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人體微生物的可怕事實

Image copyright z

在人停止呼吸後的幾秒內,身體處於活死人狀態。 血液停止流動,身體含氧量極速下降,化學分解過程開始,身體組織酸化。 身體中某些寄生細菌因此開始享受饕餮而得以迅速繁衍,另一些則陸續死亡。

此時體內的各種化學反應還會引來昆蟲,這些昆蟲爬上屍體,鑽入毛孔產卵,隨之而來的還有昆蟲身上的共生微生物。 幾天后,這些蟲卵開始孵化。孵化的幼蟲在享受屍肉盛宴的同時,帶來了更多細菌,以及抗菌化合物從而抑制其他敏感微生物生長。

換句話說,雖然人已經處於死亡狀態,人的身體卻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活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法醫科學家正在嘗試了解這些「死靈生物」。 他們認為,通過研究生活在體表和體內的微生物能夠揭示有關宿主人死亡時的情況,還可確定死亡的時間。 通過研究微生物不僅能夠揭開死亡面紗, 「微生物指紋」還有望用於強姦和性侵案件,為警察提供重要線索進而確認襲擊者身份。

獨一無二的細菌

也許你認為屍體只是一個獨立個體,而事實上,屍體是由數十億計的微生物構成。 其中某些微生物和他人身上攜帶的無異,而另外一些則是個人獨有。它們能夠反映你曾經待過的地方,接觸過的人,吃過的食物,更不用說個人獨一無二的生理構造,也會成為某些微生物更加賴以生存的溫牀。

2010 年,法醫科學家首次發現這些細菌有助於案件偵破。科羅拉多博爾德大學的羅本▪奈特 (Rob Knight) 和同事們曾發現,可通過提取電腦鍵盤殘留的細菌來識別身份。

此後五年,微生物分類的發展和 DNA 測序技術的發展,推動了此類研究的蓬勃發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傑夫瑞▪湯柏林 (Jeffery Tomberlin) 來自德州大學城德克薩斯州農工大學,他是從事死亡時間鑒定的屍體微生物研究者之一。 「人體原本是一個由免疫系統維持平衡的共生系統,一旦人死亡,人體就成了微生物的『自由樂園』。」他說, 「死後幾秒內,人體微生物群就開始發生變化,而這些變化信息對確定死亡時間,對確定死者生前待過的地方以及發生過的事十分重要。」

可預知種群

直到現在,研究活躍在屍體上的昆蟲種群仍是重建死亡場景、了解相關信息的主要途徑,這項研究領域被稱為法醫昆蟲學。 但這種方法並不完美。

「利用昆蟲學,可以有效的確定屍體上昆蟲出現的時間,但不一定能獲得與死亡時間有關的信息;根據屍體的現狀和有關條件,可重建屍體腐敗前的場景。」湯柏林說, 「但我們可根據屍體上的微生物確定死亡時間,因為它們一直與人共存,人的死亡是它們生存的開始。」 當前目標是要確認大多數人身體中存在的多種重要微生物,以及在人死亡時,這些微生物數量的變化規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我們希望能最終掌握身體微生物時鐘規律,這樣能將死亡時間的推算誤差從兩至三天縮小至數小時內。」東蘭辛市密歇根州立大學的埃里克▪本博 (Eric Benbow) 補充道,他與湯柏林合作研究。 如今,研究人員已鑒定出五種潛在核心菌種,他們正在利用從最近死亡人體獲取的標本,進行驗證。

同時,澳大利亞默多克大學的西爾瓦娜▪特裏迪克 (Silvana Tridico) 也專注研究人體細菌微生物。 2014 年 2 月,她率先發表了一項研究。此項研究表明,在性侵案件中,即便現場沒有毛髮掉落,也可以通過檢測人體陰毛的細菌獲得獨一無二的微生物指紋。

毛髮檔案

在強姦和性侵案件中,法醫科學家們要尋找有利於偵破案件的物證顯得尤其困難。 在 DNA 檢測出現前,主要通過血液檢測範疇的精液痕跡檢測來縮小嫌疑人範圍。

而 DNA 檢測則更加有效,它可以凖確確定犯罪實施者身份,而針對這項技術,罪犯在作案時變得越來越狡猾。 「據我過去十年的觀察,大多數罪犯由於害怕 DNA 檢測,在作案時都會帶上安全套,以便銷毀證據。」特裏迪克說。

少數案件中,在受害者身體上發現了罪犯的陰毛,據此可對罪犯進行身體檢查,並使其接受線粒體 DNA 測試。 但要偵破案件,還亟需其他破案手段。

特裏迪克分三次採集七名志願者的頭髮和陰毛樣本,使用 DNA 測序技術建立微生物指紋。 研究人員分別於研究之初、研究的第二個月和第五個月採集頭髮和陰毛樣本。 雖然頭髮裏的菌群存在時間較短,但所有志願者的陰毛上均存在相對穩定的菌群,這使得每個人的陰毛獨具「個人特色」。 男性和女性的陰毛細菌也互不相同,女性陰毛上多有乳酸菌群,該菌種多在陰道中滋生。

細菌偵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Thinkstock)

此外,分析還發現,自身的陰毛細菌和性伴侶的相似度較高。 特裏迪克的志願者中,有一對是同居伴侶。 儘管曾要求他們在採樣前的幾天避免親密行為,但特裏迪克認為他們沒有遵守要求,因為她發現男性陰毛上留有女性的陰毛細菌。 「我告訴她, 『我想你們搞砸了我的研究項目』。 而她卻說: 『他離開已有三個月了。』」特裏迪克回憶道。 雖然雙方事後都洗了澡,身上卻仍留有細菌印記。 在無法獲得其他物證時,這可能有助於強姦案件的偵破。 「我想不能把這項技術作為排除所有嫌疑的孤立因素,但是可以為警察提供偵察方向。」特裏迪克表示。

所有工作在此新興領域的人都說,仍需更多的研究來驗證此項技術,找出個人微生物指紋的獨特之處。 但他們認為這項技術的應用可以很廣泛。

特裏迪克的一個項目曾研究生活在海水裏的一種細菌,這種細菌證實其攜帶者是一名生活在近海的游泳愛好者。 然而其他研究團體卻在研究細菌能否確認無名屍體的地理來源。

天知道你身體裏的那些微生物會揭露出一個怎樣的你?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躍生)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