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猩猩能不能學會說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不同的咕嚕聲代表不同的意思

可可(Koko)是大猩猩世界裏的明星。至少在人類眼中的確如此。在與人類共同生活的40年間,她已經掌握了不可思議的語言能力。

這是一隻西部低地大猩猩(Western Lowland gorilla),從一歲就開始接受訓練。

如果你看到某些新聞標題,難免會認為可可掌握了語言能力。一家頗具影響力的網站採用了這樣的標題:《這只最著名的大猩猩展現出語言跡象》。還有一家報紙寫道:《她或許能學會說話》。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但事實果真如此嗎?可可真的展現出語言能力了嗎?

答案是否定的。事實上,可可只是學會了靈活使用自己的聲帶發出各種各樣的聲音,例如咳嗽。

好吧,相信你很失望,這的確不如一隻能說話的大猩猩令人振奮。的確,但這仍然是一項有趣的發現。這項發現以及與之類似的其他研究,正在改變我們對語言進化方式的認知。

為了理解背後的原因,我與研究可可的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馬庫斯·珀爾曼(Marcus Perlman)展開了溝通。

他篩選了針對可可拍攝的71小時視頻,並開始逐漸注意到一些「令人驚訝的發聲技能」。他的目的是研究可可的手勢,而不是語言能力,所以這項發現令他頗感意外。

除了假裝咳嗽外,可可還會假裝打噴嚏,發出輕蔑的咋舌聲,甚至假裝打電話。

這些行為都需要控制發聲和呼吸。珀爾曼已經將他觀察到的現象發表在《動物認知》期刊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猿類擁有很多發聲技能

人們長期以來都認為,非人靈長類動物(例如黑猩猩和大猩猩)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發聲方式。

在人類眼中,它們的咕嚕聲只是對刺激的自然反應,所以根本不可能學會新的發聲方式。

珀爾曼表示,曾經有一種觀點認為,「靈活的發聲行為」對人類語言的形成至關重要。但現在看來,這種邏輯已經不攻自破。

相反,手勢似乎更加重要。我們很早以前就知道,猿類可以做出獨特而有意義的手勢。珀爾曼表示,最新的觀點認為,「或許它們的手勢進化成了人類的語言,也或許我們的祖先最初使用的語言更像一種手勢。」

反向推導

但針對可可和其他猿類展開的研究卻駁回了這種想法。例如,其他研究發現,黑猩猩會改變用於表示「蘋果」這個詞的咕嚕聲,以便與新的同伴保持一致。這表明它們的咕嚕聲不僅有意義,而且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生變化。

珀爾曼表示,如果除了手勢之外,猿類還擁有這種發聲能力,那麼它們靈活的聲音或許就成為了我們數百萬年來形成語言能力的基本框架。

所有的跡象都證明了一件事情:猿類能夠控制自己的發聲,表明我們共同的祖先也具備這種能力。

這就像反向推導,其他所有的早期人類都已經滅絕,所以我們只能通過猿類推斷我們的祖先是如何進化出語言能力的。

需要強調的是,可可的成長環境十分特殊,她從生下來就一直與人類互動。因此,她所掌握的有意義的手勢遠多於其他大猩猩。

其他研究人員有何看法?

倫敦大學學院實驗心理學系的約瑟夫·戴夫林(Joseph Devlin)也是一名語言進化研究者。

他表示,一隻能咳嗽的大猩猩引發了巨大的反響,這很有意思。不過,儘管聽起來有點老套,但「這的確很酷」。

「如果不能有意識地控制呼吸,根本不可能掌握語言能力。所以,咕嚕聲、噗噗聲和其他靈長動物製造的各種聲音或許只是情緒化的發聲行為,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自動發出的。」

「可可能按照人類的指示擤鼻涕或假裝咳嗽,證明她能像我們一樣有意識地控制呼吸。」

語言包括很多方面。可可的手勢和咕嚕聲似乎沒什麼大不了,但卻表明猿類能夠控制發聲,這對於形成日常語言至關重要。

完整的語言體系或許是人類所獨有的,但每一種生物也都有自己的特點。正如達爾文所說,我們與近親之間只有「量」的差異,而沒有「質」的區別。

我之前也曾經表示過,很多我們原本認為是人類獨有的特質,其實也可以在其他動物身上找到。

戴夫林也認同這一觀點。

「人類的獨特之處在於,我們或許是唯一具備語言能力的物種。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其他動物身上也可以找到語言的多數構成要素。這實在是令人興奮不已。」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