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發明衣服不僅僅只是為了保暖

Image caption 從愛丁堡的薩頓監獄獲釋後,裸體者斯蒂芬·高夫沿著蘇格蘭邊境向南穿越皮布爾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斯蒂芬·高夫(Stephen Gough)特別喜歡裸體,但這卻讓他付出自由的代價。由於在公共場合裸體,他在監獄總共度過 10 年時光,並多次被捕。

但高夫也以「裸體者」而聞名,在溫暖的天氣裏他喜歡裸體出行。他對公眾並不會帶來危險,但在 2003 年他從英國約翰岬角(John o'Groats)裸體走到天涯海角(Lands' End)時,卻在英國各地引發強烈抗議。

在他試圖再次裸體出行時,很快被捕。在獄中,他常常因為拒絕穿衣服而被關禁閉。

但是,沒人能否認,我們人人生來都像高夫一樣赤條條的、沒有穿衣服。區別在於,我們大多數人都會在公共生活中遮蓋自己的身體。

這樣做有合理的理由:嚴寒時節,不著片縷我們會凍死;酷熱時節,衣服能幫我們防曬。但是,有些採集狩獵社會的人們仍選擇大多數時候裸體。這表明,衣服對於我們的生存並非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裸體是自然的,那麼,我們對衣服的迷戀始於何時呢?其中的原因又何在?

由於衣服不會變成化石,因此我們無法獲得早期人類的直接證據,那時我們的祖先——「古人類(hominin)」不再裸體而行,而是開始用動物皮毛遮蓋自己的身體。

Image caption 某種程度上,早期人類需要有東西蔽體(圖片來源:Entressan/SPL)

但人類學家很大程度上要靠間接方法認識衣服的起源。2011 年一項對虱子的研究表明,虱子在 17 萬年前才出現。研究人員發現,寄居在我們衣服上的頭虱和虱子大約在這個時候開始分離。其中的思路是這樣的:自從我們開始穿衣服後,有些虱子才開始寄居其中,並演變為不同的種類。

在這個時候,我們人類種族——智人已經開始在非洲大地上行走了。他們不再有多少體毛,而正是體毛才幫助古人類在夜間保暖,在白天防曬。

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的伊恩·吉利根(Ian Gilligan)認為,也許我們人類開始穿衣服是為了彌補失去的體毛的作用。

若干現代採集狩獵社會,如南蘇丹的努爾人(Nuer),穿的衣服就很少。這表明,簡單防護是我們人類開始穿衣服的唯一原因。可以想像,人們開始有「得體感」,希望遮住自己的身體,但很難找到這點的直接證據。

史料顯示,其他狩獵社會,如南非的火地人(Fuegians),有時穿著簡單的衣服,但他們也會裸體四處行走。也許早期人類只是在天氣寒冷時才會穿衣服蔽體。

不難發現,在非洲以外地區,衣服對於防寒是至關重要的。另一個人類種族——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會在非常寒冷的天氣中行走,當然需要有東西蔽體。

在現代人類出現很久之前尼安德特人就生活在歐洲。據認為,我們都是從共同的祖先——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進化而來。

Image caption 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需要有東西防寒(圖片來源:Mauricio Anton/SPL)

因而,如果尼安德特人也穿衣服,那麼衣服就不止發明了一次,早在我們發明衣服前尼安德特人就已經發明了衣服。

人類兩個種族穿衣服似乎有著不同的途徑。丹麥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內森·威爾士(Nathan Wales)認為,「尼安德特人和人類[的衣服]似乎沒有顯著的差別。」

在 2012 年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威爾士估計,冬季時,尼安德特人會遮蓋身體部位的 70%-80%,從而能在我們現在所了解的他們的棲息地安然度過寒冷季節。為了弄明白這點,威爾士比較了現代狩獵社會在不同環境中的穿著,並與歷史氣候條件進行對照。

威爾士認為,現代人類需要遮蓋更多的身體部位,會高達 90%。他表示,這意味著,尼安德特人不必製作緊身衣物完全遮蓋自己的身體。

對於他們曾經穿著的衣服我們現在知之甚少。

根據 2016 年 8 月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尼安德特人也許會製作簡單的皮毛斗篷。研究人員指出,典型的尼安德特人可能在身上圍著獸皮。

同時,現代人類製作衣服要略為複雜,也許要將若干片材料縫合在一起。

研究報告首席作者、來自加拿大本拿比西蒙弗雷澤大學的馬克·科拉德(Mark Collard)認識到,現代人捕獵動物可幫助他們製作更厚實、溫暖的皮毛衣服。貂熊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貂熊皮是領口或袖口的上好裝飾品。

Image caption 據認為,尼安德特人的衣服不如現代人類的衣服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科拉德發現,即使在今天,貂熊也還是因紐特人(Inuit)等族群優先捕獵的目標。他表示,「人們對獸皮夢寐以求,它的毛髮結構使之不會像其他皮毛一樣容易挨凍。它比軍隊的防寒衣物還管用。」

