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應用 機場安檢大變革

一位年輕女士正排隊凖備接受機場安檢。她腳穿一雙細高跟皮靴,手提時尚拎包,與腰間寬大的皮帶搭配完美,臉龐上戴著一副大品牌太陽鏡。可是她光彩照人的形像即將消失。

靴子、皮帶、太陽鏡和手包統統被放進了一隻塑料托盤裏,瞬間這位女士看起來怎麼也不像是搭乘該國際豪華航班的旅客了。

她也可能被要求接受全身X光掃描。而根據所採用技術,安檢屏幕上可能顯示其一絲不掛的形像,因此安檢人員很可能對她一覽無遺。不過,接受掃描檢查至少可免去被安檢人員全身拍打檢查;當然如果被懷疑攜有可疑物品,這項檢查也是躲不過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評論者指出如今人們正在草率地使用那些「荒唐擾人的技術」。(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空中飛人」們對這樣的安檢過程均了然於胸,但又十分痛恨。英國「國際隱私」權益保護組織執行董事格斯·侯賽因(Gus Hosein)表示:「在機場,人們像牲口一樣接受安檢,而越來越多的人對此已習以為常。多年來,我們所見到的機場安檢堪比一齣舞台大戲,更多的荒唐技術、惱人技術也正在匆匆地粉墨登場。」

但安防專家堅信,採用不斷進步的技術是絕對有道理的。

全身掃描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旅客調查顯示:機場安檢是旅行中最不受歡迎的一項。很多機場已經認識到這一點。有些機場正力圖改變這一現狀,盡量使旅客在接受肢體接觸檢查、掃描檢查及行李翻檢時感覺舒適,同時又不影響安檢效果。

但最惱人的是排隊時間,其次是取出電子產品、對液體、飲料的限制以及解皮帶、脫靴子等。相比之下,拍打檢查不是最大問題;全身掃描更令人不滿。

當初採用全身掃描儀是為了減小安檢隊伍長度,同時提高安全性。於是,2007年全身掃描儀首次登場,用以替代或輔助金屬探測器,但緊隨2009年聖誕期間發生在底特律的一次炸機未遂事件後(該事件嫌犯將炸彈藏在內衣中混過安檢),全身掃描儀得到了普遍應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有些機場要求旅客全部鞋只均需接受掃描安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力推全身掃描儀的是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目前機場使用的此類掃描儀分為兩種:毫米波掃描儀和反射散射掃描儀。前者利用非電離輻射無線電波產生三維影像,後者則通過X光造影成像。

但事與願違,由於全身掃描儀在應用之初每次檢測到可疑物品均會響起警號,引發對旅客全身的徹底搜查,因此在使用初期大大延長了排隊等候時間。

隱私問題

不久,人們對這些掃描儀到底都能看到些什麼開始感到好奇,尤其是在媒體刊出運輸標凖化局研究實驗室領導蘇珊.哈洛韋爾(Susan Hallowell)的一張照片後,人們的好奇更加升溫,因為照片中哈洛韋爾正在接受掃描,而圖像中的她幾乎赤身露體。隱私組織對此展開調查,於是全身掃描儀於2013年年中退出了美國機場。

這樣的全身掃描儀在其他大多數國家也相繼消失,繼而由裝有「自動目標識別」(Automated Target Recognition)隱私軟件的毫米波掃描儀替代。毫米波掃描儀不會生成一絲不掛的圖像,而是形成卡通圖像,用以顯示潛在可疑物位置,方便安檢人員執行全身檢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航空公司表示需要開發更加精密複雜的掃描技術,以提升飛行安全。(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就在此時,英國利茲貝克特大學(Leeds Beckett University)講授公法、國際貿易法與反恐怖法的史蒂夫.伍德(Steve Wood)表示,其實人們對從身體掃描儀上到底能看到什麼並非那麼擔憂。伍德在英國對航空旅客體驗進行了四年研究,發現事實上多數人對此並不在乎。他對711人進行了調查,其中77%的乘客表示,實際上他們歡迎新型身體掃描儀加入安檢體系,而僅有11%的乘客認為身體掃描侵犯了他們的隱私。

