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幅名畫隨便怎樣解讀都行嗎?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對藝術品我們真的能隨意解讀嗎?本周波蘭街頭針對禁止任何情況下(即使危及母親的生命)墮胎的立法提案的一次抗議遊行中,蒙娜麗莎也客串參加。這就引發一個值得關注的文化問題:難道某些藝術作品如此具有彈性,以至於能表達我們所希望賦予它們的任何意義嗎?

與舉著寫有「Moja macica, mój wybór」(「我的子宮我做主」)的標語牌摩肩接踵地前行的許多抗議者不同的是,一對抗議者在霏霏細雨中舉著達·芬奇(da Vinci)為佛羅倫薩婦女麗莎·喬宮多(Lisa del Giocondo)所創作的著名肖像作品的複製品,它比實際尺寸還大,畫中的她似乎耐心地抱起兩臂,露出神秘的微笑,意味深長地表達他們的異議。

Image caption 在席捲波蘭全國的「黑色星期一」罷工中,華沙婦女舉著《蒙娜麗莎》的複製品抗議一項全面禁止墮胎的立法提案(圖片來源:美聯社照片/Alik Keplicz)

現在我們知道,席捲波蘭全國的「黑色星期一」罷工成功說服立法者逆轉,放棄了極具爭議的立法提案。但抗議者濫用畫作《蒙娜麗莎》表達畫中人物(以及畫家本人)也許從未持有的意見,這樣真的好嗎?從狹義歷史觀審視畫作,很容易就會質疑以她作為某種榜樣人物是否明智。

許多學者現在懷疑,在為達·芬奇做肖像畫模特時,蒙娜麗莎本人可能已經懷孕。2006 年,一組研究人員利用 3D 成像技術在肖像上研究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婦女所戴的一塊面紗(稱為「guarnello」),它歷經歲月磨礪,已薄如蟬翼。

但這幅偉大的肖像作品自創作以來,歷經五百年,卻超越時代,與大眾的想像力巧妙地融為一體。翻閱 16 世紀佛羅倫薩的歷史記錄,查找當時社會對墮胎看法的證據,我們會發現,「黑色星期一」罷工的目標只不過笨拙地利用了達·芬奇的巨作短暫吸引人們的注意力——其只不過是在特點時間和特定地點,對這幅畫作的一個牽強的解釋(給那些熱切想要知道結果的人:蒙娜麗莎或她那代人不太可能將墮胎手術視為謀殺)。

Image caption 達·芬奇的《蒙娜麗莎》自創作之時起,歷經 500 多年,被屢屢從不同的角度解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據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歷史教授尼古拉斯·特波斯特拉(Nicholas Terpstra)稱,當時的「《佛羅倫薩法典》並未提到墮胎,當然也不會將墮胎作為謀殺罪懲處」。)

本周波蘭抗議者挪用「蒙娜麗莎」只不過再次證明了這幅畫作所代表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堅韌意志。這幅畫作能夠歷經被拐後倖存(它在 1911 年被盜,遺失兩年之久),被屢次模仿(馬塞爾·杜尚 [Marcel Duchamp] 1919 年戲謔地在蒙娜麗莎臉上貼上鬍子,在畫作首字母上加上「LHOOQ」,用法語讀出來就是「她有個性感的屁股」),幾個世紀以來被名流們反覆檢驗,這讓蒙娜麗莎的微笑成為一種神秘的繪圖法,它能帶我們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