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日常作惡行為的心理學家鮑休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如果你有機會把沒什麼害處的蟲子餵進咖啡研磨機,你會喜歡這麼幹嗎?你會用鬧翻天的噪音折磨無辜旁人而幸災樂禍嗎?

這些只不過是德爾羅伊·鮑休斯(Delroy Paulhus)用以了解我們身邊「陰暗個性」的部分試驗。本質上他希望解答我們可能都會問的一個問題:為什麼有的人以殘忍為樂?不僅變態狂和殺人犯——而且校園惡霸、網絡小白乃至政治家、警察此類顯然屬於社會良好人群的都這樣。

鮑休斯表示,很容易對這些人迅速做出簡單化的假設。身為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教授的鮑休斯稱,「人們希望把我們的世界簡化成好人或壞人的世界」。但他的研究方法卻另闢蹊徑,像研究有害昆蟲的動物學家一樣,他把日常作惡行為的不同類型分門別類,創立他所謂的「分類學」。

自愛

鮑休斯最先感興趣的是自戀狂——他們是極其自私自負的人,為保衛自己的自負感可以大打出手。然後十幾年前,他的研究生凱維·威廉姆斯(Kevin Williams)建議他們探究這些自戀傾向是否跟其他兩種討厭的性格有關——玩弄權術(冷酷的操作者)和精神變態(冷酷麻木、不顧他人感受)。他們共同發現,這三種性格在很大程度上互不相關,雖然有時候也同時出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鮑休斯的問卷調查通常詢問調查對象是否贊同「我喜歡捉弄弱者」、「不把你的秘密告訴我是明智的」諸如此類的說法。你認為這些性格難以啟齒,調查對象不願意承認——但至少在實驗室裏人們敞開心扉,他們的回答的確看起來與青春期和成年期現實生活中的欺凌有關。他們不忠於配偶、考試作弊的可能性也更大。

即便如此,由於鮑休斯注意的是日常作惡行為而非刑事或精神病案例,這些性格在第一次會談時絕非顯而易見。比如,自戀傾向得分特別高的人很快表現出「言過其實」的傾向,而言過其實是增強自尊的一個策略。在部分實驗中,鮑休斯給他們提出一個憑空捏造的主題,他們迅速設法表現出了如指掌的樣子——當他提出質疑時他們才憤怒起來。

人性本惡

一旦鮑休斯開始打開這些黑暗心靈的窗戶,其他人很快希望探究回答有關人性的一些基本問題。比如人性本惡嗎?對同卵雙胞胎和異卵雙胞胎的比較研究顯示,自戀狂和精神變態的遺傳成分相對較大,不過喜歡玩弄權術似乎更多的是由於環境。不過,無論我們從父母遺傳了什麼都不能消除我們的個人責任感。「我認為沒有誰是天生的精神變態,對此也並非無能為力,」利物浦大學的明娜·萊昂斯(Minna Lyons)說。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只需看看流行文化中的反英雄角色——詹姆斯·邦德、唐·德雷帕、《華爾街之狼》喬丹·貝爾福特——便可明白黑暗性格很性感,越來越多的科學研究也證明了這點。從另一個基本人性也許可以進一步看出這些好處——無論你是早起型還是夜貓子。萊昂斯和他的學生艾米·瓊斯(Amy Jones)發現,夜貓子——熬夜但不能早起的人——往往在一系列黑暗三性格的評分中得分較高。他們常常是敢於冒險,這是精神變態的一個特徵;他們更愛操控、喜歡利用別人。如果你想想我們的進化歷程就不難理解了:也許是黑暗性格的人更有可能在他人熟睡時去偷、去操縱和亂搞男女關係,於是他們進化成夜貓子。

無論該理論的真實性如何,鮑休斯贊同總是存在這些人利用的空間。「人類社會太複雜,提高自己繁衍成功率有多種不同辦法——有的需要親切和藹、有的是下流骯髒,」他說。

黑暗角落

近來他發現,有的人還欣然承認給他人造成痛苦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取樂。至關重要的是,這些傾向不單是自戀、精神變態、玩弄權術的反應,而似乎是形成自己的亞型——「日常虐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往咖啡機扔蟲子」實驗讓鮑休斯及其同事有了檢驗其是否體現現實生活行為的完美方式。在受試者不知情的情況下,咖啡機經過改造,給蟲子留了出口——但機器人仍能發出模仿蟲子殼與齒輪相撞的粉碎聲。一些人大驚失色不願參加,其他人則樂此不疲。「他們不僅願意做蟲子的惡作劇,而且還更有甚者,」鮑休斯說,「其他人則認為這種行為太噁心,甚至不願意與他們共處一室。」 至關重要的是,這些人在日常虐待方面的得分也非常高。

可以說,一個理性的人對蟲子的感覺不太關心。不過研究團隊後來做了一個計算機遊戲,遊戲者可以通過自己的耳機用喧鬧的噪音「懲罰」對手。懲罰並非強制性的,事實上志願者要完成冗長的文字任務才能獲得懲罰對手的權利——不過,出乎鮑休斯的預料,日常虐待狂更樂意不辭辛勞地完成文字任務。 「他們不僅有做這事的意願,還有去享受的動機,額外花一些力氣獲得傷害他人的機會。」 重要的是,這個實驗不存在挑釁,他們的殘忍行為也不會帶來個人收益——他們這麼做就是為了找樂子。

網絡小白跟蹤

鮑休斯認為這與網絡小白直接相關。「他們就好像日常虐待狂的網絡版,因為他們花時間去害別人。」 果不其然,對小白評論員的一次匿名調查發現,他們的黑暗性格得分很高,找樂子是其主要動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鮑休斯的發現受到了警察和軍事機構的注意。他們想與他合作,看他的深刻洞見是否能解釋為什麼有的人濫用職權。「問題是這些人可能故意選擇有權力傷害別人的工作,」他說。若果真如此,那麼進一步的工作就有可能提出在招聘時淘汰這些黑色性格者的辦法。

他對「道德的權術主義」和「團體自戀」的新研究也很興奮,這兩類人也許具有黑暗性格,但是利用黑暗性格幹好事。在有些情況下,冷酷無情也許很有必要。「要成為首相,你得走近路、傷害人,甚至做小人以實現自己的道德事業,」他說。畢竟黑暗性格通常具有解決事情的衝動和自信——甚至德蘭修女顯然也有堅毅的一面,他說。

所有這些突出了鮑休斯積極探索的非善即惡二分法的錯誤。某種程度上這既是一個專業問題,也是一個個人問題。他承認在自己的行為中也看到了陰暗面:比如他喜歡看猛烈、慘痛的比賽。「不要多久我的黑暗性格就會超過普通人,」他說。「不過我是一位科學家,有著持久的好奇心,而且喜歡探討這類東西——我認為也許自己具有詳細研究這些黑暗面的有利條件。」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