主們把廣告牌懸掛在這座新穎大樓的鋼筋混凝土橫樑上——全美最著名的建築師之一弗蘭克·勞埃德·賴特(Frank Lloyd Wright)曾選擇在此地經營他的工作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西雅圖的派克街市場。(圖片來源: Getty)

位於海邊的西雅圖派克市場(Seattle』s Pike Place Market)於1907年首度開放,自那時起它就漫不經心地混雜了若干種不同的建築風格。坐落在幾座山坡的平地上,這座佔地9英畝(3600平方米)的市場提供了從最新鮮的太平洋海魚到當地工藝品在內的一切東西。作為一家公有住宅小區,這裏居住著大約500人,並給更多的人帶來了美食和歡樂。你當然可以在這裏品嚐壽司。早年,日裔美國家庭曾在這裏揚名立萬,擁有市場超過80%的貨攤,直到1942年國會通過法案宣佈整個二戰期間他們都將被送往收容所。派克市場今天依舊繁榮,提供了加工食品和暢銷零售食品之外的選擇。如果足夠幸運,你甚至能在「純淨食物和鮮魚」(Pure Food & Fish)的店鋪外看到索爾「鱈魚之父」阿蒙(Amon),你很難錯過他,他是派克市場呆了最久的攤主,西雅圖的傳奇人物。派克市場的建築與大人物總是形影不離。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威尼斯裏亞托橋(Rialto Bridge)附近的市場攤販(圖片來源:Getty)

就純粹的建築之美而言,歐洲和中東地區擁有最棒的室內集市。從富麗堂皇的宮殿到洋溢著藝術氣息的教堂,漁市場卻能從華美建築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很少有前往威尼斯的遊客不對設在裏亞托橋(Rialto Bridge)正旁邊的室內鮮魚市場留下深刻的印象。這座鮮魚市場自1097年起就開設在此地附近,不過集市所在的新哥特風格建築直到1907年由建築師多梅尼克·盧泊羅(Domenico Rupolo)和畫家塞薩爾·勞倫蒂(Cesare Laurenti)設計完成。抬頭仰望支撐著屋頂的立柱頂上的雕刻裝飾:它們刻畫的是魚頭,而不是更為經典的蝸形或葉形裝飾。

同富有藝術感的建築相得益彰的是這裏陳列的鮮魚和隔壁俄貝利亞市場(Erberia)販賣的新鮮蔬果。進入市場的最佳途徑是從大運河另一邊的聖索菲亞酒店前的貢多拉渡口乘坐渡船抵達。沿途是鮮魚、流水、船隻、大運河、美食與令人難忘的帶有魚元素的建築物,它們為你編織出一張與眾不同的威尼斯之網。

每日麵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巴黎的中央市場大堂正在進行整建工程(圖片來源:Getty)

這些意大利和美國集市是特別的,但只在特定時間出現。與之相反,巴黎的悠久傳統則是遍布全城的室內集市每天都會開放。這些市場都可看作被譽為「巴黎之胃」的中央市場巴黎大堂(Les Halles)的子嗣。巴黎大堂的綽號來自於左拉寫於1873的一部小說,巴黎之胃(Le Ventre de Paris),不過這座造於19世紀中期、由城市建築師維克多·巴爾塔(Victor Baltard)設計的水晶宮在1971被拆除了。

在倖存的13家室內集市中,由巴爾塔設計的位於18區的教堂市場(Marché La Chapelle)保存得十分完好。它暗示了被拆除的巴黎大堂的昔日風貌,供應從葡萄牙和北非運來的食物,也讓我們得以一瞥那些每日都要光顧此地或其他巴黎集市、步履匆匆的採購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瓦倫西亞(Valencia)的中心市場(Mercado Central)- 在這座精緻的西班牙新藝術風格的建築中售賣的食物比起市場的建築外觀毫不遜色。(Getty)

這些法國集市採用的是優雅而切實的設計。市場售賣的東西要比建築本身重要得多。不過這一觀點並不適用於瓦倫西亞的中央市場,它讓室內集市被奉為城市藝術典範。令人高興的是,在這座西班牙新藝術風格建築中售賣的食物和它的建築外觀相比毫不遜色。這座市場由泰羅尼亞建築師弗朗西斯科·瓜迪亞(Francisco Guardia)和亞歷杭德羅·索勒(Alejandro Soler)設計,擁有壯麗非凡的穹頂和色彩繽紛的彩繪玻璃,於1928年落成。今天,一千多個攤位在其中叫賣頂呱呱的食物。這讓超市不得不目瞪口呆;這就是新鮮食品的魅力,而所有人無需額外費用,每天都可享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位於阿勒頗(Aleppo)中心地帶的麥地那集市(Al-MadinaSouq)。此建築的歷史至少可追溯到1450年,但在近期的敘利亞衝突中毀於一旦。(Getty)

從規模宏大和建築壯麗的角度而言,中東的室內市場可拔得頭籌。這其中最棒的市場是位於阿勒頗(Aleppo)中心地帶的麥地那集市(Al-Madina Souq)。悲劇的是,這座歷史至少可追溯到1450年的建築在近期的敘利亞衝突中毀於一旦。這裏有長達8英里的室內街道,許多被覆蓋在雄偉的石頭拱頂下。在日光下的這片陰涼之地中,數千個攤位擺滿了食品、香料和紡織品,在數個世紀中這裏曾是宗教和文化的大熔爐。我們希望,這裏仍將保有它昔日的榮光。

與此同時,在鹿特丹這座以寬容聞名、許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共同生活、工作和購物的城市中,一處奪人眼球,甚至可謂是標新立異的新室內集市在勞倫斯區(Laurens)開張了。這座巨大而多彩的馬蹄形建築由MVDRV建築師設計,涵蓋食品攤、花店、時髦的時尚精品店、明亮的公寓和從事新商業的企業。它甚至還囊括了一家為不知如何處理新鮮食材的人們專門開設的烹飪學校。這座市場的存在證明了從這裏到洛杉磯,室內市場並未停滯在過去,它擁有比開在城市邊緣的超市更為迷人和令人愉快的未來。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