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不是拍太多照片了?

拍照 Image copyright

我們肯定都幹過這樣的事情:掏出手機拍下那美得令人窒息的日落,或者暗中拍下餐館裏那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

很顯然,我們這麼做是在記錄自己的生活,避免記憶消逝。然而,隨著拍照手機和Narrative Clip(這是一種迷你相機,可以每過30秒鐘自動拍攝一張照片)這樣的設備廣泛流行,拍多少照片才算太多?我們拍的照片是不是太多了呢?

如果你看過費爾菲爾德大學(Fairfield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琳達·亨克爾(Linda Henkel)最近的研究,或許會給出肯定的回答。她的研究顯示,儘管我們花了很大力氣拍攝了大量照片,但這反而有可能損害我們事後詳細回憶往事的能力。事實上,拍照很有可能正是導致這種能力損傷的原因所在。

在她2014年進行的一項研究中,學生們被帶到了一家博物館參觀,並允許拍攝部分藝術品,但其他的藝術品只能看,不能拍照。第二天的測試顯示,這些學生在回憶他們拍攝過的作品時對細節的記憶能力較差。亨克爾將此稱作「拍照損傷效應」。

「我認為,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我們將相機視作一種外部記憶設備。」亨克爾說,「我們懷有這樣一種預期:相機可以為我們記憶各種事情,所以我們不必繼續處理此事,不必採取各種有助於我們記憶的措施。」但她也補充道,雖然拍照可能損傷我們的短期記憶,但當初拍攝的這些照片之後還是能刺激我們回憶往事。

Image copyright Getty

有趣的是,當學生們按照要求把鏡頭聚焦於某個物體的特定部位時,損傷效應就會降低,表明這種額外的措施和注意力有助於加強記憶;或者說,當相機捕捉更大的視角時,我們更有可能外化自己的記憶。

「這很有道理,因為研究一致表明,分散的注意力絕對是記憶的敵人。」亨克爾說。

當然,我們從幾十年前就開始感受到拍照的需求,當時幾乎所有的西歐和美國家庭都有一部照相機。

但隨著膠片相機逐步演化成數碼相機,我們拍攝照片的原因和使用相機的方法也發生了變化。

研究也佐證了很多人的一個觀念——攝影的主要作用已經從紀念特殊事件和回憶家庭生活,變成了與他人交流、塑造自我身份、強化社會紐帶的方式。雖然比較年長的人使用數碼相機時往往將其作為一種記憶工具,但年青一代通常將拍照作為一種交流手段。

記錄我們的生活

「很多時候,人們拍照不是為了日後回憶往事,而是為了向別人表達自己此時此刻的感受。」亨克爾說,「例如,Snapchat用戶拍照都是為了交流,而不是為了留念。」

隨著微軟SenseCam的出現,加之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記錄生活」的行列,我們的記錄能力達到了新的高度。SenseCam是一款配備廣角鏡頭的可穿戴攝像頭,最早於2003年發佈。它就像是一種記錄人類日常生活的「黑匣子」,每當探測到攝像頭前面有人,或者發現光線發生劇烈變化時,就會自動拍照。還可以通過設定讓它每過30秒鐘自動拍攝一張照片。

瑞士提契諾大學(Università della Svizzera Italiana)的研究人員伊萬蓋洛斯·尼弗拉托斯(Evangelos Niforatos)研究了新技術如何影響我們的記憶力。他本人過去3年也在積極記錄生活。有研究顯示,對於那些存在嚴重記憶障礙的人而言,使用被動相機記錄生活可以帶來極大的好處,方便他們定期查看這些自傳式照片。但儘管如此,尼弗拉托斯還是認為,對普通用戶來說,記錄生活的最大障礙在於如何使用這些數據。

「如果碰上需要記錄的重要時刻,生活記錄設備肯定很有用。但對於日常生活而言卻用處不大。」他說,「不過,我們還是很樂觀,因為這樣可以拉近我們與真實記憶的距離——這就像記憶修複,可以為你提供一些正確的記憶線索,以便激發你想要記住的東西。」

Image copyright AP

尼弗拉托斯和他的同事設計了一項研究,可以將Fitbit等運動手環中的心率監測儀與自動拍照相機關聯起來,看看能否通過心率變化找出最佳的拍照時點。

數碼相機不僅改變了我們拍照的方式。得益於社交媒體的迅猛發展,當我們記錄了某段體驗時,事後回憶這段體驗的方式或許也已經發生了變化。

「我們知道,記憶是重建的。顯然存在這樣一種可能:我們可能會在重建記憶時使之更加符合自己拍攝的照片,或者符合別人拍攝之後向我們展示的照片。」英國華威大學心理學副教授金伯利·韋德(Kimberley Wade)說,「如果有人向你展示一張你沒有的照片,就有可能展示出你參加過的那場活動的局部內容,但你卻對此沒有印象。這或許的確會成為你的記憶。你或許再也無法知道那張照片究竟是不是你在當時的活動上見過的場景。」

從外人的視角來記憶事情可能存在一些缺點。研究顯示,當你從第三者的角度來記憶一次體驗時,你與這段記憶的情感聯繫就會降低。

但尼弗拉托斯認為,看到他人在相同的活動中拍攝的照片非但不會扭曲記憶,反而能強化記憶。

「這取決於你如何看待那段經歷。你肯定可以將這些共同的經歷也納入自己的記憶範疇。」他說,「於是便有可能建立一套系統,支持這種協同性的共同體驗。」

Image copyright CHARLIE ABISS

限制拍照?

類似地,儘管我們需要通過編輯照片來維護自己的記憶,但這未必是壞事。

「多數偽記憶專家都會告訴你,出於種種原因,不精確反而是好事。」韋德說,「例如,如果你在某個時候改變了政治觀點,當你回憶過去時,或許會認為你的政治觀點與現在更加吻合。我往往把自己想像成一個思想穩定的人。我們總會以更好的方式來回憶各種關係,我們回憶自己的時候都會使之更加貼近我們希望成為的樣子。有些扭曲更有助於我們獲得幸福。」

那麼,究竟應該保持什麼樣的拍照頻率呢?除非你是專業人士,否則亨克爾建議最好限制拍照次數,而且要更有選擇性,以便使用更少的潛在成本獲得更多的收益。

「如果你在度假,而且非常喜歡那裏的美景,那就拍幾張照片,然後把相機放到一邊,好好享受美景。」她說,「之後可以回顧並整理照片,然後打印出來,再花些時間跟他人分享這段美好回憶。這些都有助於我們保持鮮活的記憶。」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