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再擴大!可城市能夠無限膨脹嗎?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Thinkstock)

世界上現在有三十多個特大城市;不斷擴張的城市面積使得其中每一座特大城市都能容納千萬人以上。

大城市的優勢十分明顯:人口集中、交流便捷、基礎設施完善,創造了更多機遇,溝通更高效;但大量增長的人口同樣導致了污染加劇、租金水漲船高和基礎設施耗損嚴重等問題。

理論物理學家傑弗裏·韋斯特(Geoffrey West)的觀點是,上述問題會隨著人口的增加而變得更為嚴重。

他認為,「城市越大,人均所得越多。因此,城市越大,艾滋病病例更多,工資收入更高,犯罪率更高,發明的專利更多,如此等等。一切都合情合理,也可以預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韋斯特表示,全球的超大城市似乎都在共享著一種超線性擴張的理念。他說:「想要持續發展,就必須保持創新,並且創新速度需要不斷加快。這樣,重大創新之間的週期越來越短,進而生活的節奏不得不加快,從而維持這種發展。」

儘管各大城市有著相同的理念,但各自發展的動力則有所不同。這些城市竭力維持著日益增長的各種數字,各自面臨著不同的壓力。

下面分別講述五個特大城市各自讓人談虎色變的特點;這些特點共同描繪了一幅城市人口擴張所致問題的全景圖。

開羅 - 擁堵

作為埃及首都,開羅是1850萬人口的安身之處。近十年來,城市規劃者公開承認了該市存在的擁擠堵塞問題。

據衛報近期的一篇文章報道:就在上個月,埃及啟動了相關方案,擬通過在城市東邊建立新城「無名的開羅」,來緩解這個大問題。該項目將耗資300億英鎊,需要5-7年時間方可完工。

「無名的開羅」將佔地約700平方英里,同時將著力打造一個面積相當於兩個紐約中央公園的城市公園。

城市規劃者溫德爾·考克斯 (Wendell Cox) 表示,這種規劃有個問題,即通常不會以人為本。

「城市規劃者有種趨勢,即認為他們想把哪兒規劃成工作片區,就可以把人們挪入這個片區工作,而且不會離開。」他說,「然而世界是瞬息萬變的,所以這種想法是行不通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開羅市往返的上班族必須面對交通擁堵的路段(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另一個問題是,這並非開羅首次嘗試建造新城市。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開始,埃及已嘗試建造了六座十月城(October City),新城在開羅以西32公里車程的沙漠地帶,最新的一座則是在開羅城以東38公里處。

這兩次嘗試都算不上成功。2010年《紐約時報》載文稱這些城市的大多數居民都很富裕,「新城……可能會加劇埃及已然嚴重失衡的貧富差距,並可能為未來的麻煩埋下種子。」

毫無疑問,城市規劃者現在肯定希望交上好運,找到第三條出路。

倫敦 - 房價

英國倫敦激增的人口已然超過二戰前近1000萬的峰值。人口增長使租房客和購房者們都面臨著高昂的價格。現在倫敦的平均房租(月租1412英鎊/兌換後的美元)已經達到英國其他地區房租的兩倍。

倫敦大學學院建築師邁克爾·巴蒂 (Michael Batty) 說:「作為國際化居住地,倫敦已變得炙手可熱。其實以前也一直如此,但我相信它還會越來越有吸引力。過去二、三十年裏有許多外國人帶著錢來此定居,這大大拉動了倫敦市中心房價的增長。」

有人發起了一項「倫敦在變」的工程。為此,憤憤不平的租客在市中心的廣告牌上寫滿了各種標語。上面寫著:「住在倫敦很痛苦,除非你是有錢人!」 以及 「我是土生土長的倫敦人,卻因付不起這裏的房租而待不下去」等等。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倫敦的住房費用要遠比在英國其他城市高(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巴蒂也無法確定是否存在一種立竿見影的辦法,可以同時降低買房和租房的高額費用。

他說:「我們一直在努力保持穩定,但卻有越來越多的人湧入英國、享受這裏的服務和交通,購買或租賃房屋,...... 而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應對這個問題的能力卻很有限。這種人口湧入對交通、國民醫療保健制度以及其他所有方面都造成了巨大衝擊。造成衝擊的部分原因是,英國在應對如此高增速的問題上實在沒什麼經驗。」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倫敦已成為全球富人的引力場(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考克斯表示,造成房價和租金增長的部分原因是開發市郊有諸多限制,而要想在倫敦周邊綠色區域的「綠化帶」上建房子也是不可能的。

他說:「不能動土是真正的原因所在。...... 就拿『大倫敦市政府』(簡稱GLA)來說,它佔地600平方英里,幾乎是綠化帶裏唯一的建築。而圍繞它的綠化帶則有1900平方英里,是建築面積的三倍有餘,但你卻不能在上面蓋房建樓。」

這條綠化帶創建於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旨在確保環繞英國城鎮的土地可以盡可能地鬱鬱蔥蔥、舒心怡人。但數十年過去了,隨著人口的增長,倫敦人不禁疑惑,對綠化帶的保留還算不算明智之舉。

