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要挖鼻孔?

Image copyright z

挖鼻孔是一個大多數人都做過但是鮮有人會承認的事。如果挖鼻孔的時候被抓了個現行,我們會覺得羞愧又尷尬。而當別人在公眾場合摳鼻子的時候,我們常常又嗤之以鼻。我所說的就是這種將手指捅進鼻腔掏出鼻涕等穢物的行為。

挖鼻孔是否真的沒有益處嗎?它真有那麼普遍或那麼糟糕嗎?為什麼?是否曾經有人想嘗嘗這種穢物的滋味?

挖鼻孔在醫學術語中被稱為「強制性挖鼻綜合徵(rhinotillexomania)」。對這種行為的系統性研究可能得追溯到1995年美國科研人員湯普森(Thompson)和傑弗遜(Jefferson)的研究。他們以電子郵件的形式向威斯康辛州戴恩縣的1000名成年居民發送了調查問卷。

在收回的254份問卷中,高達91%的調查對象坦誠自己曾經挖過鼻孔,其中僅有1.2%的人承認自己每小時至少挖一次。不知是期望有所節制還是想引人注目,有兩名調查對象表示自己挖鼻孔癖已經妨礙到他們的日常生活。

更令研究人員驚訝的是,另外兩名調查對象表示,頻繁的摳鼻行為使他們的鼻中隔(分隔左右鼻孔的薄層組織)都被挖出了一個洞。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Thinkstock)

這項研究並不嚴謹,因為僅有約四分之一的調查問卷得到回收,並且有摳鼻愛好的人更可能完成並回復該調查問卷。但是,這個研究指出了一點:儘管存在文化上的禁忌,挖鼻孔確實是非常普遍的現象。

年輕人的癖好

五年之後,印度班加羅爾印度國家精神衛生和神經科學研究院的奇塔蘭詹·安德雷德(Chittaranjan Andrade)博士和施瑞哈瑞(Srihari)學士決定對摳鼻行為展開更深入的探究。

他們推斷,與成年人相比,挖鼻子這種習慣在兒童和青少年中更為普遍。因此,為了了解摳鼻行為的流行程度,調查年輕人口比調查年長人口更有意義。除此之外,為了避免受到與威斯康辛州的研究可能受到的傾向性回復一樣的影響,這兩名研究人員到學校教室中發放調查問卷。

在學校中他們獲得具有代表性的樣本的可能性更高。他們將精力集中到班加羅爾的4所學校上,其中有一所學校招收社會底層家庭的兒童,兩所傾向於接收中產階級家庭兒童,最後一所面向高收入家庭的孩子。

安德雷德和施瑞哈瑞總共收集到200名青少年的調查數據。他們當中幾乎所有人都承認自己的挖鼻孔行為,平均每天4次。當然這個結果並不意外,我們之前對此已有所認識。

但我們對這個結果背後的數據模式更感興趣。僅有7.6%的學生表示他們的手指每天捅進鼻孔超過20次,但是卻有近20%的學生認定自己有「嚴重的挖鼻孔問題」。大多數人表示挖鼻子是為了解癢或者清理鼻腔穢物,然而有24人,即12%的學生坦白,這麼做感覺很好。

挖鼻孔依靠的並非只有手指。12名學生聲稱曾用過鑷子摳鼻,另有9名學生表示用過鉛筆。竟然還有9人承認自己曾經品嚐過從鼻腔裏挖出來的寶藏。味道好極了!

挖鼻孔在不同社會經濟階層之間並沒有差別,這是真正將所有人團結在一起的行為。但是挖鼻孔存在性別上的差異:男孩似乎更熱衷於此,而女孩則傾向於把它視為一種惡習。

數據統計顯示,男孩比女孩更容易染上壞習慣,比如咬指甲(醫學上稱為「咬指甲癖onychophagia」)或者揪頭髮(醫學上稱為「拔毛髮癖trichotillomania」)。

挖鼻和毀容

不過挖鼻孔不是一種無害行為。安德雷德和施瑞哈瑞在查閱一些醫療文獻時發現,某些極端病例,挖鼻孔與一些嚴重的健康問題有關,或者導致這些問題的發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在一個病例中,外科醫生一直無法完成鼻中隔穿孔閉合治療,因為病人無法克制挖鼻孔的習慣,導致手術部位難以癒合。還有一位同樣熱衷摳鼻子的53歲婦女,她不只挖穿了鼻中隔,還把鼻竇挖出一個洞。

另外一名29歲的男性同時患有拔毛髮癖(拔頭髮)和強制性挖鼻綜合症(挖鼻屎),這在過去從未有文獻資料記載過。這也迫使他的主治醫生創造一個新的醫學術語:強制性挖鼻拔毛髮綜合症(rhinotrichotillomania)。除了拔毛髮和挖鼻孔,他還染上了拔鼻毛的惡習。當他的鼻毛幾乎被拔光時,他的鼻子就開始發炎紅腫。炎症的治療使他不得不忍受鼻子遍布紫斑的副作用。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紫斑的存在使得鼻毛看起來不那麼明顯,這讓他如釋重負。對他而言,有一個紫色的鼻子比暴露的鼻毛更加舒暢。通過藥物成功治好其炎症的主治醫生將他的症狀描述為一種軀體畸形障礙,有時該症狀被認為是一種「強迫譜系障礙」( "obsessive compulsive spectrum disorder".)

鼻子有危險

我們大多數人都明白偶爾幾次小心翼翼的挖鼻孔應該不是某種疾病。有趣的是,與咬指甲和拔鼻毛不同,強制性挖鼻綜合症並不被認為是強迫症的一種表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挖鼻孔就是絕對安全的。在2006年的一項研究中,荷蘭的科研人員發現,挖鼻孔會為細菌的傳播推波助瀾。他們發現,在耳鼻喉科門診中,有挖鼻孔習慣的人比沒有的人更易攜帶金黃色葡萄球菌。他們還發現在健康的志願受訪者中也存在類似的情況:他們自己報告的挖鼻孔頻率,與他們的鼻腔培養基中骯髒微生物出現概率以及金黃色葡萄球菌出現數量之間存在正相關關係。

既然有如此多的風險,又可能遭到他人的鄙視,為什麼我們還會堅持挖鼻孔?這個問題並沒有明確的答案。但是正如湯姆·斯塔福(Tom Stafford)在最近有關咬指甲的文章中所寫的,挖鼻屎可能是因為我們從「清理」的動作中獲得了簡單的滿足感,並且觸碰鼻子對我們而言一直是很輕易的事情——換句話說,我們挖鼻孔是「因為鼻子就在那兒等著我們」。

也許挖鼻孔只彰顯出我們的懶惰而已。畢竟在你渴望清理一下鼻腔的時候,手指會隨時聽候你的差遣,並且從不短缺,這比一盒紙巾好用多了。

我們應當感到高興,因為仍然有一些研究人員在努力探究我們挖鼻孔的原因以及這種行為所導致的後果。2001年,安德雷德和施瑞哈瑞這兩位印度學者被授予了搞笑諾貝爾獎。搞笑諾貝爾獎所授予的科學研究往往會令你發笑,然後又使你有所思考。在頒獎儀式上,安德雷德說:「有些人將自己的鼻子伸到別人的工作領域中, 而我卻把自己的工作伸進別人的鼻子裏。」

請訪問 BBC Future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