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類高質量睡眠背後隱含的秘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隻猴子正在睡覺

紅毛猩猩睡覺時的樣子就像一個巨大的橙色嬰兒甜甜地進入夢鄉一樣。

這些體型巨大的類人猿喜歡上牀睡覺,當它們舒舒服服地躺下之後,便會美美地睡上一大覺。它們的眼睛偶爾會在眼皮下亂跳,或許是夢到了什麼事情。

狒狒睡覺時更像一個想要拼命入睡的偏執狂。

它們睡得很不好;睡覺時仍然保持坐姿,必須用臀部不斷保持平衡,腦子也並未完全進入休息狀態,總是擔心周圍有危險發生。

這便引發了一個重要問題:為什麼紅毛猩猩睡得那麼香,而同屬於靈長類動物的狒狒卻睡得如此糾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猿類的睡姿有些不同

根據科學家的研究,答案源自我們的進化史。這也可以從一定程度上解釋兩個問題:包括人類在內的類人猿是如何進化成我們如今的樣子的?人類又為何總是喜歡睡在牀上?

「直到最近,科學家才承認睡眠有可能在人類進化過程發揮了關鍵作用。」美國杜克大學人類學家大衛·山姆森(David Samson)說。

然而,科學家卻很少研究睡眠如何影響我們作為一個物種的發展過程。

所以,山姆森博士和他的同行、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分校的羅伯特·舒梅克(Robert Shumaker)決定對此展開研究。

他們選擇了兩種靈長類動物作為研究對象,並將研究結果發表在《美國人類體格學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上。

「我們選擇紅毛猩猩是因為睡眠學家尚未研究過這種猿類。」山姆森對BBC Earth說。

「另外,它們也是與人類關係最遠的類人猿,因此是一種獲取對比數據的重要物種。」

「我們選擇狒狒則是因為它們在不使用睡眠平台的猴子中體型較大。從根本上講,我們希望控制體型大小,並回答一個問題:為什麼這兩種同樣體型碩大的靈長類動物在睡眠習慣上卻有如此大的差異?」

科學家花了1至4個月的時間,拍攝了圈養的5隻紅毛猩猩和12隻狒狒的睡眠視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狒狒喜歡坐著睡覺

他們研究了這些靈長類動物睡眠時的姿勢、動作和狀態,記錄了它們清醒和入睡的時間,以及睡眠的連貫性。他們還監測了這些動物的腦部活動,測量其快速眼動睡眠(淺睡眠)和非快速眼動睡眠(深睡眠)的時間。對人類而言,快速眼動睡眠與做夢有關。

他們證實,紅毛猩猩比狒狒睡得更長,也睡得更深,表明所有類人猿的睡眠狀況的確好於猴子。

「我們發現,無論以哪種睡眠質量指標來看,紅毛猩猩都好於狒狒;換句話說,與狒狒相比,紅毛猩猩睡得更深、更長、更連貫。」山姆森說。

這種現象背後的原因更具啟發意義。

迄今為止,人類研究的所有野生類人猿種群都會建造專門的睡眠平台。大猩猩、紅毛猩猩、黑猩猩和倭黑猩猩都會在樹上築巢,而現代人類則會建造專供睡覺用的牀。

但其他靈長類動物卻不會採用這種睡眠方式。

體型較小的長臂猿不會建造睡眠平台,狒狒等體型較大的猴子同樣不會這麼做。多數猴子都是坐在樹上睡覺,在樹枝上保持平衡。

這種睡姿的差異恰好可以解釋它們睡眠質量的不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猴子總是擔心捕食者,所以睡眠連貫性較差

紅毛猩猩入睡時更加放鬆,通常採用躺著或趴著的姿勢。「狒狒睡覺的時候多數都坐在防禦位置。」山姆森說。狒狒放鬆時通常會坐在厚厚的粉色硬皮上,我們稱之為臀胝,正是這個部位塑造了狒狒的臀部。

睡姿的差異可能在類人猿(包括人類在內)的進化過程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有一種理論認為,大約1,400萬至1,800萬年前,類人猿的共同祖先將睡覺的地方從樹枝轉移到專門建造的睡眠平台上。

「我不認為第一個懂得建造平台的猿認為自己可以通過這種方式獲得質量更高的睡眠。」山姆森說。

相反,猿的體型在整個中新世(2,300萬年至500萬年前的一個紀元)時期越來越大。它們起初建造睡眠平台的目的可能是為了支撐自己龐大的身軀。

「睡眠平台讓體型龐大的猿可以在樹上安全地入睡,避開捕食者和吸血昆蟲。」山姆森說。

他發現,之前的研究表明,所有體重超過30千克的靈長類動物可能都需要在樹上造一張牀,以便在這樣的平台上入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所有人都想睡個好覺

上牀睡覺帶來了另外一項重要的進化優勢,這讓猿可以睡得更深,獲得更多的非快速眼動睡眠(深睡眠)。

「質量更高的睡眠會對認知能力產生正面影響。」山姆森說,例如,這或許可以提升記憶整合能力。

「睡眠質量可能是猿類與猴子之間的關鍵差異。由於舒適性差、安全性低,加之睡眠環境不夠安靜,所以猴子的淺睡眠時間可能更長。好處在於,當捕食者出現在周圍或社交伙伴活躍時,它們更容易發現。但弊端是,它們無法進入深睡眠。」

「我們猿類似乎發明了一種既安全又舒適的有效睡眠方式。」

「從進化的角度來看,光是從樹枝轉移到睡眠平台就可以增強適應性,早期的人類從睡眠平台轉移到安全的地上睡覺,同樣可以帶來這樣的好處。」

他表示,轉移到地上以及牀上睡覺,可以為早期人類提供其他物種所不具備的競爭優勢。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