孟買 - 交通

孟買擁有2100萬市民且數量仍在增長,其人口和紐約大致相當,但城市面積卻只有紐約的一半。城市的公共交通因此不堪重負,尤其是那些從郊區開往市中心的列車。

按照《大西洋》雜誌專欄作家愛德華·格萊澤 (Edward Glaeser) 的說法,「在孟買,每輛列車的平均單程時間為50分鐘,是美國列車平均用時的兩倍。」

1991年,孟買地區開始實行建築高度限制,以此遏制城市的發展,但結果卻導致了貧民窟的蔓延,並驅使郊區的上班族搬得更遠,從而催生了如今極為漫長悶熱、汗流浹背的列車之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一月份,發生了數起針對列車系統的抗議。

《印度教徒報》稱,承載了孟買鐵路系統中一半乘客的那條線路的列車晚點,致使這座城市的生命線徹底癱瘓。這條線路通勤乘客得知火車晚點後怒不可遏,群情激憤,行為狂暴。

即使孟買的上班族能夠上車,這也是趟艱難的旅程。國際合作與城市發展中心的一項研究顯示,孟買的九節車廂列車設計載客量為2628人(876張坐票,其餘持站票)然而,在上下班高峰時段這些列車上擠著4500名乘客卻是家常便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空間向上延伸而非橫向蔓延的想法再一次被提上議程。經濟適用房能夠帶來關係緊密的社區,並鼓勵人們在市中心工作、生活。不幸的是,這樣的解決方案推行起來並不容易,因為孟買缺少相應的交通基礎設施,無法營造令人嚮往的城市生活。孟買大多數摩天大樓都被綠化地帶和川流不息的馬路所環繞。像孟買這樣的情況,「蓋樓便有人來住」的戰略可能行不通。

雅加達 - 海平面

印尼的首都在下沉,海平面在上升。全球變暖、洪水肆虐、森林砍伐以及居民數十年來抽取地下水的行為都或多或少導致了這個問題。終將有一天,雅加達將不再適合居住。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二月的雨季使這座1400萬人口的城市陷於癱瘓,6000人因此無家可歸。三月份,一場更糟糕的暴雨來襲,四人死亡,20,000居民得以疏散。(點擊可瀏覽災難現場照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雨季暴雨來襲,雅加達街道洪水肆虐,一片混亂(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全球變暖意味著洪水頻發。科羅拉多博爾德市地球系統研究所研究員歐文·庫珀 (Owen Cooper) 表示,每年印度尼西亞海平面上升的程度都比全球大多數地區高6-9毫米。

「海平面的上升程度並不很一致。」庫珀說,「海水的四處流動取決于洋流。實際上部分地區的海平面是下降的,而其他地區卻在上升。雅加達……就海平面上升而言,比多數城市面臨的挑戰更大,就是因為它的地理位置造成了其海平面上升得最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為對抗洪水,市政府決定構築一條32公里長的海堤和一條人造島嶼鏈。該項目需耗資400億美元,而這個國家每天的人均收入幾乎不超過10美元。該項目預計30年完成。

上海 - 空氣污染

中國的經濟增速高達7%,而這種高速增長卻對國內的城市造成衝擊。在上海,分析人士認為,鋼鐵、混凝土和玻璃工廠很可能會加劇城市的污染,促使當地政府考慮向居民發放防污染口罩。

空氣質量專家庫珀表示,中國正面臨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更為嚴重的空氣污染。「總體上看,由於相關政策和排放控制措施的推行,歐美國家汽車和發電廠的污染排放量已大幅下降。」庫珀說,「而中國正在發生的卻是發生完全相反的情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中國的高速發展導致上海空氣污染嚴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而且這種現象絲毫沒有減緩的趨勢。「他們做了很多清潔的努力,尤其是在最近的五年裏。通過衛星圖片,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發電廠的硫排放量開始穩定並趨於下降。但是總體來看,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發電廠和汽車所排放的氮氧化物還將持續增加。」

這對人們的健康意味著什麼呢?中國前衛生部部長陳竺近日稱,中國每年有近50萬人死於嚴重污染。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在空氣中直徑小於2.5微米的細小微粒(即PM 2.5)比其他污染物對人們的影響更為廣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上海空氣質量極差,人們已多次舉行抗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庫珀表示「PM 2.5 之所以受重視,是因為這些微粒極小,可以深入人類的肺臟內部,從而進入血液系統。」諸如硫酸鹽、硝酸鹽、氨、氯化鈉、炭黑、礦物粉塵與空氣中的水結合,都能生成這種破壞性的微粒,導致肺癌等危及生命的情況。

中國擬於2017年減少類似上海等城市的污染排放,其中一部分措施就是要關閉煤電廠。這會驅使中國忙於尋找污染較少的可替代電力資源,但與此同時城市的空氣依然會繼續危害人們的健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孟買的列車無力負擔該市數百萬的上班族(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越來越多的城市都將不得不應對上述相關問題。聯合國預計,到2030年,全球人口超過1000萬的特大城市數量將達到41個。

儘管這一數字令人擔憂,韋斯特還有好消息告訴大家。他說:「如果能撐過這關鍵的30年,我們相信有一件事(儘管備受爭議)將會發生,那就是總體而言地球人口會穩定下來。」

「到2075年左右,我們將看到城市發展大步減速,全球人口趨於穩定。」他說,「與之相關的是,到那個時候,我們可能會看到移居城市的人口也會穩定下來。」至於他所預言的能否實現,時間終將給出答案。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