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與科技:朋友還是敵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長出幼苗的智能手機(圖片來源:Daniel Grizel / Getty Images)

不難想像,經歷了長達幾個世紀的對抗後,自然與科技之間的這場決鬥即將在21世紀打出關鍵一拳。

落日被自拍掩蓋。每年都有成千上萬噸有毒「電子垃圾」傾倒在加納西部的濕地。「橡子」、「蝰蛇」和「柳樹」紛紛從《牛津小詞典》中刪除,取而代之的是「寬帶」、「模擬」和「複製/粘貼」。

我們抱怨荒郊野外也被Wi-Fi「殖民」,但卻聲稱上網是人權。我們對狩獵行為痛心疾首,但卻利用自己發佈的社交媒體內容幫助犯罪分子追蹤稀有野生動物。我們夢想著在寧靜的馬爾代夫群島度假放鬆,但卻希望乘坐便宜到難以為繼的航班抵達那裏。

Image caption 我們始終處在聯網狀態嗎?(圖片來源:Colin Anderson / Getty images)

難怪我們如此矛盾。正如科學哲學家克里斯多夫·波特(Christopher Potter)在他的著作《如何製作人類》(How To Make A Human Being)中所說:「人類從來都不屬於自然,我們一直都屬於科技。」

自從學會使用火以來,現代人類便義無反顧地踏上了稱霸世界的道路。

如今,從烹飪器具到虛擬現實眼罩,科技只是人類為了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喧囂世界上,滿足我們的自覺意識而開發的一系列戰略。這使得我們的創新動力與大腦結構一樣「自然」。

所以,我們發現自己陷入其中難以自拔;我們往往會為了追求短期變化或者解決經濟和政治問題而犧牲自己天然的棲息地。我們的很多數字發明都是為了讓世界更加豐富多彩,但與此同時,這些發明也讓我們越來越疏遠這個世界。儘管如此,科技與自然仍在以非常積極的方式相互交叉,相互影響。

自然靈感

Image caption 自然始終在促進科技進步(圖片來源:SMC Images / Getty Images)

以仿生學為例,在這一領域,自然的設計元素和流程會成為新材料、新設備和新工具的模板。魔術貼(Velcro)便是一個著名的例子,它是由瑞士工程師喬治斯·德·梅斯特拉爾(Georges de Mestral)於1941年發明的,他當時發現山上的蒼耳會鉤在自己的衣服和寵物狗的皮毛上,並由此獲得了靈感。

該領域近期的科技進步還包括參照蜘蛛網的結構設計的新生兒外用繃帶;效仿病毒開發的一種自我裝配的納米粒子,可以將藥物直接注射到癌細胞內;還有一種超高效反射式彩色電子閱讀器屏幕,它的靈感源自在亮光條件下閃光的蝴蝶翅膀。

「過去10年間,由於我們幾乎能夠不間斷地監控珍貴的自然資源,使得科技對自然產生了最為積極的影響。」

另外,人類還在利用科技為自然保護和可持續性項目提供幫助。「自然科技」(Technology For Nature)是由倫敦動物學會、倫敦大學學院和微軟研究院合作組建的一個獨特項目,其目的是通過科技人員與動物學家之間的合作「快速改善全球自然保護響應機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固定在幼年赤蠵龜身上的追蹤器(圖片來源:Jim Abernethy / Getty Images)

FetchClimate和Mataki兩個項目也可以集中體現這一趨勢:前者是一款免費的高速雲計算服務,可以為專家提供世界任何地區的精確氣候變化數據;後者則開發了許多用於記錄野生動物行為的新型設備。

該組織聯合創始人盧卡斯·約帕(Lucas Joppa)博士承認,由於某些學科一直以來都存在衝突和對立,因此要讓這些學科的科學家展開合作需要克服巨大的挑戰。「語言、術語、動機上都存在差異。」他嘆氣道,「幾乎方方面面都有差異。」但他也相信,在這些差異之間構建溝通的橋樑是完全值得的。

「目前最亟待解決的自然保護問題包括:監控受保護的區域、追蹤極具商業價值的物種以及在線偵查非法野生動物交易。」他解釋道,「過去10年間,由於我們幾乎能夠不間斷地監控自然保護區和犀牛等珍貴的自然資源,使得科技對自然產生了最為積極的影響。我們正在創造一個強大的信息網絡。」

當然,自然不僅僅是可愛的小狗和壯觀的瀑布,科技還可以幫助人們應對它殘酷的一面。當自然災害發生時,推文中的話題標籤和Instagram照片中的地理標籤已經成為實時分享最新消息的寶貴渠道。谷歌的Person Finder是2011年日本海嘯期間開發的一款尋親服務,目前在尼泊爾得到了廣泛應用。美國聯邦應急管理局的應用也可以幫助受災地區將救災任務眾包出去。

綠色城市

Image caption 法國巴黎蓋·布朗利博物館的垂直花園圍牆(圖片來源:GARDEL Bertrand / Getty Images)

「綠色城市」也是科技與自然融合的典範。試想,可以將高層建築變成垂直農場,在房頂和牆上栽種各種作物;可以利用多餘的空間栽培藻類生物燃料;還可以通過嫁接生物發光基因,把樹木變身為路燈。儘管引來了很多批評,但倫敦的花園橋(Garden Bridge)項目還是表明,我們正在向著開發城鄉融合的景觀邁出第一步;到2050年,全球各地的城市預計將新增25億人口,所以現在開展這類項目可謂恰逢其時。

很顯然,從整體來看,科技與自然之間的關係並不算太糟。但這種拉鋸戰究竟會對我們每個人產生怎樣的具體影響呢?

波特認為「科技催生了宅文化」,考慮到數字平台的成癮性,這一觀點有時很難反駁。當我們外出時,移動設備和可穿戴設備也會將我們繼續困在自己的頭腦中,即便是行走在最美麗的鄉村小路上也不例外。

但事實上,目前已經出現了一個欣欣向榮的軟件生態系統,其目的就是增強我們對美好戶外活動的嚮往。例如,有一家名為Leafsnap UK的公司可以將面部識別技術應用到樹葉上,以此幫助人們辨認156個樹種。還有很多頗有新意的應用,可以幫助我們學習如何與環境重新建立聯繫。

Image caption 為了下一代到鄉下放鬆(圖片來源:Stephen Simpson / Getty Images)

有了科技的幫助,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為自然保護盡一份綿薄之力。拼車應用和家庭用電監測設備只是個開始。約帕正在開發「許多算法,鼓勵公民科學家根據國際政策搜集珍貴物種的觀察資料。」

當然,正如約帕所說,「科技無法解決當今所有的自然保護問題,但它的確是工具箱裏的一個了不起的工具。」我們不能停留在現有的混亂中裹足不前,而是應當集中精力充分挖掘它的潛力。儘管「火星一號」團隊已經開展了嘗試,但短期內仍然不太可能找到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想要找到與地球一樣美麗的星球更是難上加難——儘管我們的地球現在已經傷痕累累。

技術專家凱文·凱利(Kevin Kelly)相信,科技就是「一種自然的力量」,它會與所有的物種遵守相同的發展規律。他說的或許沒錯。或者,自然與人類一樣,也是一種神秘的科技。

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再對立地看待科技與自然之間的關係,而是應該集中精力讓它們和諧相處。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