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會越來越高嗎?

在過去的一個半世紀裏, 人類經歷了各種變化。全球人口激增,從過去的10億激增到70億。在發達國家,人類平均預期壽命已從19世紀中期的45歲劇增至目前的80歲。我們的身體也發生了改變:現在大部分人都比我們的祖輩更高。

在工業化國家,例如英國、美國和日本,人類平均身高增加了最多達10厘米。但在過去的150年,有一個國家人口的平均身高增幅遠遠超過其他國家——荷蘭。今天,荷蘭的年輕男性和女性的平均身高分別為184厘米和170厘米,與19世紀中葉的荷蘭人相比,均高出19厘米。 「這是一個十分不錯的數據,令人感到驚訝,」 慕尼黑大學(University of Munich)經濟史的榮休教授約翰·科姆洛斯(John Komlos)這樣評價。

為什麼人類會普遍增高?尤其是荷蘭人?這種身高增長趨勢是否還將持續,又將在何時結束?我們生活在空間站的後代或其他星球的人是否也會像看待霍比特人(hobbits,英國文學中的一種小矮人)一樣看待他們的地球祖先呢?

對身體有益

在20世紀80年代,諸如此類的問題讓科姆洛斯深受啟發,當時,他是人體測量歷史學的先驅。這個學科探究人類平均身高如何因不斷變化的經濟和社會條件而出現變化。此外,科姆洛斯還利用記錄士兵身高的政府軍事檔案進一步探索二者之間的關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04年,中國第一巨人張俊才和一個7歲的男孩比較手掌大小(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研究顯示,人類個體身高的變化與兩個因素密切相關:飲食和疾病。尤其是這兩個因素在個體童年產生的影響。如果孩童時期沒有得到足夠的食物或者因為腹瀉等疾病導致營養未能獲得充分吸收,兒童得以成長至一個成人的最大高度的可能性將大大降低。

縱觀歷史,身高與健康密切相關的例子比比皆是。在西歐中世紀後期,當時黑死病使60%的人口喪命,而倖存者獲得了充足的食物和不再擁擠的生活條件,二者正是抑制疾病傳播的重要條件。這樣的歷史環境使西歐人顯得相對地高於其他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在17世紀,歐洲人的身高卻處於歷史最低點。法國人平均身高不超於162厘米。由於小冰河期,冬天的嚴寒削減了糧食產量。當時英國正經歷著內戰,法王路易十四發動了一系列戰爭,德國發生了「三十年戰爭」,整個歐洲彌漫著戰爭的硝煙。

18世紀工業革命時期,人們紛紛湧入城市,貧民窟大量出現,同樣也阻礙了身高的發展。到了19世紀後期,社會動蕩已經成為過去,農業生產大幅提高,自來水和市區衛生得到改善,經濟進一步繁榮。西歐人平均身高不斷上升,這種趨勢持續了數十年。

在當代,身高與健康有著密切關係是顯而易見的。朝鮮和韓國便是最好的對比。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HDI)的計算考慮因素是 「預期壽命」、「教育年限」和「生活水平」。排名榜上有195個國家,朝鮮排名第188位。與韓國成年男性相比,朝鮮成年男性的身高落後3—8厘米。韓國在2014年的人類發展指數排名中位列第15。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然而,在一些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19世紀以來的身高增長已經趨於平穩。從18世紀革命戰爭到20世紀中期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人身高一直高於其他工業化國家的人口。但是今天,美國男性身高約為176厘米,女性163厘米,這一數據僅相當於45年前包括伍德斯托克(Woodstock)在內的嬉皮士的平均身高,遠遠落後於現代的荷蘭人身高。

北歐人為何能遙遙領先? 科姆洛斯堅決認為,相對於美國獲取營養和衛生保健的不平等體系,先進的歐洲國家更社會化的系統是構成體高差距的關鍵。

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也不會定期看醫生。美國的孕婦幾乎沒有獲得任何援助,而在荷蘭,情況完全相反,科姆洛斯表示,「她們可以免費獲得護士上門服務。」此外,三分之一的美國人肥胖,原因之一是吃得太多垃圾食品。由於發育和代謝問題,高熱量的加工食品會使消費者的身高增長受到阻礙。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美國人的身高增長未能跟上歐洲」

