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對健康究竟有害還是有利?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酒吧裏耀眼的酒杯(圖片來源: Thinkstock)

喜歡偶爾喝點啤酒或葡萄酒的人們深信這樣的習慣對身體是有益的。

而那些宣稱「一天一兩杯、不用看醫生」的研究,也受到了媒體和公眾的極度追捧。 但確定適量飲酒對健康是否有益,是一項很複雜的工作。

一項由已故傑出循證醫學教父阿奇·科克倫 (Archie Cochrane) 主持的早期研究發現,飲酒與健康之間存在關聯。1979 年,科克倫和兩個同事又試圖在包括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在內的18個發達國家中找出心臟病致死率不同的原因。

他們的分析顯示:增加飲酒量(尤其是葡萄酒)和降低缺血性心臟病發病率(因供應心臟血液的血管內脂肪沉積引起的心臟病)之間存在明顯的重要關聯。

科克倫及其同事援引此前證實飲酒與心臟病致死率降低之間存在關聯的研究,提出有益於這一現象的可能是酒精中的芳香劑和其他化合物(最近假定為諸如植物多酚的抗氧化劑),而非酒精本身。 本著循證醫學的精神,他們呼籲對這一問題進行實驗性的探討。

用實驗對象來做酒精實驗,雖然會挺有趣,但不大可能揭示酒精是否像人們猜測的那樣具有涉及慢性病的益處。 因此,多數有關酒精及其對健康的利弊研究均以長期的、基於人口的研究形式展開。

Image caption 1986 年關於男性醫生飲酒習慣的一項研究發現,他們喝的越多,冠狀動脈疾病的發病率就越低,但這真是一份精確的描述嗎? (圖片來源: iStock)

1986 年,研究人員對逾5萬名美國男性醫生過去兩年內的飲酒和飲食習慣、病史及健康狀況進行了調查。他們發現,儘管受訪醫生的飲食習慣不同,但他們報告的飲酒量越多,患有冠狀動脈疾病的機率就越低。

發表於 2000 年的另一項關於男性醫生的大型研究發現,適量飲酒和死亡(而非冠狀動脈疾病)之間存在一種「U」形的關係。 即在為期5年半的研究期間,每天標凖飲酒量一杯的男性醫生死亡的機率小於那些每周飲酒少於一杯,或每天飲酒多於一杯的人。

這表明飲酒存在一種「最佳狀態」、一種介於過多和過少之間的的中間地帶,此時其有益於心血管健康的一面抵消了因各種原因導致的死亡的風險。

但這些益處是否源自酒精本身?還是說酒精只是其他健康行為的一個標記呢?比如,適量飲酒的人是否也經常運動、飲食平衡並且在通常情況下都會照顧好自己呢?

2005 年,針對醫務人員的另一項研究(此次的研究對象是32000名女性和18000名男性)試圖通過觀察他們的飲酒習慣對心臟病發作風險以及生理機能的影響來回答這一問題。

那些每周喝三、四次酒,每次一到兩杯的醫務人員,其心臟病發作的風險較低;研究人員推測這可能是由於酒精對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所謂的「好」的膽固醇)以及糖化血紅蛋白(糖尿病風險的指標)和纖維蛋白原(幫助血液凝結的組織)產生了有益的效果。這三個因素都在「代謝綜合症」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作為一組複雜的代謝紊亂症候群,「代謝綜合症」是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先兆。

另外一些研究也發現酒精可以改變上述因素之間的平衡,使之向好的方向發展,這就使得適度飲酒增強健康的機制變成了可能。

其他研究還證實了酒精對缺血性中風(大腦血凝塊引起的中風)和死亡也存在「最佳狀態」的作用。但在你匆匆行動、要在一周內給自己開幾瓶酒作醫病良方之前 — 當然是出於健康的考慮 — 你可能還需要讀下去。

Image caption 不飲酒者比那些一天喝上一兩杯的風險會更高嗎?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不飲酒者的死亡風險實際上比那些每天喝上一兩杯的人更高? 這一問題似乎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2006 年,一組研究人員仔細觀察了這些研究的設計方式。 他們的整合分析表明飲酒者(或者是不飲酒者)的分類方法存在漏洞:許多研究中的不飲酒者包含了那些因生病或年老已經減少或停止飲酒的人群。這就可能導致不飲酒者的健康狀況看起來遠低於一般人群。

重要的是,那些沒有這種錯誤分類的研究卻並未發現適量飲酒人群的心臟疾病和死亡率有所降低。

目前,其他研究人員已經深入探索了這種「誤分類假設」,其中包括今年發佈的一項基於英國人口的大型研究結果。

該研究表明,如果你只是簡單對飲酒量和健康結果進行比較,便會發現適度飲酒明顯對人體有益。 但如果你將以前的飲酒者從不飲酒者群體中中拎出來再看,那麼相應益處看起來就不那麼樂觀了 — 事實上,它們全都蕩然無存。

與此同時,另一組研究人員對酒精過敏(因此,他們一般根本不喝酒)的人群進行了研究,結果發現帶有這種遺傳標記的人相比那些沒有的人心血管健康狀況更好,患冠心病的風險也更低。

Image caption 許多大型的研究都在對酒精和心臟病之間的聯繫進行研究,得出的結果也各有不同(圖片來源: Thinkstock)

真正的壞消息是, 無論酒精對心臟病的發病風險是否存在任何影響,它都能夠以各種各樣的其他方式加速死亡。

世界衛生組織去年的報告顯示,飲酒可以增加抑鬱和焦慮、肝硬化、胰腺炎、自殺、暴力和意外傷害的風險。

酒精也可導致女性患口腔癌、鼻癌、喉癌、食道癌、結腸癌、肝癌和乳腺癌。 全世界 4% 至 30% 的癌症死亡都可歸因於飲酒(對於最常見的乳腺癌,這一數字為 8%)。

重要的是,即便是適量飲酒也會增加風險: 每天飲用一杯就會增加 4% 的乳腺癌患病風險,而過量飲酒則會增加 40% 至 50% 的風險。

大量飲酒會削弱免疫系統的功能,從而導致肺炎和肺結核。 它還會導致危險性行為,增加獲得性傳播感染(如艾滋病毒)的機會。 而且懷孕期間飲酒可造成胎兒損傷以及胎兒酒精綜合症。

總數超過 200 種疾病及傷害均與飲酒有關,其中有 30 種更是完全由酒精所造成的。

但是認為適度飲酒可能對身體有益的觀點並沒有完全消失,甚至連一些專門解決酒精問題的組織也不得不承認,少量飲酒可能對預防心臟病和某些類型的中風具有積極作用。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