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正在大舉佔領海洋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水母來了嗎?

在過去的十年中,水母入侵世界各地海灘的報道時有所見。「水母大爆發」也給發電站造成了嚴重的問題。

更有甚者,許多科學家聲稱水母的數量在世界範圍內都在增加。他們的研究引發了《專家警告說水母正在佔領海洋,》("Jellyfish taking over ocean, experts warn")和《你需要知道的即將到來的水母狂災》("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e coming jellyfish apocalypse")等等這類危言聳聽的新聞報道。

任何親眼見過水母爆發的人都會覺得這聽起來挺有道理。因為很多地方或區域確實有過水母數量暴增的事例。

然而,認為水母正要統治海洋的論點似乎有些根基不牢。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有證據表明這種誇大其詞背後的證據其實來自於不靠譜的研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許多科學家聲稱水母的數量正在增加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水母的數量被認為在過去幾十年間時升時降。在某些地區,水母種群確實經歷了急劇的增長,導致在某個特定的地區,會有某些時期水母數量看起來比平時多。

水母也經常以「水母群」(fluthers或者smacks)的方式大規模地遷徙,這種遷徙看起來蔚為壯觀,氣勢磅礡。

但整個海洋都被水母牢牢地佔據了嗎?西班牙地中海高級研究所(Mediterranea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 in Spain)的瑪麗娜·桑茲-馬丁(Marina Sanz-Martín)和她的同事研究了科學家們如何研究這個問題。

桑茲-馬丁從2012年開始調查關於水母爆發的研究文獻。她之所以選擇這個問題,是因為她聽到了很多廣為報道的水母佔領海洋的說法。

但是當桑茲-馬丁更仔細地審視水母研究者用來支持這些理論的來源時,她發現其中許多說法站不住腳。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隨海水流動的水母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有一種傾向,一篇論文中比較微妙的用語在下一篇論文中會說得更加肯定而且具體。從一篇論文到下一篇時,有些研究發現會被誇大,有時甚至被扭曲。

在桑茲-馬丁調查過的研究文獻中,她發現有將近一半的出版物錯誤地引用了其它論文。一些論文錯誤地解釋了他們的來源,而其它的則引用了不相干的論文或者為了迎合作者的論點選擇性地引用論文。

桑茲-馬丁不得不詳盡無遺地篩選了幾百篇論文。她說,這在個人層面上也是一個挑戰,因為「批評別人的工作是非常困難的」。為了完整性,她和她的同事們還分析了自己寫的關於水母的論文,其中也發現了完全一樣的引用錯誤。

這些研究人員已經在《全球生態學與生物地理學》(Global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雜誌上發表了他們的成果。

有一項研究導致的混淆,特別能夠說明問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認為水母在統治海洋的理論基礎並不牢靠(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克勞迪婭·米爾斯(Claudia Mills)是美國華盛頓大學星期五港(Friday Harbor)實驗室的一位獨立科學家。2001年她發表的一篇論文,在水母生物學領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米爾斯的論文是一篇評論,文章中她質疑水母佔據海洋的全球趨勢是否存在。她的回答並非確實的肯定或否定,所以她把文章標題寫作一個問題:「全球範圍的水母數量增長是因為不斷變化的海洋條件嗎?」

許多引用她文章的科學家們似乎都認為她對這個問題堅決回答「是」。「我提出一個問題並邀請人們做出結論,並非讓他們隨意閱讀了事,」米爾斯說。

大約10年後,在全美生態分析和綜合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cological Analysis and Synthesis)一次有關水母爆發的會議上,米爾斯親眼看到了她作品的影響。「有一次認為水母正在增長的人舉手表明立場,超過一半的人都舉了手,」她說。米爾斯沒有舉手。

「我似乎開啟了這個謠言,而它則完全失控,」米爾斯說,「我真的有點被嚇到了,這篇論文大概花了我將近一年的時間,而其用語非常微妙。看到甚至沒人費心去讀一讀這篇文章真是讓人驚訝」,她稱這些草率的引用非常「不負責任」。

科學家們把互相引用做得如此糟糕,可能有許多原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有人認為水母的數量正在暴增(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桑茲-馬丁覺得科學家必須認真掌握規模龐大的文獻可能是一個原因。「處理所有這些信息而且還要保持平衡非常困難,」她說。

當你只能用簡單的一句話凖確地概括別人複雜而微妙的作品內容,這也很困難。

此外,科學家需要競爭爭取研究資金,這給他們施加了壓力,讓他們在做結論時比本來的更加大膽。「你需要有一個很好的理由去做研究並獲得資金」,桑茲-馬丁說,「你需要得到資金,你需要每年發表一定數量的論文。」

米爾斯補充說,在全世界許多地方,人們很難有機會接觸到科學論文。對於水母研究而言這尤其如此,因為這項研究吸引了熱愛這種動物而對其熱心地加以研究的興趣人士,然而他們並不一定附屬於某個大學。這些自然主義者和民間科學家不可能承擔得起通過大學圖書館付費閱讀大量期刊的費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水母有時集聚在一起(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因為這個原因,米爾斯說她的很多有名的同事只在那些任何人都能免費在線閱讀的「開放」期刊上發表文章。但是科學家們並不總是對他們發表成果的地方如此挑剔。

沒做後續研究,桑茲-馬丁不能肯定是哪些因素起了作用,如果有其中任何因素起了作用的話。缺乏更多的細節,可能很難想出辦法阻止類似的錯誤未來再次發生。

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是科學家檢查所有引用過他們作品的論文,以確保它們沒有被誤讀。「但這將是一個龐大的工程」桑茲-馬丁說。

此外,這個問題並不局限於水母生物學。2010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在海洋生物論文中平均四分之一的引用是有問題的。其它的研究領域,如商業研究,似乎也並沒有表現得更好。

最後,這一切是否意味著海洋被水母佔領了?

桑茲-馬丁的發現並不意味著水母數量沒有上升。相反,這意味著許多表明數量增加的現有證據不能只看表面。換句話說,我們又回到了原點。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