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劇中背景笑聲的前世今生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BBC)

查利·道格拉斯(Charley Douglass)不喜歡聽到這種笑聲。

他是一名音頻工程師,電視興起的早期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工作。他討厭美國電視節目拍攝棚中的觀眾在不恰當的時候發出笑聲,或者在應該笑的時候又不發出笑聲,又或者笑聲太大或笑的時間太長。於是,他借鑒了音頻製作前輩的方法,使用了錄製好的笑聲。尤其是當著名的賓·克羅斯比(Bing Crosby)也開始提前錄製他的節目,因為這樣他可以讓他的音頻工程師在後期製作中增加或減少節目中的笑聲。

道格拉斯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工作中也借鑒了這一技術,根據他想要達到的效果放大或縮小節目中出現的笑聲,而非依靠觀眾自然的反應。很快他就接受了一項重要任務,製造出一部錄滿各種笑聲的機器(根據歷史學家的說法,主要錄自無對白的《雷德·斯克爾頓秀》(The Red Skelton Show))。1950年道格拉斯錄製好的笑聲在The Hank McCune Show首次出現後逐漸成為行業標凖。

這種背景笑聲(罐頭笑聲)通過新的媒介迅速普及,並立刻招致爭議,到現在也沒有停息。演員、製片人大衛·尼文(David Niven)在1955年的一次訪談中嗤之以鼻:「背景笑聲是我所知的對公眾智力的最大侮辱,但凡我可以插得上話的電視劇,我決不允許插入背景笑聲。」不過,不少電視製片人仍堅持加入某種觀眾反應以達到集體觀看的體驗。畢竟,觀眾的娛樂方式仍以現場表演和電影為主,身邊都會有笑聲。影視業對這一做法的搖擺不定集中體現在1955年Billboard雜誌的一段謾罵中:「電視製作人巴貝·昂格爾(Babe Unger)痛恨背景笑聲,但是他又覺得電視劇The Eddie Cantor Comedy Theater有必要使用觀眾反應,因為電視觀眾期待身邊有其他觀眾存在。」

電視劇The Eddie Cantor Comedy Theater

然而,在此後的五十年中,背景笑聲從無處不在變成笑柄本身,部分原因是我們對電視劇以及藝術加工的態度發生了變化。我們關注的重點從引人發笑的喧鬧聲變成了《女子監獄》(Orange Is the New Black)中的那種可怕但又好笑的情節。我們曾經看重集體觀看的方式,現在我們更樂意自吹對《馬男波傑克》(Bojack Horseman)黑色喜劇的情有獨鍾。今年秋季的七部半小時新美劇中,只有三部使用了背景笑聲,它們是《室內新生活》(The Great Indoors)、《凱文的退休生活》(Kevin Can Wait)、《煮夫養成記》(Man With a Plan),三部都是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電視劇。(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品牌基礎就建立在《生活大爆炸》這樣的懷舊的、中間路線電視劇上)可能更能說明問題的是,七部艾美獎喜劇系列片提名中沒有一部使用了背景笑聲。它曾是情景喜劇的標配,現在被視為面向大眾的幼稚電視劇的標誌,而不是潮人會看的那一類。

世界與你一起歡笑

1950年道格拉斯「發明」背景笑聲時,他的初衷是幫助觀眾觀看、理解並習慣這種較新的媒介。電視劇中的背景笑聲可以讓觀眾適應這種新的娛樂方式,甚至包括那些拍攝時沒有現場觀眾的電視劇。20世紀50年代,露西爾·鮑爾(Lucille Ball)和德西·阿南茲(Desi Arnaz)通過《我愛露西》(I Love Lucy)在情景喜劇上掀起一場革命。他們發明了「多攝像機」拍攝技巧,即在一個攝影棚內使用多台攝像機從不同角度同時拍攝,並輔以現場觀眾的真實笑聲——不是道格拉斯的背景笑聲把戲。

不過,很快媒介又發生了變化,這些背景笑聲再次受到重用。隨著電視從直播向錄像帶轉變,編輯過程中會發現錄製的觀眾笑聲中帶有明顯的打嗝聲,需要將這種聲音抹除。所以,連那些有現場笑聲的電視劇都需要背景笑聲了。在英國,BBC的全部電視劇都使用背景笑聲,比如1981年的《百貨店奇遇記》(Are You Being Served?),當時《銀河系漫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首次上映。該電視劇的製片人錄製了帶背景笑聲的一集以遵守公司的規定,但在播出前將其廢棄。這就是當時大西洋兩岸對背景笑聲的鄙視態度。

1965年,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播出的電視劇《霍根英雄》(Hogan』s Heroes)使得美國觀眾較早獲得機會擺脫背景笑聲。他們無法撼動這種讓人敬畏的技術。該劇的拍攝使用了單攝像機——換句話說,棚裏面沒有觀眾——不過因為公司對這一形式感到緊張,所以他們測試了兩個版本:一個帶有背景笑聲,另一個不帶。測試中,觀眾對前者的反響更好,所以這讓那些在家中觀看電視的人們又多聽了幾十年的錄製笑聲。在接下來的十年,道格拉斯極其背景笑聲繼續統治美國電視劇,比如《歡喜冤家》(Bewitched)、《太空仙女戀》(I Dream of Jeannie)、《安迪·格里菲斯秀》(The Andy Griffith Show)。甚至60年代的動畫片也使用了笑聲音軌,比如《摩登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and The Jetsons),儘管這一設置在該片的情景下沒有意義——沒有哪個頭腦正常的人會認為有人看過這些動畫人物。隨後,在70年代,《大青蛙布偶秀》(The Muppet Show)首次用半藝術的效果使用背景笑聲,用布偶逗樂觀眾。劇中的布偶確實是在「扮演」它們的角色。

