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航天局有一個夢:開發「月球村」

Image copyright spl
Image caption 月球村被設想為各國宇航員的一個生活基地。(圖片來源:SPL)

約翰-迪特裏希•沃爾納(Johann-Dietrich Woerner)教授不久前剛剛就任歐洲航天局(ESA)局長。這位前德國宇航局局長接過了ESA的權杖,包括總額達44億歐元的年度預算。歐洲新的天文觀測、天氣、通信和導航衛星、國際空間站(ISS)的宇航員、火星、水星和木星的探索項目,以及在某顆彗星上懶洋洋的著陸器等等,均歸入他的麾下。

在我問及他掌管ESA的打算時,我以為他會圍繞太空研究的經濟和社會效益、或是探索未知宇宙的重要性,做出一些老生常談的回答。然而,沃爾納的回答卻令我意外,他提出的太空探索未來願景既雄心勃勃,又富於冒險精神。

他告訴我:「未來,我們的目光不能局限於國際空間站,我們應該借助小型飛船在近地軌道進行微重力研究。我建議在月球背面建設一個月球村。」

沒錯,在月球上建一個村莊。

正是大膽的設想,才讓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1960年代開始登月計劃,但也許囿於政治因素,今天的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似乎缺乏雄心壯志。

沃爾納表示:「月球村不只是意味著建幾座房屋、一座教堂和一個辦公樓,它還需要來自世界各地合作伙伴的貢獻,其中包括機器人和宇航員的太空任務,還有提供支持的通信衛星」。

3D 打印機

Image copyright NASA
Image caption 美國航空航天局已經把登陸月球歸入輝煌歷史檔案。(圖片來源:NASA)

他表示,返回月球進行科學研究以及利用月球這個落腳點進一步探索太陽系,是因為這樣做有諸多好處。

他解釋說:「月球背面之所以很吸引人,是因為在那裏,我們能用望遠鏡觀測到很遠的宇宙,在月球上我們能夠開展月球科學研究,而為此開展國際合作將有特殊的意義。美國希望很快能去火星,我想我們不會那麼做。在去火星之前,我們該在月球上測試我們究竟能在火星上做些什麼。」

例如,沃爾納建議,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目前正在研究使用一個巨大的 3D 打印機製造火星基地,要是先在月球上嘗試這種技術,效果會更好。學習在陌生的星球生存並不容易,但如果天外社區距離地球僅四天之遙(月球),而不是六個月之遙(火星),我們遇到的困難就會更容易解決,發生緊急情況時尤為如此。

沃爾納將他的「月球村」設想為一個多國宇航員的居住地,其中不僅有來自俄羅斯的宇航員,甚至會有來自中國的宇航員。這樣,參與國際空間站計劃的國家就將大大增加,目前這個數量相對有限。

沃爾納表示:「我們開展國際合作不應有任何限制,我們要讓世界上任何國家都能參與進來。在地球上,不同國家之間存在著太多的問題,太空能夠成為解決這些地球問題的橋樑,而月球似乎就是個非常好的選擇。」

他還補充說:「孤立一個國家並非正確的方式,更好的解決方案是找到太空合作方式,改善地球上國與國之間的關係。」這或許是在諷刺美國拒絕與中國航天計劃合作。「想想看,如果一個外星人要訪問地球,看到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我不知道他們是否還願意著陸。」

月球正當紅?

沃爾納猛烈抨擊那些對投資太空探索和天文研究的批評聲音。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如果人類要探訪火星,月球可以擔當中途休息站的角色。(圖片來源:SPL)

他表示:「經驗表明,科學探索與實際應用之間並不存在障礙。比如溫室效應:人人都知道它意味著什麼,我們利用人造衛星對此進行研究,但這可不是在地球上發現的,而是在一次火星探索任務中發現的。」

現在,「月球村」的想法還只是一種設想,一種建議。尚未有任何國家或者機構承諾為此投入資金或者制訂任何詳細構想。

但是,人們對重返月球的興趣正日漸濃厚。例如,BBC Future 欄目近期曾訪問有關專家,請他們預測未來十年的太空探索前景,他們都表示,月球是一個必選目標。

沃爾納表示,他只是在談論建月球村的想法,目的是鼓勵人們針對未來的太空研究、探索及航天技術的應用展開討論。他告訴我:「如果有人有更好的想法,我會非常高興。」

不過,作為全球航天領域最資深、最有實權的人物之一,沃爾納的建議將會得到認真對待。

NASA 對於其新建獵戶座宇宙飛船計劃飛往何方仍舊含糊其辭,這與它成為ESA的一個推進艙的設想意外巧合,月球似乎正好是一個富有靈感的目的地。

沃爾納表示,「我們骨子裏有一種要超越實際應用的思想,我們喜歡探索,成為先驅,這才是人類,正是這種思想引領我們邁向未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