身材高大的魅力

值得注意的是,身材高大在許多文化中成為一種吸引力的象徵。身高也成為一種衡量收入潛力的可靠指標。一篇發表於2004年而經常被援引的研究指出,每高出平均身高值一英寸,有關人士的每年收入有望額外增加789美元(相當於今天的976美元或625英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不過,高挑身材帶來的利益是有限的。身高顯然並不總與財富有必然聯繫,當然,著名運動員和時裝模特除外。許多身價數千萬的CEO並不個個都身材魁梧。科姆洛斯表示,人類身高昂帶來的好處會在到了190厘米左右就逐漸消失;超過這個水平就不會再是美感高度,而是高得令人驚訝。

過度的身高可能不是「福」,反而是「禍」。進門時,身材高挑的人不得不彎腰;坐小汽車時也會遭遇困難。身材過高的人也更容易患上某些疾病,如關節和心血管疾病。在正式紀錄中世界上歷來最高的人羅伯特·瓦德洛(Robert Wadlow)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因患腦下垂體疾病,他的身高猛增至2.72米(8英尺11英寸)。為了支撐如此高的身高,步行時他的腿需要托架扶助。最終因所用托架尺寸不合,導致水皰和隨後的感染,瓦德洛不幸去世,年僅22歲。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羅伯特·瓦德洛(Robert Wadlow)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鑒於這些因素和近來身高增長紀錄,科姆洛斯認為人類身高可能已經達到了頂峰。「在我看來,荷蘭人已經是所有人口中最高的了,」 科姆洛斯說。「在最佳條件下,他們的體高已經是人類的極限。」

達到新水平

如果我們確實已經達到了地球上人類的最大高度,那麼在地球以外的星空呢?那些生活在太空或其他星球的人,最終會長得比普通地球人更高嗎?

不同於地球的生活方式會改變人類形態這一概唸經常出現在科幻小說中。金·斯坦利·羅賓遜(Kim Stanley Robinson)的獲獎作品《火星》(Mars)三部曲中,我們在火星上開拓殖民地。據說,由於火星的重力只有地球的38%,在幾代人之內,在火星上出生長大的地球人將遠遠高於他們的祖先。

雖然我們對生活在其他星球會是怎樣的情況不能確定,直至我們到達那裏為止,但是,我們可以從宇航員身上了解到一些遠離地球時發生的變化。宇航員們在國際空間站(ISS)生活了幾個月後,在這種無重力的環境下,他們的身高會增高幾厘米,但這種暫時出現的額外高度會在回到地球上的幾天后自然消失。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歐洲航天局)

身高有所增加是因為宇航員身體內具有緩衝作用的椎間盤充滿液體並不斷脹大。通常情況下,地球重力會擠壓椎間盤。不過,我們晚上平躺著睡覺,當我們醒來時,因為椎間盤充滿液體,所以身高會略有增加。

與國際空間站相比,火星上的情況沒有那麼糟,重力會大得多。但是,殖民者可能打算永久居住在火星。這些勇敢的墾荒者很可能會有嚴重的背痛。但這些痛楚可能比不上其他已知的低重力引發的健康問題,包括骨質流失和內分泌系統失調。火星人不會進化成巨人,相反,他們的體質可能較弱。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歐洲航天局/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

開拓一個全新的星球肯定會有壓力。火星是一個沒有可供呼吸的空氣的冰冷沙漠。所有食品生產和生活必須在受保護的環境中進行。另外,火星上的一天比地球長,這會打亂我們習以為常的24小時生物鐘。

因為缺少所有地球上具備的舒適條件,火星人或太空人的平均身高很可能比他們居住在舒適地球上的伙伴們更矮一些。

欲閱讀 英文原文,請訪問 BBC Future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