20世紀70年代,美國的電視劇走向成熟。比如《一家子》(All in the Family)和《瑪麗·泰勒·摩爾秀》(The Mary Tyler Moore Show)探討了當時的重大問題。不過,背景笑聲仍揮之不去。戰爭劇《陸軍野戰醫院》(M*A*S*H)的聯合製片人拉里·吉爾巴特(Larry Gelbart)希望在該劇播出時不加笑聲——「就像實際的朝鮮戰爭一樣。」他開玩笑說。不過,他沒能說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管理層。他們堅持要加入笑聲(儘管吉爾巴特和聯合製片人吉思·雷諾茲(Gene Reynolds)有機會在醫療場景時不加笑聲)。接下來十年,把笑聲當做標點的情景喜劇繼續繁榮,大洋兩岸的最佳喜劇都繼續使用背景笑聲,比如《歡樂一家親》(Cheers and Blackadder to Frasier)和《憨豆先生》(Mr Bean)。

聲勢減弱

世界其他大多數地區都唯英美電視劇馬首是瞻,整個20世紀的大部分情景喜劇都使用背景笑聲。一些拉美國家用自己的方式來填補背景音的空白。他們招聘一些觀眾在特定時刻發出明顯的笑聲。(這些人被成為「發笑者」)但是到20世紀80年代,自摒棄該技術的《銀河系漫遊指南》之後,英劇中的背景笑聲開始衰落。政治諷刺劇Splitting Image的第一集在播映方ITV的強烈要求下在棚拍時邀請了觀眾,但是後來就停止了這一做法。其他國家,最顯著的是墨西哥和加拿大,都抵制了背景笑聲;儘管加拿大的電視劇《瘋狂大樓》(Maniac Mansion)和《弗蘭肯斯坦的滑稽屋 》(The Hilarious House of Frightenstein)在出售給美國播映方前都加入了背景笑聲。

Image caption 21世紀初,英國的很多情景喜劇徹底摒棄了背景笑聲,這一做法對美國和全世界的電視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圖片來源:BBC)

美國的電視製片人很快開始跟隨這一潮流,不過在90年代之前對此仍有所抗拒。90年代美國最熱門的喜劇是《辛菲爾德》(Seinfeld),它模仿了單攝像機電視劇的效果,使用更為成熟的燈光和攝影技術,並常常在實地場景進行拍攝。但是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強迫聯合製片人拉里·大衛(Larry David)和傑瑞·辛菲爾德(Jerry Seinfeld)(儘管大衛提出抗議)保留棚拍的觀眾笑聲,因此在混音時加入了背景笑聲。雖然英國電視喜劇常常在有觀眾的情況下拍攝或加入背景笑聲,但是像《辦公室》(The Office)等21世紀初非常熱門的黑色喜劇更多的是依賴啼笑皆非而不是捧腹大笑。美國電視劇受到千禧年英劇的尷尬風格的影響,於是摒棄了背景笑聲。《我為喜劇狂》(30 Rock)、《發展受阻》(Arrested Development)、大衛的《人生如戲》(Curb Your Enthusiasm)和美國改編版《辦公室》都沒有添加背景笑聲。

不過,背景笑聲依然殘存在一些新劇裏。問題是它是否服務於某個目的?或者1955年大衛·尼文在訪談中嗤之以鼻的做法是否正確?關於背景笑聲作用的對比研究未能得出結論。研究說明,觀眾傾向於認可不加背景笑聲的做法。1974年的研究表明,帶有背景笑聲的電視劇更容易讓觀眾發笑。但是較晚近的關於《辛菲爾德》(帶有笑聲音軌)和《辛普森一家》(不帶背景笑聲)的比較研究發現兩者的效果相同。各項獨立進行的研究可能會得出不同的結論,或者兩部電視劇的時間差距可能說明我們不再需要人來提醒我們笑點在哪裏。事實上,互聯網高手已經聰明到在YouTube上製作出一類展示背景笑聲滑稽之處的視頻:一些用戶把熱門情景喜劇的笑聲消去,讓這些喜劇變得奇怪,甚至可怕。

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在他2002年的小說《搖籃曲》(Lullaby)中寫道:「電視上的大多數背景笑聲都是在20世紀50年代錄製的。如今,大多數發出這些笑聲的人都已經去世了。」這個看法很有深度,但是可能並不正確,因為電視劇的音頻工程師一直在更新這些音頻。背景笑聲曾經完全在人的預料之中,任何在這一行業工作的人都能猜到下一刻會出現哪一種笑聲。不過,現在背景笑聲本身可能要銷聲匿跡了。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