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走路的建築:兼顧發展與保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工人們凖備將中國湖北省武漢市一座建築移動 90 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你真的能將歷史裝進盒子隨身帶上嗎?當然,你可以把童年的泰迪熊、或者 16 歲生日時和朋友的合影等等都裝進行李箱。但是,怎麼才能留得住過去本身呢?那些記錄著你成長和夢想的歲月怎麼才能留得住呢?最近,中國中部城市武漢一幅照片引人矚目,照片中,工人們凖備將一座飽經滄桑的歷史性建築向東移動約 90 米(300 英尺)。這發人深思,世界上到底哪些東西可以移動,哪些東西又無法移動呢?

這座龐大的三層建築被拆卸、吊起,四周被鏽跡斑斑的鋼製腳手架重重圍住,就像是個脆弱的蠶蛹,曾幾何時,它是人民共和國早期志願消防隊的總部。在這個中國各地無與倫比的工業化時代,作為介于城市毀滅與復興之間的模糊符號,腳手架有著特殊的影響力。在一位當代創造者的想像中,腳手架還不乏詩意:他就是愛爾蘭裔美國畫家兼雕塑家肖恩·斯庫利(Sean Scully),最近幾個月,他成為第一個遍訪中國各地大型博物館的主要西方抽像藝術家。

肖恩新創作的一個名為《中國堆砌》(China Piled Up)的巨大雕塑,當它與武漢的這棟建築照片在圖片新聞中同時出現時,給人一種意想不到的尖銳意味。斯庫利的龐大作品長度超過 15 米(50 英尺),橫跨美術館展室,它由 100 個黑色箱型框架不規則堆砌而成,彷彿是一個巨大的積木塔被推倒側臥在地面。

像斯庫利抽像畫中的色塊拼接一樣,《中國堆砌》著眼於事物的邊緣,似乎要從亂糟糟的世界中找到一種秩序感。結果就是,一個空空的框架,它要保留的似乎不是過去的物質實體,不是要保留腳手架包裹著的脆弱的實體建築,而是一些更為珍貴的東西——那些留在我們記憶中的鮮活的時光。繞行斯庫利的雕塑作品,凝視神秘難以捉摸、忽大忽小不斷變化的維度,歡迎與排斥並存,換言之,就像生活本身一樣充滿矛盾。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