對威爾士而言,這些發現證明,現代人類的行為與尼安德特人截然不同。他說,「技術真的幫了人類大忙,人們很快就遷入新的棲息地。於是,人們不必為適應惡劣的天氣提高自己的禦寒能力,只需製作更好的衣服就行了。」

不過,尼安德特人身材矮壯,實際上比現代人更能適應歐洲的寒冷天氣。他們來歐洲的時間比我們早得多,而現代人大部分時間卻生活在熱帶非洲。

荒謬的是,尼安德特人更為適應寒冷天氣的事實也許還加速了他們的衰落。

這聽起來矛盾,但某種程度上,事實的確如此。

現代人身材更高,更易受到寒冷天氣的影響。因此,這就迫使我們的祖先追求更大的技術進步。吉利根表示,「我們做出更好的衣服作為彌補,最終,在大約 3 萬年前氣候變得極為寒冷時,我們有了度過難關的優勢」。

Image caption 早期現代人也許已經製作出幾乎能遮蓋全身的皮大衣。(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

有考古證據表明,人類製作服裝的技術更好。我們已經發明了專門的裁剪工具,如刀片乃至縫衣針。這些工具幫助我們將獸皮切割成矩形和方形等不同形狀,然後再縫製在一起。

相比之下,尼安德特人似乎只有簡單的刮刀。吉利根在 2007 年指出,這種情況讓他們在冰川時代末期這樣的嚴寒時期也只能有低質量的衣服蔽體,因而也加速了他們的衰落。

吉利根表示,「他們開始為生存掙扎,這可能是他們滅絕的原因之一,他們沒有現代人在非洲早已發明的複雜製衣技術」。

在現代人有更為複雜的工具和衣服時,尼安德特人也並非曾被描述的野蠻啞巴,認為他們的複雜程度要比我們低是毫無理由的。他們也許只是沒有必要用衣服遮住全身,在他們最終需要這樣做的時候,他們卻缺乏必要的技術。

實際上,在製作獸皮方面,我們也許曾經從尼安德特人學得一二呢。

2013 年,荷蘭萊頓大學瑪麗·索瑞西(Marie Soressi)帶領的一支團隊發現,尼安德特人是最早用骨頭而不是石頭製造工具的人。他們早在約 4 萬至6 萬年前就已經這樣做了。

這些「磨光工具」是用鹿肋骨的碎片製成的。它們被用來將獸皮弄得更軟,也許會用於製作衣服。

Image caption 人們也許曾用衣服取代人體藝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尼安德特人走向滅絕後,類似的骨制工具也在智人遺址發現。

索瑞西表示,「這類骨制工具在舊石器時代晚期非常普遍,因此,在尼安德特人滅絕後,在現代人的任何遺址都使用得非常普遍,我認為,它可能是從尼安德特人傳給現代人東西的第一個證據。」

了解了尼安德特人對付嚴寒的辦法對現代人極為有用,這樣,現代人就能將骨制工具與自己的其他工具結合起來使用,製作出更好的衣服。

如果事實果真如此,那麼就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尼安德特人沒有複製現代人更為複雜的技術呢?也許現代人只是在地上發現了尼安德特人散落的骨制工具,而不是真的見過尼安德特人。

距今更近的年代,大約 3 萬年前,石器時代的衣服變得更加複雜。

在格魯吉亞的 Dzudzuana 洞穴,研究人員在人們曾經居住的地區發現了彩色的亞麻纖維。它們可能被用於製作不同顏色的亞麻衣服。

這表明,衣服不僅有用,它們還有裝飾作用。換言之,衣服正在成為象徵性的東西。

Image caption 與人體藝術一樣,衣服也成為我們身份的一種象徵(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吉利根指出,早在衣服出現前人類可能就已經開始裝飾自己了。「看看那些不穿衣服的現代狩獵人,他們也會用人體彩繪裝飾自己。不一定非要用衣服才能裝飾自己。」 有證據表明,尼安德特人會在身上塗上赭石色的顏料,最古老的證據可追溯到約 20 萬年前。當然,顏料也可用來給獸皮染色,用於葬禮儀式或者用於洞穴藝術。

在天氣太冷、無法暴露塗色的身體時,早期人類被迫將身體遮蓋起來。吉利根指出,「這種裝飾功能被轉化為穿衣服,一旦情況成為這樣,人類就會出於社會目的以及取暖目的而需要衣服。」

這點也能用來解釋衣服之所以成為識別許多人身份的必不可少的一個原因。同樣,對於某些狩獵部落的身份而言,缺少衣服是至關重要的事情,對於前面那位裸體者也是如此。

因此,關於衣服的事實比您想像的可要複雜。沒有衣服,我們就無法生存下來,但今天,衣服的功能卻比取暖要更多。

衣服成為我們的身份、文化和社會規範的一個組成部分。吉利根說,衣服讓我們從其他物種中、從自然界中脫穎而出。更重要的是,衣服還表明我們屬於特定的社會和政治群體,它們也讓我們彼此有別。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