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只有人接吻,而大多數動物不會?

Image copyright

仔細想想,接吻是一種奇怪且有點噁心的行為。接吻時你與對方交換唾液,有時還持續很長時間。一次接吻可傳播8000萬個細菌,其中包括了有害細菌。

然而,毫無疑問,每個人都記得自己的初吻,以及初吻時那種或窘迫緊張、或興奮喜悅的細節。而且,接吻在接下去的戀愛關係中仍是重頭戲。

至少在於某些社會中,接吻具有重要意義。西方人想當然地認為,全人類都有接吻這一浪漫之舉。然而,一項新的分析表明,在全世界的人類文化中,有這種行為的不到一半。而在動物界,接吻之舉更是極為罕見。

那麼,接吻這一奇特的行為背後到底有著怎樣的故事呢?如果這種行為是有益的,為什麼它不在動物界和人類社會中普遍存在呢?結果我們發現,對絕大多數動物都不接吻這一事實的研究,可以幫助我們找到接吻之舉存在的奧妙。

在一項新的接吻偏好研究中,科學家通過對全球168種人類文化進行檢視,發現只有46%的人類文化把接吻視為一種浪漫的親密行為。

之前有人估計這個數字比例可能高達90%。這項新的研究不包括父母對孩子的親吻行為,僅研究愛人之間嘴對嘴的浪漫接吻方式。

在許多以狩獵採集為生的族群中,你完全看不到一絲接吻或接吻欲求的痕跡。一些族群甚至認為接吻之舉令人作嘔。據稱,巴西的喜拿庫(Mehinaku)部落形容此舉「粗魯噁心」。研究認為,以狩獵採集為生的族群是離現代人最近、又過著遠祖生活的人群,因此可以推斷,人類的祖先可能都沒有相互接吻的行為。

該研究的第一作者、拉斯維加斯內華達大學(University of Nevada)的威廉·揚科維亞克(William Jankowiak)指出,許多人認為浪漫之吻是近乎全人類都有的行為,而該研究顛覆了這種觀念,事實上,接吻是由西方社會創造且傳承的後天學習行為。

此外,還有一些史實佐證了這項研究的發現。

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拉斐爾·烏洛達斯基(Rafael Wlodarski)表示,如今人與人之間的接吻行為或許是一項新近發明現象。通過查閱大量史料,他發現了接吻的演變歷程。

有關類似接吻行為的最古老的記載來自3500年前印度教吠陀梵語的經文中,接吻在文中被視為互相吸取對方靈魂的行為。

而與之相反的是,在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壁畫中,只是刻畫了人們相互之間靠的很近,但並不互碰雙唇。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們是不是天生就會接吻,只是後天受到了某些文化的壓抑和克制?還是,接吻本就是一種現代人的發明創造?

通過觀察研究動物,我們可以洞悉其中的一些奧妙。

在人類的近親黑猩猩和倭黑猩猩中,的確存在接吻的行為方式。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埃默裏大學(Emory University)的靈長類動物學家弗朗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親眼見過許多黑猩猩在衝突後親吻、擁抱對方的情景。

對黑猩猩而言,接吻是一種重歸於好的方式,且這種行為更常見於雄性而不是雌性黑猩猩之間。換而言之,接吻並不是一種浪漫的示愛行為。

而其近親倭黑猩猩的接吻行為更為常見,並且它們在接吻時常常使用舌頭。或許,這種舌吻並不足為奇,因為倭黑猩猩是一種性慾旺盛的動物。

當兩人碰面時,我們通常會握手。而倭黑猩猩通常會性交,這就是所謂的倭黑猩猩式的握手。此外,它們在建立其它親密關係時也會發生性關係。因此,倭黑猩猩的吻也不意味有著特殊的浪漫意義。

據我們所知,除這兩種類人猿外,其它動物根本沒有接吻行為。它們會輕輕地蹭一蹭、碰一碰對方的臉頰,但就算是碰到了嘴唇,它們也不會與對方交換唾液,或者撅起嘴用力唇吻。它們不需要這樣。

以野豬為例,雄性野豬會發出一種對雌性野豬極具吸引力的刺激性氣味。這其中的關鍵化學物質是一種被稱為雄烯酮的信息素,可以勾起雌性野豬交配的慾望。

從雌性野豬的角度來看,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雄烯酮排放最多的公豬具備最強的繁殖能力。雌性野豬的嗅覺非常敏銳,因此不需要湊得更近去親吻雄性。

其它許多哺乳動物也是如此。例如,母倉鼠可以排放出一種信息素,令公倉鼠發情興奮。老鼠也會追蹤類似的化學氣味,找到基因迥異於自身的交配對象,最大程度地降低意外亂倫的風險。

動物常常通過尿液來散播性息。烏洛達斯基說:「它們的尿液非常之刺鼻。只要身邊環境中有尿液,它們聞一下,就能判斷對方合適不合適。」

可不只有哺乳動物具備敏銳的嗅覺。雄性黑寡婦蜘蛛也能聞出雌性蜘蛛排放的信息素,並從中得知她最近是否吃飽。而雄蜘蛛只與吃飽了的雌蜘蛛交配,以最大限度地降低被雌蜘蛛吞食的風險。

重點是,動物不需要靠近對方,就能通過嗅覺找到中意的潛在交配對象。

另一方面,與動物相比,人類的嗅覺可是糟透了,所以我們需要相互靠近以示親密。儘管嗅覺並不是我們用來評估適合性的唯一方法,但是研究顯示,嗅覺在人類擇偶過程中仍舊發揮著重要作用。

1995年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女人就像老鼠,更喜歡那些基因迥異於自身的男人所散發出的氣息。這種偏好合乎情理,因為和與自身有著不同基因的男人交配,就更有可能生出健康的後代。接吻是一種讓你在足夠親密時、嗅出對方基因的絕佳方法。

2013年,烏洛達斯基就開始對數百人的接吻偏好進行詳細深入的調研。這些受試者評價了在接吻時,他們認為什麼最重要。(在這些人的回答中,)「接吻時對方身體氣味給人帶來的感受」這個回答的比例很高,而當女性處在最佳受孕期時,氣味的重要性就會增加。

原來,男性也會製造出吸引雌性野豬的那種版本的信息素。男性汗液中存在這種信息素,當女性嗅到汗味時,她們的性興奮程度會略微提高。

烏洛達斯基指出,在哺乳動物擇偶過程中,信息素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人類也不例外。他說:「我們繼承了哺乳動物的所有生理特徵,並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添加了一些新的特徵元素。」

照這個觀點來看,接吻只是人類文化意義上的示愛方式,其目的卻是與對方靠得足夠近,以探測接收其信息素。

在一些人類文化中,這種嗅覺行為演化成為身體上的唇吻。烏洛達斯基說,很難確定二者過渡的具體時間,但是其目的卻是相同的。

因此,如果你想找到一個完美的伴侶,你可以不接吻,而只用鼻子在對方身上聞一聞。這樣一來,你同樣可以找到可心的伴侶,而且還不用沾一嘴細菌。不過,那樣會看起來非常搞笑。

請訪問 BBC Earth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