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政治家使用的秘密符號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AP Photo)

忘記世界領袖嘴上說的那一套吧。如果你想了解他們真正的想法,看看掛在他們舉行新聞發佈會和首腦峰會時背景牆面上的畫作,或當他們在走廊上明顯的故意停下來回答記者問題時的舉動。畫作上的人物越過戴維·卡梅倫或弗拉迪米爾·普京的肩膀,靜靜的凝視著你的那雙眼睛,通常蘊含深刻意味,並且是比想像中更為精心策劃的安排。通常這些微妙的信息並不難理解。

比如今年早些時候,在巴黎盧浮宮博物館的一個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參加的集體照場合。荷蘭大師倫勃朗所做的兩尊全身肖像在過去的130年都為私人藏品,而當它們在奧朗德身後揭幕時,(盧浮宮與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Rijksmuseum)合作獲得了畫作),奧朗德瞬間成為了公共文化的捍衛者,成為反對富人囤積藝術寶藏的象徵。

這也是為什麼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在今年一月堅持要在《田野中的女孩》(Girls in the Field)這幅畫作前拍照的原因。這幅畫創作於1943,當時內莉·托兒(Nelly Toll)年僅8歲。在波蘭的一個猶太人聚居地,托兒畫了兩個身著明艷花色裙子的小姑娘,這幅作品是當時在以色列以外舉辦最大的大屠殺主題藝術展覽的一部分。

在歐洲加快反猶主義運動的背景下,默克爾站在一個大屠殺倖存兒童對世界和平憧憬這麼一個鏡頭裏,比領導人使用任何語言都更加形像有力。人們看到默克爾和現年80歲的托兒(參展畫家中唯一一位尚在人世的)並排站著,微笑的握手,就好像她們身後那幅畫作上兩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

新好友?

毫無疑問每一位國際領導人都清楚他們身旁的視覺道具能夠傳遞潛在信息,但負責塑造美國總統形像的人顯然將此又提升了一個層次。奧巴馬總統最近訪問了古巴,這是88年來美國總統的首次訪問。短短90英里(145公里),奧巴馬完成了從美國到古巴這個加勒比海鄰居的跨越,2016年3月的這次訪問是他重啟兩國關係,大膽推進有爭議的議程的重要舉措。在這次會見中,一個古巴藝術家的繪畫作品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奧巴馬在古巴行程中的一項是與古巴的異見人士會面,令人尷尬的是這些異見人士擔心哈瓦那和華盛頓之間關係的緩和,只會助長古巴總統勞爾·卡斯特羅(Raúl Castro)使政權合法化的鎮壓傾向。於是當代古巴藝術家米歇爾·米拉波(Michel Mirabal)的巨幅畫作《我的新朋友》(My New Friend)被選中,成為會面的背景,十分引人注目。

Image caption 米歇爾作品《我的新朋友》十分引人注目,成為奧巴馬會見古巴異見人士會面的背景裝飾。(圖片來源:路透社)

奧巴馬與古巴政府的批評者坐在一張長桌子上討論了他們所關注的問題。他的背後掛著這幅畫作,上面美國與古巴國旗並排,中性的灰色畫布上散亂的印著一些紅,白和藍色手印,引人無限遐想。這幅畫選的太聰明瞭,作為一個能夠捕捉潛意識的象徵,一方面是那些被古巴政府壓迫而所處困境的人民,另一方面,奧巴馬的承諾要結束對古巴的制裁。這些不知名者的手印如雪片般散佈在畫面上,有一種街頭藝術或是非法建築的感覺:一種簡單單純的拓印,如同兒童在幼兒園裏玩的粘土模具。同時,兩國的國旗幟好像互為視覺字謎,每個國旗上都有同樣的手印,但排列組合的方式不同,彷彿在巧妙的暗示,美古兩國本質上是密不可分的。

剛柔並濟

當為自己的活動進行布置陳設時,奧巴馬本人就是游刃有餘的高手。2016年2月25日,美國總統重申了關閉古巴關塔那摩監獄的意圖(這也是他在2008年競選總統時的一個關鍵的競選口號),這個設施被視為美國涉嫌虐待恐怖嫌犯的象徵。在實施這一計劃的早期,奧巴馬遇到了來自伊斯蘭分子的阻撓,他們認為外界會將此舉解讀為美國打擊聖戰分子決心的減弱。

面對被指控行為軟弱的情況下,奧巴馬決定舉行一個新聞發佈會宣佈他決定徹底關閉關塔那摩監獄的決定, 並在牆上懸掛美國前總統西奧多.羅斯福颯爽英姿的肖像作品。選擇這幅作品絕非偶然。1898年,正是羅斯福率領一支騎兵隊伍, 也就是傳說中所謂的「勇猛騎士」,在古巴大戰西班牙統治者並取得勝利,此舉確立了美國對於關塔那摩灣的控制。通過在視覺上將自己和這位策馬奔馳的剛柔並濟的英雄領袖相聯繫,奧巴馬渴望與這位美國最有男子氣概的總統相互輝映。

Image caption 圖為在一個羅斯福颯爽英姿的畫像前,奧巴馬渴望與這位美國最有男子氣概的總統相互輝映。(圖片來源:路透社)

當然,奧巴馬的團隊並不是唯一一屆逐漸認識到藝術在推進他們議程重要性的美國政府。美國前總統喬治·布什退休後,揮舞著畫筆,畫下(或折磨)他所謂的外國領導人肖像。而其在任期間頻頻通過藝術作品的陳設以達到控制輿論的目地,能力驚人。

在2003年二月初,當美國在聯合國就伊拉克戰爭向伊拉克施壓的時候,官員們在安理會入口附近的一幅掛攤上擺上了一個藍色窗簾,這個地方也是美國國務院官員經常接受電視採訪的位置。當布什政府在聯合國游說要發動了一場代號為「震撼和敬畏(shock and awe)」的攻打薩達姆·侯賽因的戰爭行動時,是什麼樣的作品如此危險以至於它不能讓公眾看到?

答案是畢加索(Pablo Picasso)的一幅反法西斯名作《格爾尼卡》(Guernica),該作品11英寸(340米)寬,表現了1937年德國空軍瘋狂轟炸西班牙巴斯克小城格爾尼卡的情景,散發著無盡的恐懼。該油畫原作(現藏於馬德里的雷納索非亞博物館(Reina Sofia Museum))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暴力反對越南戰爭的年代中在紐約展出,人們普遍認為這幅作品所傳遞的信息和美國激進的外交政策相左。三十年後,政府官員們認為格爾尼卡所描述的凝聚在時空中的混亂,瀕死長嘶的馬匹, 斷裂的肢體的形像如果用來游說戰爭,風險就太大了。

如今美國面臨新一輪總統競選,總統政治傾向與視覺藝術之間的張力也將隨著勝者的出現而被賦予新的含義。如果希拉里·克林頓贏得了這場選舉,那麼當她首次在公眾的目光中入主白宮時,會不會也是她丈夫的肖像從史密森學會國立肖像館(Smithsonian Institute』s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消失的時刻呢?

2015年,在藝術家納爾遜·桑克斯(Nelson Shanks)創作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人像10年後,他承認在作品中夾雜了對於克林頓和莫妮卡·萊溫斯基外遇的暗示。那麼如果是唐納·特朗普(Donald Trump)在11月贏得選舉呢?他計劃在美國和墨西哥之間建起的一道長約1000英里(1600公里)的牆的計劃將成為塗鴉藝術家們的夢想。如完工,這將會是西方藝術史上最大的空白畫布。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