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沙遍地的阿拉伯也曾鬱鬱蔥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阿拉伯也曾鬱鬱蔥蔥,現已經變成了荒涼的沙漠

提到阿拉伯,多數人都會想到起伏的沙丘、耀眼的陽光和稀少的水源。但在不久前,它還曾經是一個植被茂密、雨水豐富的地方。

這一發現或許有助於解釋現代人類是在什麼時候、憑借什麼方式離開非洲的,也可以幫助我們進一步探索人類的演化進程。如果阿拉伯果真有過鬱鬱蔥蔥的年代,那裏或許曾經是一個理想的遷徙地。

「人類離開非洲的機會窗口比我們之前想像的要多。」英國牛津大學的阿什·帕頓(Ash Parton)說。

以採集和狩獵為生的人類祖先「在當今阿拉伯的很多地區都無法生存。」他說,「現在,印度洋季風只能掃過阿拉伯半島的最南端,」所以其他地方都是沙漠。

他的團隊發現,季風每過2.3萬年都會深入阿拉伯腹地一次,使得那裏的植物茁壯生長,動物繁衍生息。這一發現已經發表在《地質學》(Geology)期刊上。

現代人類大約20萬年前在非洲進化出來。隨後,他們中的一些人離開非洲,前往歐洲和亞洲,然後逐漸遍布世界各地。

但目前還不清楚他們究竟是在什麼時候離開非洲的,也不知道他們離開時的路徑是什麼。

最為普遍的一種觀點是,他們大約在6萬年前離開非洲,沿著阿拉伯海岸來到南亞。這意味著他們在非洲生活了整整14萬年。

還有一些考古學家認為,他們離開的時間要早得多,有可能追溯到13萬年前。「有證據表明人類在13萬至9萬年前就已經離開非洲,來到了中東。」帕頓說,「但很多人都認為這是一條死胡同,他們最多也只能到達這裏,因為阿拉伯都是沙漠。」

帕頓和他的同事現在卻證明,阿拉伯也曾經歷過好幾段雨量充沛的時期。這將在阿拉伯催生草原和林地,使之更適宜人類生存,從而支撐人類更早離開非洲的理論。

帕頓研究了阿拉伯東南部乾涸的河牀。他們在一個採石場找到了Al Sibetah,那裏保存著許多來自河流底部的淤泥和沉積物,最早可以追溯到16萬年前。

他們掌握的證據顯示,那裏曾經有過5段濕潤的時期。在那些時期內,河流會從那裏經過,淤泥逐步沉積。而在乾旱時期,當地的水流匱乏,淤泥沉積量減少。

第一個濕潤的時期發生在16萬至15萬年前,最近一個時期大約在5.5萬年前。每一段時期都給人類創造了從非洲遷徙到亞洲的機會。

之前的研究表明,這些時期的降雨量的確有所增加,但並不清楚具體增加了多少。在炎熱的沙漠中,如果增加的雨量不多,便不會產生太大影響。而最新研究表明,新增的降雨足以支撐起豐富多彩的生態系統。

「我掌握的環境記錄與考古學記錄完美吻合。」帕頓說,「人類有過一系列向阿拉伯遷徙的活動。」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