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殺眼神!瞪一眼的超然力量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紀念1973年政變的遊行示威中,一名示威者用雙眼緊盯著防暴警察。(圖片來源: Carlos Vera/Reuters)

眼神就是力量。要想擁有攝人心魄的如炬眼神,從而降服他人的意志和身體,就必須具備堅強的紀律和勇往直前的奮進精神。炯炯有神的雙眼能夠把我們自己鐫刻在現實畫卷之中,從而強化我們在世界上的存在。

最近,攝影記者卡洛斯·維拉·曼西拉(Carlos Vera Mancilla)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記錄下了眼神的力量。1973年9月11日,阿古斯托·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了時任智利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Salvador Allende)。這張照片攝於紀念這起軍事政變43週年的遊行示威中。照片上,一位年輕的示威者毫無懼色地和一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四目相對,她充滿蔑視的目光穿透了警察的面罩。

這張照片的拍攝地點位於聖地亞哥公墓門外,這裏不僅埋葬著阿連德,還建有皮諾切特統治時期失蹤者紀念館。這張照片所體現的不僅僅是異議人士和政府秩序之間的截然對立。警察和示威者二者瞳孔之間的目光碰撞讓我們信服,眼神絕不是一種被動行為,而是一種具有強大變革能力的力量,一種根本性的能量。

英國藝術評論家約翰·拉斯金(John Ruskin)說,「所有偉大而優美的作品都來自無邊黑暗中的驚鴻一瞥。」儘管我們時常討論「看」與「做」、「被動」與「主動」之間的類別差異,但是拉斯金清楚地知道,注視本身就是行動的一種,同時也是創造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浪漫主義詩人華茲華斯(Wordsworth)寫下了如下詩句:「一切目睹耳聞的大千世界的林林總總,它們既有想像所造,也有感覺所知。」當某種事物被觀察到後,它就會潛移默化地轉化為不可磨滅的某種其他事物,與此同時,觀察者將其打上深深的個人烙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在2010年作品《藝術家現場》中,生於貝爾格萊德的行為藝術家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與畫廊觀眾對目而視。(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在這張攝於本周的照片中,示威者和警察之間目光對撞,所產生的畫面衝擊力甚至遠勝更為激烈的肢體衝突,這無疑再次證實了「眼神具備超凡力量」這一論斷。在藝術世界裏,觀眾們早已熟知:眼神的重要性僅次於藝術家所描繪的畫面主題——這種理念早已被生於貝爾格萊德的行為藝術家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ć)2010年作品《藝術家現場》所顛覆。

這次表演場地位於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畫廊。在持續整整736個小時多的表演時間裏,阿布拉莫維奇與任何願意坐在她對面的觀眾四目相對,相互凝視著對方的雙眼。人類的眼神此刻不再是從屬於繪畫、雕塑、電影的一個元素,而在生理和心理上像一個首次被發現的微觀粒子一樣被分離開來,它就像在追溯我們的一項能力,只有依靠這項能力,我們才得以在這個世界上獲得生存。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