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藏在熱帶沙漠裏的冰河世紀

黃昏時分從帳篷望向沙漠的美景。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黃昏時分從帳篷望向沙漠的美景。

位於非洲西南部的納米比亞以擁有世界上最古老,乾燥的沙漠之一,納米布沙漠,以及褶痕斑駁的骷髏海岸(Skeleton Coast)而世界聞名。

你或許難以想像,在這個非洲熱帶國家,你可以找到地球上最大的冰河世紀的痕跡。20年前正是在這裏,地質學家們發現了我們地球歷史上最不尋常的事件:雪球地球(Snowball Earth)。

2015年7月,我與保羅,霍夫曼(Paul Hoffman)領頭的一些地質學家共同來納米比亞探險。

正是保羅和他的同事們在90年代發現了納米比亞又熱又幹的沙漠表層之下存有巨石的重大意義。從那時起,他每年都會回到這裏,探尋更多的地球奧秘。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納米比亞山區山巒重疊,丘陵起伏,烏加河(Ugab River)穿流其中。

雪球地球理論曾被科學家嗤之以鼻。這個理論指的是,大約在7億年前,地球表面從兩極到赤道全部被結成冰,地球被冰雪覆蓋,變成一個大雪球,並一直持續了幾千萬年。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沉積於湖泊底部泥層中的7億年前的岩石,能幫助解密地球冰期的歷史。

納米比亞並非是尋找古老冰河世紀遺跡的人們會想到的地方,但是正是在這裏發現的證據證實了這個看似荒謬的理論:即地球的赤道區域曾經有冰雪覆蓋。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一輛卡車開過納米比亞崎嶇的地形。

在納米比亞沙漠地帶發現的岩石曾經沉積於湖泊的底部。他們驗證了冰川活動的跡象——類似的岩石曾經在冰天雪地的北冰洋發現—-但更關鍵的是,這些岩石是在熱帶地區被發現的。這表明了在7億年前,地球曾被冰雪覆蓋。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地質學家爬上了曾沉積於海洋底部的古代沉積物。該岩層顯示了受到構造和氣候影響的古海平面週期的變化。

我們是為了看冰川沉積物來到這裏探險,但是在納米比亞實地考察並非易事。

納米比亞面積差不多是英國的四倍大,尤其如果你另闢蹊徑不走尋常路的話,恐怕要在土路上顛簸上好幾個小時。離開旅遊景點意味著你要備好食物,野營設備,水和好幾個備胎。

我們前往位於納米比亞西北部,胡阿(Huab)和烏加河之間的一片杳無人跡的地區。這裏又幹又熱,山巒起伏,景色壯觀。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胡阿河盆地是大象經常出沒的地區。

這裏遍地是枯樹枝杈。在乾涸的河流山谷區往往才能夠看到倖存的大樹,它們的樹根往往能夠伸到地下深處吸取隱藏在下面的地下水源。這裏是大象經常出沒的地方,因為他們在這裏可以找到水源。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靠近埃托沙( Etosha)國家公園的水源處可以看到成群大象。

人們出入這片區域最方便的交通方式就是搭乘一種叫做「bakkie」的小型廂式輕便貨車。這種車經過改裝之後車頂上設置有個帳篷以方便野營。這就意味著你可以隨時隨地停下來露營。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繁星滿天的夜晚,在bakkie旁邊露營。

晚上,大家經常圍坐在篝火邊,彈著吉他聽著各自在納米比亞與野生動物的各種奇遇故事,或者納米比亞令人驚嘆的地形構造。早上起來睡眼惺忪時,點個火煮一壺咖啡,然後早早起來去山上遠足。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在盆地遠足,探尋古老冰川的遺跡。

到了晚上,繁星閃爍,銀河系清晰可見,靜靜的躺在那裏可以看好久,恐怕此生也難見到更多的星星劃過頭頂。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由於附近沒有光源污染,銀河系的星星每晚都清晰可見。

有一天我們實地考察了一整天,下午從山上下來,感覺到風力正在加強。在我們下面,帳篷所在的區域,一場沙塵暴正在形成。

Image copyright 10
Image caption 這裏遍地多肉植物,遠處山谷處沙塵暴正在形成。

我們看著沙塵暴不斷逼近我們的帳篷,最後吞沒了帳篷。當我們迎著風趕回露營處時只剩下破損的帳篷,到處都是沙子。那天晚上我們的晚飯吃起來都咯吱咯吱的。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太陽下山之前,我們的帳篷被沙塵暴吞沒。

猛獸經常出沒此處。但是在野生公園之外沒有什麼動物,我們反倒經常看到放牧的動物,和老鴕鳥窩。

在我們整個行程中大象總是先我們一步,他們留下了足跡或者是新鮮的糞便來逗著我們,但是從未真正現身。

在納米比亞,很多奇特有趣的植物已經完全適應了當地乾旱的氣候條件,但是有一種植物特別值得一提:千歲蘭(welwitschia)。千歲蘭是一種真正奇特的植物,一生只有兩片葉子,一經長出後,就與整個植株終生相伴。

終生意味著一個相當長的時間。這些植物平均壽命是500-600年,其中一些經過碳測定已經活超過1000多年了。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千歲蘭只有兩片分開的葉子,但可以一直不停的生長。

在野外行走還有其另外的特別之處,不僅僅是有令人驚嘆的景色和野生動植物,我們處處還能感受到人性的光芒。當我們面臨爆胎,或者沒汽油的情況,總能得到路人的幫助,他們從不期待任何回報。

此行中與人或與動物的每次不期而遇期都讓我們收獲頗多,更重要的是這裏的地形結構,因為它展示了地球過去發生過的變化是多麼不可思議。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