多隊安檢,節約時間

當然,各機場安檢步驟不盡相同。從旅行箱中取出筆記本電腦、將所有液體、飲料放入透明塑料袋內已成為全球各地檢查隨身行李的普遍做法。但有些機場要求所有鞋只都要掃描,還有一些機場,如德國的法蘭克福機場,要求乘客包內不得裝有充電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人們對某些顯示過多細節的掃描儀仍舊存在隱私擔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為減少排隊長度,機場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的智能安檢系統引進了工作流程優化措施。例如,英國蓋特威克機場引導乘客在各台X光掃描儀傳送帶前排成多支隊伍,因此提高了行李分檢效率。與此同時,安檢還為乘客提供諸多桌子便於重新整理行李,以及保護隱私的隔板。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Schiphol airport)採用類似系統運輸安檢托盤以降低排隊長度,同時還通過一套全新的自動掃描系統對托盤內物品進行初步檢查,當發現可疑物品時方通知工作人員。需要二次檢查的隨身行李從已通過安檢的行李中分揀出來,送入安檢通道末端的另一台X光掃描儀。

該系統是史基浦機場為提高乘客安檢體驗的創新之舉,希望借此扭轉安檢令人生厭的形像,使其成為一項服務。

行李核磁共振成像

然而,安檢並非僅需做到速度提升。史基浦機場新設安檢區域還選用了降低噪音材料,天花板表面鑲嵌木板,並可射入更多的自然光線。其設計溫馨,綠植相間,處處洋溢著寧靜安逸氣氛。同時,安檢人員必須重新培訓上崗,他們不僅要學會檢查,還需掌握誠摯待客之道。

掃描技術在不久的將來終將大展身手。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的戈特(Goater)表示:「人們遲早無需將液體、飲料及筆記本電腦從行李中取出便有望實現自動掃描了。」

研究人員認為他們或許已經找到了解決方案。例如,美國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的科研人員以醫學應用領域掃描技術為依托,發明了被稱作 MagRay的掃描系統。該系統將X光與(核磁共振成像中的)核磁共振技術相結合,在阿爾伯克基機場試用期間得到接受掃描乘客的好評,但該項目由於資金不足,目前已經停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毫米波掃描儀將肢體形像卡通化(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與此同時,美國研諾邏輯科技有限公司(Analogic)利用醫療領域計算機斷層成像技術,即CT技術(一種生成斷層圖像的成像系統),製作出三維掃描系統對手提行李進行安檢。該公司不斷改進此項技術,使其用於隨身行李的檢查。目前,此項技術正在倫敦盧頓機場和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接受測試。

儘管在過去幾年間邊境檢查已愈發數字化、自動化,已啟用了計算機化護照檢查閘口和設備對旅客信息進行處理,但護照檢查仍舊是煩擾旅客的又一頑疾。

情報收集

戈特堅信新興生物統計學將極大提高安檢效率。 他表示:「如果某人與和自己相貌相仿者互換護照,他或許可以逃過肉眼檢查,但絕蒙混不過虹膜掃描。」電子護照檢查閘口也加速了乘客流動速度,例如,由於應用了臉部識別技術,倫敦蓋特威克機場安檢排隊時間不會超過五分鐘。這一點始終令該機場引以為豪。

但英國「國際隱私」權益保護組織執行董事侯賽因表示這些安檢發明主旨是鞏固加強「不透明的監督體系」,並非旨在改善乘客體驗。他指出:「我們不清楚後台處理是如何確定某人需要檢查或不需要檢查的。現今,技術甚至在乘客還未動身離家之前便可對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進行監控、給出他們的輪廓。事實上,在乘客購票之際,輪廓掃描便已開始。當然,這有助於提高效率、增進乘客體驗,但真正的重點卻是增加收入和情報收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功能卓越的掃描儀與不斷發展的生物統計學能否令飛行更加安全?(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功能卓越的掃描儀、不斷發展的生物統計學以及更加智能的排隊系統或許確實可令機場安檢稍有改進,但當我們站在X光掃描儀前聽著安檢人員的脫衣指令時,不要指望技術可免去此時的所有尷尬。

欲閱讀 英文原文,請訪問 BBC Future網站。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