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色真的會改變我們的情緒嗎?

Image copyright z

我們會花好幾個小時選擇房間塗料的顏色,以便正好營造出自己想要的氛圍。我們會研究塗料色卡良久,再把測試塗料帶回家。醫生的手術室通常會塗成白色,這給我們帶來一種醫院的清潔感,快餐店會塗成紅色或黃色,有的牢房則塗成粉色,希望能減弱囚犯的攻擊性。

我們可能認為自己了解不同顏色的作用。紅色令人振奮、藍色令人鎮靜這樣的看法深植於西方文化,許多人認為事實就是如此。但顏色真的像我們認為的那樣能改變我們的行為嗎?

有關科學研究的結果令人喜憂參半,有的還存在爭議。紅色是被人研究最多的顏色,它往往被拿來與藍色和綠色比較。有些研究表明,與藍色或綠色相比,人們面對紅色時,認知作業成績會更好;其他研究卻又得出相反的結論。

條件反射是最常被引用的原理。如果屢次在某種顏色的環境中獲得一種特定的體驗,最終,人們會開始把這種顏色與自己的感受或行為聯繫起來。

有人認為,在學生時代,老師會把作業中的錯誤用紅筆圈出,這導致人們一直把紅色與危險聯繫起來,而紅色水果往往有毒這一事實也突出強調了這一認知。另一方面,人們很可能把藍色與安靜的環境產生聯繫,如星空下的大海、廣袤藍天下的美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Thinkstock)

當然,總會有例外情況。老師寫「優秀」的評語用的是紅筆,樹莓也是紅色,可是卻很好吃。人們確實會把不同的顏色與不同的事物聯繫起來,但這種聯繫是否會以某種方式對人的行為產生影響,或者對某項特定工作的順利完成產生影響,卻是另一回事。

鑒於以往得出的結論不一,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決定嘗試徹底澄清這個問題。那是2009 年。他們讓受試者坐在電腦前,電腦屏幕分別設為藍色、紅色和「中性色」,並針對不同的任務對受試者進行測試。

坐在紅屏電腦前的受試者在完成需要注重細節的任務時,如記憶力測試和校對測試,取得的結果較好;坐在藍屏電腦前的受試者在創造性任務測試時取得較好結果,例如設想一塊磚頭的用途,越多越好。

研究人員推測,紅色給人「迴避」的暗示,因而人們會更為小心,而藍色則相反,給人一種「接近」的暗示,促使人更自由地思考,因此更能激發人的創造力。為檢驗這一假設,研究人員請志願者猜字謎,將打亂的字母重新組合成正確的單詞,這個任務涉及迴避和接近兩種行為。

如果要迴避的單詞在紅色背景上顯示,受試者傾向於更快地解開字謎;而接近類的單詞在藍色背景上顯示,他們會更快地解答出來。這表明,顏色和行為在他們的思維中是有聯繫的。

研究團隊甚至對他們研究結果的實際應用進行了檢測。例如,他們設想根據當前任務的性質將牆壁塗成不同的顏色:如對研究新藥副作用的團隊,辦公室牆壁塗為紅色;對進行創造性頭腦風暴的團隊,辦公室牆壁則塗為藍色。實際應用中,這種做法可能很難做到。在辦公室或教室中,有時候需要發揮創造性思維,有時候卻需要關注細節。

警告?渴望?

無論如何,現在這項發現本身受到質疑2014 年,另一個研究團隊試圖對更多受試者重覆上述部分研究,顏色的影響卻消失了。前面的研究有 69 名受試者參與,這次研究則有 263 名志願者參與,背景顏色則並無變化。

研究團隊也對另一個重大研究結果提出質疑,最初的 研究結果由奧利弗·甘喬 (Oliver Genschow) 在瑞士巴塞爾大學提出。甘喬的團隊為接受測試的志願者提供了一盤椒鹽脆餅幹,請他們根據需要想吃多少吃多少,然後評價餅幹的口味。

可喜的是,有六分之一的受試者不得不被排除在外,因為他們將餅幹與他人分享,而這與研究目的不符。在考慮到上述因素後,紅色似乎又一次成為警告的顏色,拿紅色盤子的人吃得餅幹要少一些。但是,阿巴拉契亞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按照同樣程序所做的研究卻得出了恰恰相反的結果:拿著紅色盤子的人吃的餅幹更多。

粉色監獄

顯然,研究顏色的影響比表面上看來的那樣要更難 — 也許顏色並不會像我們想像的那樣產生影響。不過,我們還是有足夠理由相信,對美國、瑞士、德國、波蘭、奧地利和英國的一些監獄而言,顏色的確能產生影響,這些監獄將牢房塗成一種特別的粉色。

瑞士有 20% 的監獄和警察局至少都有一間粉色的牢房。這種粉色我稱之為奶凍粉色,但其正確名稱為「貝克-米勒粉紅」 (Baker-Miller pink),因為兩名美國海軍軍官首先對粉色牆壁對囚犯的影響進行研究而得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Thinkstock)

那是在 1979 年,研究人員給囚犯出示藍色卡片或紅色卡片,要求他們抵抗實驗人員將他們胳膊壓下去的壓力。在出示藍色卡片時,他們推得更用力,而出示粉色卡片時,他們的攻擊性不知怎麼就減弱了。當然,事實也許並非如此。實驗人員知道出示卡片的顏色;因此,即使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們也可能在出示紅色卡片時,減輕壓囚犯胳膊的壓力。

此外,他們在用粉色卡片和藍色卡片測試之前已經進行過測試,因此,也許在用藍色卡片測試時,他們只是壓得更熟練而已。為複製上述研究結果,對研究方法加以改進後又進行了幾次測試,均以失敗告終。

隨後,他們又在真正的牢房進行測試,這些牢房被塗成粉色——用一品脫紅色塗料與一加崙白色塗料勾兌,得到這種可愛的粉色。測試結果依然是對受試者沒有什麼變化,也許重新粉刷牢房會有影響,而不是因為顏色是粉色。

2014 年,甘喬的研究團隊進入一個戒備極其森嚴的瑞士監獄,再次對上述假設進行測試。他們的研究方法比30 年前的研究要先進得多。違反監規的囚犯被隨機關入整個塗成粉色的牢房,或是四壁塗成灰色、天花板塗成粉色的牢房。

研究團隊事先對獄警進行了培訓,要求他們採用一種攻擊量表對囚犯的行為進行評估。對於因違規被關入粉色牢房的囚犯,研究結果令人失望。被關三天後,兩種牢房中的囚犯比關入牢房前的攻擊性都有所減弱。牆壁顏色根本沒有產生任何影響。

研究人員承認,規模更大的研究也許會發現顏色有影響,但如果顏色只會對少數人產生影響,那麼是否值得一試就需要三思了。研究人員甚至指出,牢房牆壁塗成奶凍粉色可能還會有負面作用,因為一般認為粉紅色代表女性,讓囚犯住在粉紅色房間裏可能會使其認為有辱人格。

因此,顏色也許會有影響,但目前而言,這些影響難以持久,有時候甚至完全不存在。雖然有更好的研究方法在逐漸出現,但要全面了解顏色對我們的影響,仍有待時日,更不必說了解顏色影響背後的確切原理了。目前看來,室內裝飾還是應該一如既往,從個人品味和藝術欣賞角度出發為妙。

請訪問 BBC Future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